花雨泽 你的婚姻里,有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最后更新于:2021-12-26 09:58:25

“对不起,在事情搞清楚之前,我不会和她离婚的,不管她是新雅彤还是新雅乐!” 石宪政笑了笑,起身准备离开。[燃^文^书库][www].[].[com]

“如果你想通了,随时来找我。” 顾晨宇也站了起来,将名片递给了他。

石宪政接过名片,揣进口袋。

顾晨宇没有说话,只是平静的看着他在门外。

辛耶乐见他走了,才敢从角落里出来。这时候她已经洗了个澡,换上了干净的睡衣。可她手臂上微红的抓痕还是那么明显,顾晨宇皱着眉头,拉着她在沙发上坐下。

“疼吗?” 他取出药柜里的药水,给她涂上。

她觉得皮肤有点烫,皱了皱眉。他一边用手扇着她,一边吹着她凉凉的空气。

“还有哪里受伤了?” 他担忧地看着她。

“不,其他的都无所谓。”

她微微转过头,不想让他看到她脖子一侧的痕迹。但他还是小心翼翼地注意到了。雪白的脖颈上,猩红的印记深深的燃烧着,周围还有淡淡的牙印。他深深的皱起眉头,轻轻将她拥入怀中。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你。” 他真的很惭愧。

“怎么,你救了我!不然,我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她感觉到他的心跳,非常的有力和凶猛,他的温暖环绕着她,是那么的炽热。

“不过,我并没有提防他,以后无论出门多久,我都会锁门,不能再让类似的事情发生。”

她轻轻推开他,抬起脸对上他浅褐色的眼睛。

“谢谢你,陈宇,你永远是我的好兄弟。”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她的话又让他心疼了。她已经在暗示他不要靠近她,让他慢慢松开握着她的手。

“哥哥会永远保护姐姐的。” 他淡淡一笑。

她点点头,说要回房间睡觉了。

他在楼上看着她,直到她的身影从角落里消失,这才起身,从冰箱里拿出一瓶冰冻的饮料,喝了一口。

夜越来越深了,可是今晚他真的睡不着。

第二天天还没亮,辛雅乐就醒了,她那忧郁的眼神,似乎在偷偷告诉他,她昨晚没睡好。

“陈羽哥哥,你怎么起这么早?” 看到他此时在厨房,她有些意外。

他早早的把粥煮好了,装满了,放到了舞台上。

“你不是说,我们今天有事吗?” 他冲她笑了笑,把勺子递到她手里。

“我当然记得,不过你起这么早,不是抢我工作吗?” 她责备他为她做早餐。其实,她觉得拿他的钱,不做零食,她觉得不自在。

“那你要惩罚我?” 他举起双手,做出投降的姿态。

她笑着打趣道:“去那边做五十个俯卧撑!” 她指了指身边干净的地面。

他挑了挑眉,真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啊,晨宇兄弟,你是认真的吗?” 她变了一点。

“看,我有多少分钟可以完成五十分钟?” 他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电子钟,立即俯身到了地上。

“开始!” 他深吸一口气,一起笑了起来。

辛耶乐傻眼了,为什么每次开个玩笑都把他当回事?

“34、35、36……48、49、50!” 他数了数,终于达到了第五!

“好!陈宇哥哥!2分38秒!” 辛耶乐赶紧过去扶住他。

他呆在地上,脸通红,嘴里喘着粗气。

“其实我年轻的时候,2分20多秒就可以完成,毕竟我还是老了。” 他擦了擦汗。

” 她也伸手给他擦了擦,“哪来的老、少、灵气啊!

他享受着她的小手在他脸上揉搓的感觉,她担心的样子让他觉得很安心。值得一劳永逸!

她忽然发现他看她的眼神太专注了,她找了个借口站在饮水机旁打水。

“我忘记给你倒水了,在这里。” 她把杯子递给他。

他接过,淡淡地说谢谢。

“下次开什么玩笑,你别当真,我累了。” 她又把毛巾弄湿了,伸手给他擦。

他忽然握住了她的手,微湿的毛巾停在了他的脸上。

“我是认真的。” 他看着她,眼中闪烁着光芒。

“嗯?” 她觉得很尴尬,但不知怎么的就挑起了他的话题。

“我说过,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认真对待!你从哪里想到的?” 他突然冲她笑了笑。

她觉得这次自己被他骗了,一挥手就要出手。

“我不理你!如果你喜欢累,那就累吧!” 她噘着嘴站起来,真的不理他。

他笑了笑,擦了擦脸,站了起来。” 她快步上楼,边走边不忘提醒,“注意时间,我们要出发了!”

他看了看时钟,才八点钟,并不着急。

今天的天气好像比昨天还热,白的太阳和云彩几乎分不开,我不敢抬头。

顾晨宇带着辛耶鲁出发了。幸运的是,车内的空调可以打开,这样他们就不会感到热了。辛耶乐总是下意识地摸摸她脖子上的痕迹。她已经用创可贴覆盖了,但周围的牙印并没有完全消失。

顾晨宇一直很注意她的小动作,只是沉默不语。

“陈羽兄,今天真的能帮我修好店面吗?” 她突然问他。

他点点头,“嗯,正好有个朋友要开店,前几天才听说,昨天你说我要开店,我打电话给他,他说他可以让我们。”

她惊呼:“真的吗?”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他总是问她回来。

“你是最棒的!” 她很高兴,因为她终于可以做她喜欢做的事了。

他嘴角微微一翘,听着她这样吹嘘,心中又泛起了一阵幸福。他其实和洛紫嫣一样容易满足,只要她对他笑,他就很开心。

“乐,你看,前面来了。” 他用手指指了指前方。

她点点头,“嗯,多快啊!”

“从湘湾到这里比市区还快,你涂防晒了吗?一会就热了。”

“嗯,已经做好了。”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一副偏光墨镜戴上。

顾晨宇终于把车开进了停车棚,停了下来。刚一开门下车,一股热气就涌上他的脸。

“好热啊!” 辛耶鲁先是受不了了。

“那是因为车里太冷了,你有段时间没用了。车棚好像是新建的,不过遮荫还是不错的。” 他取出事先准备好的扇子和冰水递给她。

她喝了一口水,这让她感觉更舒服了。

顾晨宇叫道:“我们到了。”

” 她狐疑的看着他,“你还在这里约会?谁?”

他抓了抓她的头发,“傻瓜,我当然是跟这里的负责人约好了。”

” 她笑得很清楚,“商人就是商人,他们对一切都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那也是给你的。” 他漫不经心的说着,她听了他的话,笑容就僵住了。

他总是那么想她。他在乎她,胜过对洛紫嫣。这真的只是因为,他把她当妹妹看待了吗?

她不敢想太多!

他们在车棚里站了一会儿,很快就看到田野里来了人。他中等偏壮,四十、五十岁左右,身穿蓝色工作服,头戴白色大太阳帽,诚实的脸上挂着慈祥的笑容。从这个眼神,就可以看出他是那种很会说话的人。

“你就是顾先生?幸好认识你。” 来客客气的向顾晨宇打了声招呼,同时看了新耶乐一眼。【西部奇幻】海妖的进化史

“花夫人?” 他忍不住打电话。

” 辛耶乐愣了愣,连忙摇头,道:“我没有。”

” 他又愣了半晌,“哦,我想起来了,你是花夫人的妹妹阿雅。”

辛耶乐皱眉。艾雅的名声,什么时候火到连种植基地的人都知道了?

“何经理,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去凉快的地方再说吧!” 顾晨宇担心辛耶乐难堪,想了个借口解脱她。

“对对对,我忘记了!对不起!” 说着,他带着他们出了车棚,朝着一栋小房子走去。

盛夏过后,茉莉花归绿,白花不见了,但偶尔飘来的香气,还是让顾晨宇想起了他们在这片花香之地的初吻。他的唇角微微一笑,没想到还有机会和她一起回到这里。

或许,有一种缘分,叫做天意。

遇见她,是他注定无法避免的命运。

◆◆

华泽宇刚和经理谈完公事,正要离开,会客室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顾先生,正好我们老大今天来了,我看你也应该交点交情,不如让他给你开个价吧!” 何经理先走了,顾晨紧随其后。雨和辛耶鲁。

华泽宇有些震惊,但当他的目光落在辛耶乐身上时,一直压抑在心底的情绪再次沸腾了!

辛耶鲁万万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她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乐……”华泽宇忍不住叫了她的名字。我一直控制着自己不去想她,一直告诉自己,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在骗他,但心里还是忍不住想,爱,拥抱!

顾晨宇也呆了一会,只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遇到华泽宇,更让他意外的是,华泽宇竟然是这里的老大!

他为什么不查清楚这里的投资人是谁?这似乎是他的另一个错误。

“咳咳……” 看到三人发呆,何经理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泽宇,真是没想到……” 顾晨宇一时间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

“呵呵,真是没想到啊!” 华泽宇的态度顿时冷了下来,“用过的东西你竟然这么爱捡!”

他的讽刺对辛耶鲁来说异常刺耳。在他的心里,她是不是他用过的东西?太惨淡了!

顾晨宇脸色一阵发白,下意识的看向了辛耶乐,脸上又浮现出担忧的神色。

“何经理,我觉得你可以给它任何价格。你现在可以准备合同了。” 顾晨宇没有理会华泽宇的讽刺,而是突然对何经理说道。其实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故意分散外人的注意力。

何经理明确地点了点头,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泽宇,我觉得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 贺经理一走,顾晨宇立即对华泽宇说道。

华泽宇冷笑一声,目光始终没有从辛耶鲁的脸上移开,他还仔细地发现,辛耶鲁脖子上的绷带上有一圈浅浅的牙印。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更难看了。于是冲动的上前将他们一一撕掉!

“啊!” 辛耶乐惊呼,没想到他会这样!

红蓝印记顿时在华泽宇的眼中化作一团火球,燃烧着,几乎是怒不可遏!

“好吧你们,你们一走,我就迫不及待的钻进别的男人的怀里了,没想到你们这么下流!” 他想也没想,就冲她脱口而出恶毒的话。

辛耶乐用手捂住了那些痕迹,听到他愤怒的责骂,她更加绝望了!

“华泽宇,不知道情况就别乱猜!” 她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他的话每一个字都像针一样扎在她的心上,很痛!

“证据确凿,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华泽宇看了顾晨宇一眼。

“泽宇……”顾晨宇刚想说点什么,却不想被辛雅乐的话打断。

“是啊,事实就是你想的那样花雨泽,你满意吗?我和陈宇兄弟住在一起!而且我们还打算结婚!你听到了吗?”

华泽宇的脸色越发难看,手指握紧了他的拳头,几乎要挥出去。

“呵呵,好吧,你真好!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腿了!所以今天你来订婚花?你要多少?我都送你作为礼物,如何?”他克制住不断上升的怒火,尽可能平静地与他们交谈。

“泽宇,别轻易说这些。” 顾晨宇淡定的提醒。

“怎么,把这些送给好友的婚礼,还不够诚意?” 他反问道。

“好!把这些花都给我!” 辛耶乐从包里拿出昨晚抽到的花的品种和数量,递给了他。

华泽宇看都没看就把它拉过来,然后一巴掌拍门离开。

“乐,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虽然我们这样赚了。” 华泽宇离开后,顾晨宇忍不住问道。

“他要的!” 辛耶乐虽然心里有些难过,可他就是这么侮辱自己,不骗他她也不会放心。

“……” 顾晨宇不再说话,只是上前看了看她脖子一侧的红印,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张创可贴重新贴上。

她有些意外:“陈羽兄弟,你为什么要带着这个?”

他低头轻笑,“本来是想给你贴的,没想到你自己贴了。”

她出乎意料地多看了他一眼,才发现,他们一直都这么想过很多次。

华泽宇还真的把辛耶乐要的花都准备好了,还让何经理准备了车,让他们随时提货。辛耶乐没有谢他就上了顾晨宇的车,但顾晨宇还是把支票递给了何经理才离开。

何经理接过支票还有些不好意思,看向了华泽宇的方向。

“怎么,你连我的礼物都不收?” 华泽宇皱着眉头,目光却一直盯着进车的辛雅乐。

“泽宇,乐真是骗你的,她要花店,所以要了这些花。” 顾晨宇最后还是决定跟他解释一下,然后打开车门上了车。

听到他的话,华泽宇的绿色脸色似乎微微缓和了下来,对顾晨宇的怒火也稍稍缓了下来。

顾晨宇发动了车子,华泽宇一直站在车后面看着。看到车子就要开走,他的眼神瞬间变了一种心情,心底深深的难过。

顾晨宇犹豫了片刻,双手撑在方向盘上,没有继续下一步的动作。

“怎么还没开门?” 辛耶乐奇怪的问道。

不过,顾晨宇并没有马上回答她的问题。沉思了几秒,他说道:“他投资了这片花田,还把茉莉花种在了山上,你不明白他的意思吗??”

他的话像一根棍子在她胸口摇晃着,有些酸痛。

“那又怎样?他不相信我?” 她转过脸,看到后视镜里看向自己的华泽宇的眼睛恢复了原来的颜色,只是比之前更暗了。

“要下车吗?这可能是你和解的机会。” 虽然她不甘心,但她的不开心,就代表他不开心。他知道自私的爱不会有幸福的结局。如果她的选择让她开心花雨泽,那么他愿意为她抓住这个机会。

但她似乎并没有多犹豫,轻轻摇了摇头。

“不可能,我既然离开了他,就不可能再回去了,他是我姐夫!” 她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原因,但她还是这么说了。

“勒……”他又担忧的看着她。

“我们走吧!” 她催促道。

顾晨宇叹了口气,“好吧!”

保时捷终于转动车轴,朝他们来的方向开回去。华泽宇一直站在那里,用眼睛静静地看着这辆不停歇的白色汽车的影子,心中的失落感更加明显。

为什么,他还没有忘记她,为什么还要再见到她?然而,她的笑容再也没有为他绽放。

如果她不是辛亚彤的妹妹呢?

这样一来,他就不会放过任何东西!

最后受伤最重的还是他…… 本站网址:请多多支持本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