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井里有鬼的电影(井里面有鬼的电影)

最后更新于:2022-02-28 16:15:28

大家好今天跟大家讲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故事开始在一个别致而祥和的餐厅内,一女孩和闺蜜小秋一边用餐一边聊起一个都市怪谈,相传一对新人结婚亲友们鼓掌祝福,但拍下的照片却诡异之极所有人双手合十宛如葬礼,那对新人不久之后便死于非命。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闺蜜调侃着说那有人把手错开着拍呢,正说着天花板的灯忽然暗了一下,女孩望向窗外似乎看见了极其恐怖的事情他瘫倒在地,画风一转村南接到弟弟的电话,告知自己可能快死了语气中满是恐怖跟绝望,村南狂奔回家看到的只是弟弟血肉模糊的尸体,死法和餐厅里的女孩一样心脏骤停眼球炸裂,虽然失血可导致人眼内压升高但也不至于炸裂啊,于是他决定调查清楚。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他找到了目录闺蜜死亡的小秋,二人一拍即合,共同查起了这两件爆破死亡案,在调查中得知死者两人还曾和一个叫香奈的女生一同出游,二人找到香奈告知其两起离奇死亡案,但香奈看上去并没那么吃惊似乎早有预料两人会找过来,得知二人来意后的香奈也讲述了三人出游时的事情,香奈表示当时我们正聊着鬼故事,正好路过的卷毛小哥说我也有一个很棒的怪谈,为打发夜班时间的小君闻声也跑过来加入了他们。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这是一个日本鲜为人知的传说,如果独自夜行时,听见摇铃声这时回头你会看见巫婆打扮的女人摇晃着缓缓走来,她的眼睛大得可怕,双手合十被铃铛的红绳贯穿,只要知道她名字的都得死。听完描述,村南两人一脸懵逼死亡案怎么还扯上鬼神,为打消尴尬香奈去厨房泡茶,强烈的眩晕感袭来,主人许久不归,村南进屋寻找却发现香奈竟然在上吊,村南两人赶忙救下了她。嘴里还喃喃白井来了,就这样村南二人也卷入了其中,自从那以后小秋也像传说的一样发生了诡异的事,比如在自习的时候,会感觉一只冰凉的手搭在自己的手上。同时村南在收拾弟弟遗物时也看见了人的幻影,看来二人因为白井的诅咒开始出现幻觉了。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与此同时一名东京日报知名作家了解到眼球爆炸案,由于女儿不幸死于车祸,他打算解析此案已转移注意,通过调查,他将目标锁定在曾经去过温泉酒店的死者们。另一边躺在医院的香奈遭到了白井的诅咒挂零了,作家,得知香奈去过温泉,来医院打算采访香奈,而此时香奈已经不能再给他提供任何线索,目前唯一可能找到线索的地方。那家温泉酒店,与此同时村南和小秋结伴赶到酒店,三人不期而遇得知目的一致后便打算联合调查,从服务员口中他们了解到服务员小君也调查过此事,作家赶到小军家发现小军并没有死但也被吓得不轻,作家从小军口中得知白井的传说与死亡诅咒的故事,既然如此小军又是怎么从白金手里逃生的呢?很简单只要盯着白井看他就不会移动一定时间便会消失,另一边村南两人来到酒店,打算询问香奈口中的卷毛小哥,老板却表示卷毛早就死了。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晚上作家和妻子闲聊顺便将白井的传说告知妻子通话结束后,他开始和村南探讨各自所得的线索,于此同时,小秋正在回酒店的路上,身后传来一阵摇铃声,只是视线的略微偏转,白井便迅速的向他逼近,小秋慌忙给村南通话,村南反复叮嘱她不要移开视线,小秋试图逃跑但在白井面前都是杯水车薪,身后传来死亡闺蜜的呼唤,闺蜜不断责备他为什么不回头,他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小秋很害怕只能尽力克制自己不转头,就在这时村南及时赶到二人交替掩护瞪眼后撤,不知过了多久两人就这样睡着了,等他们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女鬼也不见了。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为了继续调查,破解诅咒,他们叫上记者一起在书籍里找线索,找卷毛口中的民俗。由于作家担心家里的妻子便带着村南二人先回东京,不料车子在路上出了故障,小秋则拿出本子在研究每一次见到女鬼的时间规律,她发现白井基本上都是每三天出现一次,然而今天正是他们的三日之期,作家这时心急如焚,他们三人应对白井绰绰有余,但他的妻子确是孤身一人,白金找到他妻子的概率只有4分之一,不过这谁又能保证第一个不是去找他妻子呢,这时作家爆发出了他的数学天赋,如果人寿命80岁约三万天。

爱简说故事:这是一部恐怖电影《白井》,怕怕的路过哦

白金每三年出现一次,80年也就出现一万次,要是知情者有十人平均一人见到1000次白井知情者100人平均一人见到100次,由此类推,100万人之间每个人一生见到白井的概率只有0.01,而作为知名作家他是可以做到的。一想到这作家赶紧拿着电脑找个信号好的地方,想把白井的解说报告上传到网上去,同时村南和小秋打算阻止,却不小心被推落山崖昏死过去,作家也趁机跑出树林,用手机微弱的信号给妻子通话,此时摇铃声响起,今日,白井选择的目标正是作家,并向他一步步走进。最后一刻他仍在让妻子发布解说报告身后传来女儿的声音在呼唤着父亲回头,最后一刻这个男人回头露出绝望而欣慰的笑容,三日之后昏迷多日的小秋已经恢复意识,小秋似乎并不记得眼前的村南,不错她失忆了。

村南明白这是解除白金诅咒的唯一方法,于是便随便寒暄了几句,苦笑着起身离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专心交错的电车这个世界一如往常,独留他于生死存亡,不知道观众朋友们什么感觉,好了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我们下部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You must enable javascript to see captcha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