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联盟之绝对零度

第五章 魔鬼特训(求票求收藏)    文 / 初四兮 更新时间: 2020-02-12 04:5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看着老王将这小小的令牌一拿出来,顿时周围的温度似乎都下降了好几度,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赶忙将手中的羽绒服给穿上,这才小声询问了一下。



    老王没有解释,只是摆摆手,随后就看到他一手扣住这小小的令牌,朝地上轻轻一拍。



    呼——



    周围顿时起一阵的风,这风有种冰冷刺骨的感觉,十分的阴冷,可能这就是传说中的阴风?



    我不明所以,但看现在似乎也不是问的时候,只能静静的等着,听老王的指挥。



    那小小的令牌仅仅在地面上拍了一下,随后老王手一抖,令牌陡然消失不见,我一愣,还没反应过来那令牌是怎么被收起来的,就被老王拉着后退了一点点。



    老王面露严肃的说道:“时间到,这里的阴间大门刚刚被我开启,记住我之前对你说的话,这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不然小命随时有可能丢在下面!记住,这不是在和你开玩笑也不是和你讲故事,你也不是在做梦!”



    我重重的点点头,表示明白,将羽绒服的拉链给拉上。



    虽然现在正值大夏天,刚刚赶过来的时候还是满头大汗,衣服都被汗湿,可现在我即便是羽绒服加身,还是感觉有点儿冷。



    这时,老王指了指地面,我低头朝地面看去,之间刚才老王用令牌拍击的地面上开始变的黑漆漆一片,还在缓慢的扩大当中,阵阵阴风不断的在周围刮起,让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难道这就是阴间大门?



    不,准确一点,用老王的话,这属于一个通往阴间的门,并非真正的阴间大门,只是一个小门,方便他这个职业在阴阳之间来往而已。



    土地上出现的一片漆黑越来越大,渐渐的那一片漆黑的地面似乎抬升起了一点点,这个时候老王转头看了我一眼,一把抓住我的胳膊说道:“只是有往下面坠落的感觉,不会真摔,别大喊大叫,走了!”



    说完,我就被他这么一扯,我一个踉跄,直接就跟着他踏入地面上那一片浓重的黑暗当中。



    随着我一步踏上那片黑暗,我只感觉整个人嗖的一下就往下面坠落下去,本能还是让我发出了一点点的叫声,但真的是非常小,马上就因为老王刚才的话止住。



    仅仅数秒钟的时间,这才感觉双脚轻飘飘的落在了地面上,眼前忽然一黑,接着感觉头昏沉沉,周围阵阵冷风吹过,我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才从那种昏昏沉沉的状态当中清醒了过来,视线也急速恢复了正常。



    老王四下看了看,笑道:“嘿嘿,下来了,走吧,还有好一段路要走,跟着我走,中途现在你可以随便看看,如果实在是愣的受不了,记得和我说。”



    说着,老王松开了拉着我胳膊的手,转身朝一个方向走了出去。



    我一个激灵,急忙先跟了上去,来到了他的身边之后这才有空去打量一下这阴间和阳间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放眼看向四周,一片灰暗,不过比起刚才的小树林,这里的视线似乎要更加的好。



    放眼望去,发现我们此时正身处一片平原之上,脚下像是戈壁滩一样的地面,土和碎石块混搅在一起,不过四周看不到任何植物,一片死气沉沉的样子。



    抬头看向天空,太阳月亮和星星都没有,一片灰沉沉,给人一种十分压抑的感觉。



    看了一圈,我有一些疑惑,不过我还没有问,老王已经开口:“这已经是阴间,感觉如何?”



    周围一阵小风吹过,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不由得紧了紧衣服,点头道:“有些冷,有些压抑,感觉有些喘不上气。”



    “你身为一个正常人,第一次下来的感觉也就是这样,正常的,不用担心。”老王四下看了看:“这阴间不比阳间,天地基本一个色调,只有到了城镇当中才能看到更多一点点的色彩,当然了,这些色彩大多也都在白与黑之间,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金叶子。”



    我看着这一望无边的平原,问道:“我们要走多少时间才能到你要去的城镇?”



    “以我们现在的速度大概需要一个半小时左右吧,很快的。”老王笑了笑,这对于他来说早已经习以为常。



    我默默的点头,想了想又问道:“那我来到了这里能看到鬼吗?”



    “能,这一路上能看到很多次,还有啊,记得我和你说的话,有鬼来的时候你就默不作声,我来就行。”



    我表示已经谨记在心,我已经记不起来这是他第几次提醒我了,反正从下来之前他就不断的提醒我要注意这些,我自然不会放松,按照他说的去做,那么一切应该不会有很大的问题。



    对于这阴间,我已经有了初步的认识,和我想象中的有些区别,但不大,总之现在就感觉浑身发冷,而且压抑的厉害。



    默默的跟在老王身边向前走,也不知道走的是哪个方向,万全辨认不出来,只知道跟着他走。



    这里对于我来说是一个万全陌生的世界,处处充满未知的危险,可能我一个不小心就要把小命交代在这里,所以,必须提高警惕,一切按老王安排行事。



    约摸着走了有二十多分钟的时间,侧面忽然飘来了一道影子,我扭头只是看了一眼就被吓了一跳,差点儿被蹦起来掉头就跑。



    则是一个身着破烂白衣,没有腿脚,只有上身,而且披头散发的鬼,看起来就是半透明的,它的手里还拿着半截刀,那刀可不是透明的,看着真切,我丝毫不怀疑那半截刀的杀伤力。



    老王先是扭头看了我一眼,看到我面色有些发白,只是对我微微点头,就迎上前和这鬼物交谈了一番,随后就看到他从斜挎包里面取了一片金灿灿的叶子递了上去。



    那鬼似乎变得很满意,只是忽忽悠悠的飘到我面前,绕着我飞了一圈,我感觉周围的温度瞬间下降,还好的是那鬼只是绕着我飞了两圈,随后又和老王说了点儿什么,随后就朝一边飞了出去,很快便消失在我们的视线当中。



    待这鬼物飞走之后,我只感觉双腿都有些站不稳了,额头上也冒出了汗来。



    老王笑道:“感觉怎么样?”



    我抹了把冷汗,“妈呀,我都没敢看它的脸,好,好恐怖……”



    “哈哈哈哈~”老王笑了起来,“走吧,见多了就习惯了,记得,如果见到穿戴盔甲的鬼兵,记得拿出金叶子来买路,到时候我会提醒你的。”



    “好,我知道了。”我嘘了口气,这阴间果然不是常人能来之地。



    老王继续向前,我快步跟了上去,一连又走了近一刻钟的时间,前面似乎出现了一座山,远远的似乎还能看到一片树林?我有些好奇,于是就问了一下。



    老王说过了前面那座山就能看到镇子了,山下的确是一片树林,不过那山前的一片树林里要格外小心一些,不要离开他身边三米范围,林子里面有常驻鬼民的。



    我心神一紧,马上就靠的更近了一些,在这里不但是危险,而且我现在无法听懂鬼语,不知道他们的问话也就无从作答无从应对,所以现在只有老王让我感觉是安全的。



    越是靠近那林子边上,周围的温度似乎就更低了一些,这不禁让我微微发颤。



    老王见我状态不太好,于是就停了下来让我先吃一些东西,他也顺便喝了几口水,吃了一块面包,这才继续朝那林子走了过去。



    我们两人刚刚到林子边上,我就看到林子里面有什么东西窜来窜去的,走近了一看,那竟然是一条狗!不,不对,应该说是一条鬼,鬼狗?怎么感觉这么别扭。



    老王轻声解释道:“这是护林鬼兽,整个树林就这么一只,在这阴间,尤其是有鬼经常活动的区域内,鬼兽的数量是非常稀少的,因为他们比人更加的可怕,更加的难缠。”



    “那,那我过去之后会不会有危险?”我有些担心,不过因为刚刚吃了东西,身体感觉暖和了一些,不那么频繁的发抖。



    老王摆摆手,示意我不要怕,随后他就朝前面走去,我急忙跟在他身边三米范围内,丝毫不敢远离一点点,生怕出了什么乱子把自己给交代在这里。



    到了林子边上,老王朝里面呼喊出一阵鬼语,片刻功夫,林子里面传出一阵鬼语,那在林子周围跑来跑去的黑狗鬼魂很快消失不见,随后老王直接掏出了一片金叶子放在树林最外面一颗低矮的树桩上。



    这的确是一片树林,但树都只有枝干没有叶子,通体黑乎乎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的凄凉。



    “你也给个过路费,咱们这就过去。”老王扭头看了我一眼。



    我不敢怠慢,急忙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之前老王给我那些纸钱,随便拿了一张出来,果然,这东西来到了阴间就变成了金叶子,薄薄的一片,但颜色有些发灰,叶子上面有一些微微发亮。



    我将这金叶子放在了那树桩之上,随后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鬼说话的声音,老王回应了两句,随后伸手拉着我的胳膊就往里面走,步子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在老王的再三交代下,我将这些昂贵的纸钱收拾好,毕竟三千块钱就买了这么一点儿,而且还是要用在路上要用到的东西,千万不能出了差错。



    之前有个疑问老王还没有给我解释,于是我又询问这纸钱上面为什么发出微微的淡黄色光晕,难道还是夜光的不成?



    老王一听顿时就乐了,拍了拍我肩膀说道:“你不懂的东西还多,别的先不说,先跟我走这么一趟,如果一切安然无事,那么以后该知道的你都会知道的。”



    我点点头表示明白,转念想想也是,如果自己真的不合适这么听起来阴森恐怖的职业,那似乎也没资格知道那么多的东西。



    老王拍了我两下,说完之后这才问道:“对了,我让你准备的衣服呢?下面儿冷着呢!”



    之前他交代的事情我可都记着呢,于是我赶忙从背包里面掏出了一件薄薄的羽绒服问道:“你看这个行不?”



    老王伸手摸了一下说可以,随后他又看看手表上面的时间,说道:“还差一会儿才能走,你做一下心理准备,还有,到了下面你不该说的别说,不该问的别问,把嘴巴闭紧喽,我让你开口说的时候,你再说,明白吗?”



    “明白。”我点点头。



    “遇见什么让你觉得恐惧的东西千万不要大喊大叫,只要站在我身边,那一切都是安全的,切记,切记!”



    老王又是好一番的交代,这让我感觉到一种莫名的危机感,不过来都来了还能不跟着下去?自己也是想要成为和老王一样的人呢,该经历的总是要经历的。



    想到这儿,我发现我到现在也不知道老王的真实姓名,于是就问了一下。



    老王只说了三个字:王日月。



    我愣了一下,王日月?老王点头说就是日月,不是明,他的真实姓名叫做王日月,至于现在的称呼还让我称呼他为老王,说是这样听着舒服一些,我也就没有多说什么,默默的检查着自己的装备。



    这一趟过来除下这件羽绒服和老王刚才给的十几张纸钱,背包里面装着四瓶矿泉水和一些我们两个人足够吃上一两天的食物,另外还有压缩饼干几包。



    除此之外,我还带上了打火机,匕首,这在我看来都是生存工具,万一出了点儿什么事情也许就用上了。



    之前没有和老王说,不过似乎马上就要下去了,心里还是有些担心因为这些东西出了乱子,于是我就将这些另外准备的东西也都和老王说了一下。



    老王一听,顿时就惊出了一身的冷汗,没好气儿的说道:“打火机带就带了,匕首赶紧拿出来扔边儿上,千万不能带下去,我们是要进城的,万一你被查出个一二来,脑袋都要提着走明白不?武器什么的都赶紧拿出来扔了,你这种级别带不起的。”



    我一听,也是背后一阵发凉,急忙将匕首从背包里面拿出来丢在了一边。



    老王一看,顿时两眼放光,一把将其捡起来翻看了一下,理所当然的说丢了怪可惜,我先给你保管保管,说着他就将匕首收了起来,然后又从他的斜挎包里面丢出一把破破烂烂的匕首来。



    我这额头上顿时就出了三条黑线,莫非是黑我匕首?



    不过他可是任职30年的老家伙,下面估计也都混熟了,带个什么武器防身应该没任何问题,而我就不同了,一个大活人第一次下阴间去,想想都恐怖,万一被下面的阴魂鬼物抓了把柄盘问不放,那事情也许就真的不好办了。



    说来这匕首还是我数年前买的,当时花了我998块钱买的,反正就是看着喜欢,所以就买了,买了之后发现也没什么用,有些浪费的感觉,之后就摆在家中当了一个摆件,没想到这次带出来倒是便宜了老王。



    时间缓缓过去了几分钟,在这黑暗的针叶小树林里面黑的可怕,但凡有个风吹草动的都能让我这鸡皮疙瘩起上好几层,还总是疑神疑鬼的东张西望,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周围看着我。



    老王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不介意,只是笑着说正常,一般人对于黑总是恐惧的,不过等下阴间走上一趟之后,这个恐惧的心里状态就会好上很多,慢慢也就习惯了。



    时间很到了十一点整,这个时候老王又看了看手表,周围忽然有一阵冷风刮过去,他开口说道:“站着别动,也别说话。”



    我点点头,保持沉默,不过眼珠子还是滴溜溜的乱转,在视线所及之处到处打量。



    忽然刮起的一阵风有一股的阴冷感觉,似乎还有什么东西到了我的背后,这种感觉让我十分的不舒服,本能驱使我想要扭头看看到底有个什么东西,不过看到老王的眼神之后,我还是保持站立,不敢乱动。



    之间老王笑呵呵的对着我身后说话,但说的话我竟然一句也没听懂,听着就是一些咻咻咻呼呼呼之类的声音,只是音律上有一些的不同,似乎在和谁交谈一样。











    老天,我的身边竟然出现了一个鬼,老王说的这算是鬼语吗?难怪听着耳熟呢,这种声音经常在恐怖电影电视剧里面可以听到,就是一阵呜呜呜的声音,特别的像,但区别又特别的大。



    老王一副笑呵呵的样子,咻咻呼呼的说了好一番,随后我就听到我耳边不远有一风吹过,一阵悠然鬼语传出,和老王刚才说出来的话一模一样,一个感觉!



    鬼!



    我差点儿就吓的朝一边跳出去,全身肌肉都绷紧了,只是老王刚才的话我还记得,不要乱动,不要说话,一切听指挥,我让你说你再说。



    我是欲哭无泪,我竟然和一只鬼并排站在一起?要不然应该不会有这种阴森冰冷的感觉,我现在算是明白老王为什么让我带一件冬天的衣服过来了。



    现在这还是在人间,只是身边出现了一只鬼物就已经这样的让人感觉冰冷,那要是下了阴间,身边恐怖没有鬼物也比这个要冷的多了吧?



    想着想着,我很快就联想到一些小说里面描写关于神神鬼鬼的事情,说是如果和鬼接触了,人要生大病,什么人有三把火乱七八糟的,这让顿时感觉有些发蒙。



    老王对着我身边一侧用那我根本什么也听不懂的话聊了几分钟,随后老王对那边点点头,摆摆手似乎在送客。



    片刻之后,我只感觉身边的阴冷感觉消退,但老王不发话,我依然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一动。



    老王看我满脸惨白,笑着说道:“好了,你可以动了,他走了,一会儿到了12点这边的阴间大门就能打开,我已经把带你下去的事情和他说过了,老熟鬼了,有交情,好说话。”



    听到我可以动也可以说话了,我顿时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剧烈的喘了两口气,“呼——我说老王,这,你,你刚才和鬼在说话?”



    “废话,难道我和空气在说话啊?”老王白了我一眼,看到我那有些苍白的脸,摆摆手说就在原地休息一会儿,到了12点阴气最重的时候才能走,现在不行,说我要是感觉不舒服就先吃点儿东西压压惊。



    我咽了下喉咙,拿出水喝了一口,这才感觉舒服了不少。



    我现在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看老王那看着我笑个不停的表情我就知道。



    老王似乎知道我在想着什么,于是说道:“你这个表现比我当年可好多了。”



    “嗯?”我一下子就来了兴趣,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坐直了问道:“那老王哥说说你以前是怎么入门的呗?还别说,从刚才开始,你之前说的话我才完全相信,那种感觉真让人感觉如坠冰窟,真冷!”



    “我当年啊?”老王挠了挠头,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两根烟,丢了一根给我,我俩点上烟抽了几口,老王这才款款道来:“当年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只是我当年是邮差,在邮局工作,正式工,你是个快递……”



    趁着休息这一个小时的时间,老王就和我说起了他以前的事情,我呢也是津津有味的听了起来,瞬间就将周围这漆黑恐怖的环境给忘的一干二净。



    说起来这老王,也就是王日月算是个人才,他年轻的时候在邮局工作那可是很多人都羡慕的铁饭碗,而且他还会电工,技术还不错,时不时接个兼职,钱赚的花花响。



    后来娶了老婆,生了个小公主,小日子过的红火,那在邻里之间也是被羡慕的对象。



    只是可惜,一次意外让他失去了心爱的妻子和孩子,老王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工作也不去了,电焊工作也不做了,一连在家里闷了一个多月,人瘦的不像样子,差点抑郁的跳楼轻生……



    我忽然觉得我似乎问的有些多,竟然一下子让他说出来这么多关于私人又这么让人悲痛的事情,我正准备说些什么,只听老王问道:“那你知道我是为了什么做这个职业的吗?”



    我愣了一下,思绪强行都拽了回来,不过还是摇摇头,表示不明白。



    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故事,每一个人都有每一个人的难处,这是隐私,随便猜我觉得不太礼貌,所以也就没有随便说出一个原因来。



    老王忽然笑道:“你这家伙真是笨啊,人死了变成鬼,下了阴间。我之所以这样做,那是因为我有可能再一次见到我老婆呗!”



    他这么一说,我恍然大悟,心道原来如此!



    不过我还是问道:“人死之后不是要过了奈何桥,喝了那孟婆汤后忘却今生,然后重新投胎了吗?”



    老王理所当然的点点头:“你说的没错,大部分人死之后在阴间短暂的停留之后便被安排重新投胎,投胎之后将会失去原本所有记忆,也就是获得新生,或为人,或为他物,各不相同,但也不全部都是。”



    我有些疑惑:“照你这么说,那有一部分鬼因为一些原因得以停留在了阴间,就比如刚才出现在我身边的那个,鬼?”



    “没错,这一点你倒是不糊涂,就是这么一说,不然下面哪里建得起城镇村落嘛。”



    “那你见到你的孩子和妻子了吗?”我关心的问道。



    老王顿时露出欣慰的表情,“见到了,妻子因为一些原因,带着孩子没有及时投胎,逗留在阴间,而我也因为自杀未遂阴差阳错的成为了阴间快递员,也幸亏是这样,让我们有了重逢的机会,哈哈。”



    自杀未遂?真是让这一场意外给闹的,好好的一个家庭竟然成了阴阳两隔,不过好在老王也是有幸做了这么一个特殊的职业,再和妻子孩子相遇也是缘分,是命。



    说到妻子,老王满脸都是笑容,可见他对他的妻子是非常疼爱的。



    “那妻子和孩子现在都生活在阴间喽?”我也来了兴趣,“听说阴间岁月无限长,是真的吗?”



    老王点点头说没错,阴间的鬼只要不灭,那就能一直活着。不过他的孩子并没有一直跟在他妻子身边,他们商量之后就将其送入轮回了,毕竟那个小小的生命才刚刚出生不久就遭到了这样的祸事,早些投胎,再加上他在城隍府任了职,孩子投胎之后还能一世为人。



    而且老王还说但凡活着的时候就能在阴间当差,那死了之后就可以直接入住到阴间的城镇当中去,不用直接被拉入轮回。



    我听的出神,心想这在阴间当个差似乎也不错,死了之后还能活在阴间,不用被直接拉入轮回投胎为不确定生物品种,啧啧,还真是不错的一份差事。



    不过到底有没有机会在下面当差,这次还要跟着老王走这么一趟才知道个大概,于是我就又问了一些到下面都有什么该注意的事情,老王的说就是之前说的照做就是,不要乱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麻烦。



    聊着聊着,时间不知不觉就临近了12点,老王看了看时间,随后就交代我准备一下,随后我就看到他从斜挎包里面摸出了一面小巧的令牌。



    这令牌非金非玉,整体漆黑无光,在这样的黑暗当中看,要不是那小小的令牌上有一个还算亮眼的‘阴’字,我一时间还真的没看到他手中多了这么一块令牌。



               的确,既然自己成为了候选人,有资格,那么未尝不可一试,就像老王说的那样,换做别人,想做还做不了呢。



    于是我就对着电话说想通了,老王也就让我吃完饭后过来吧,和我说一些关于这方面的事情。



    心思已经到了这上面,饭也就只是对付了两口,随后我就迫不及待的来到了老王家中。



    和上一次一样,进门后打了个招呼,老王给我倒了一杯茶让我坐下,然后就问我是不是真的考虑清楚了,毕竟这才过去几天的时间,还有十来天的考虑时间。



    如果不想做,那么过十来天之后拒绝掉下面上来的传讯鬼即可,如果一旦做了,那么就没有回头路了,必须一直做下去,最少得为此工作七年的时候才有权利主动进行辞职什么的。



    老王的一番话又让我有了一些犹豫,想了想问道:“那做你这一行有没有什么危险?毕竟说的那么恐怖,又是小鬼又是阴间,还城隍老爷的,怪吓人。”



    老王哈哈一笑,说这危险肯定是有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不作死就不会,很有道理。



    阴间有很多我们正常人类不知道的东西,而且非常危险,一旦触碰,非死即伤,所以在下面行走要多加小心,这样就基本没什么危险了。



    老王说的轻松,不过我还是在他眼中看到了一丝不一样的神采,不过我弄不清楚那是什么,可能是以往一些让他记忆深刻的教训,也可能是某种十分恐怖的东西。



    “那…冒昧问一下。”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您一个月的薪资是?”



    “就知道你会问这个。”老王笑了笑,说道:“你有多大本事赚多大的钱,就比如我,以前就是小小阴间快递员一名,刚刚开始可能一单也就赚个几百上千,只要不把小命丢在下面,长了经验就算不错。但只要一切小心谨慎,很快这个数字就会成倍增加,安全系数也是大幅度提升。30年了,整整30年了,我做到现在也算是小有名气,现在接到了上面大城镇的一纸调令,准备换个地方工作,不妨告诉你,我现在一单快递的价格最少也是这个数。”







    我一看,眉头一挑:“五万?”



    老王笑而不语,看起来我说的还是有些少了,不过他说大多都是几十万起步,当然也有小的,单子收费越少,说明这事情也就越是容易。



    一听这数字,我顿时兴趣高涨,就问他最高接过的单子是多大,老王神秘一笑,说换成百元现金放在一起,能直接把我给压死,愣是把我说的一愣一愣的。



    我一想,一捆捆百元大钞放在一起都能把我给压死?这还了得!



    要知道1张100元新的票子重量是1.15克,100万就是11.5公斤,那1000万就是115公斤?



    难道是1000万?我怎么会被115公斤压死?不可能的,最少也得有三个115公斤才行!



    想到这儿我浑身一个激灵,好嘛,竟然一单生意做到了几千万的地步,如果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一行还真的是赚钱飞快。



    老王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说先别高兴的太早,至于你到底能不能做,还需要先经历一次,也就是跟着他走一趟才知道,即便你上了推荐候选人的名册上,那也得先试试看,下面给的人选也不都是绝对可以做这行的。



    我微微点头,看来想要进入这个行当,不但得下面的阴魂鬼物看得上自己,而且自己还需下去试练一番,不然的话一切都是掰扯。



    既然要跟着走一趟,我当即问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老王想了想说道:“这样吧,明天晚上12点,我这里有个单子要去送,正好你也能随我走一趟,嗯,那个你明天晚上十点的时候过来,有一些事情我需要和你说清楚,免得你下去以后上不来。”



    “呃,下去了上不来?”我顿时就有些担心了起来。



    老王呵呵一笑:“只要听指挥,一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的,放心吧,明天晚上十点的时候过来,你准备好这一路上的吃喝,不需要带很多,你和我一天的量就行。”



    “那我都准备一些什么的好?压缩饼干?”



    “嗯,压缩饼干必须带,而且我也会带上的,除下这个,就带水和正常的食物,你找个方便的盒子装里面就好了,不然这趟下去非得饿死你,冻死你,对了,下面儿冷,记得把冬天的衣服带上一件。”老王仔细的交代着。



    我一点点的都记下来,随后便离开了老王的家。



    这刚刚从楼道里面走出来,手机就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老板的电话,估计又是让我加班加点的送快递,不过老板待人还算是不错,加班费给的也不算少,于是我就接了电话。



    “小李啊,这边刚刚来了一车快递,不忙的话过来帮个忙,晚上我请你吃夜宵。”老板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过来。



    我一听,感情是帮忙卸货,弄完了还有饭吃,想着自己今天赶过来问阴间快递的事情也没心思吃上两口饭,于是就爽快的应了下来。



    我工作的快递点儿距离我住的地方不远,骑着电动车五六分钟就能赶到,到了这边一看,老板正和司机上上下下的搬运快递,边上还有一位同事已经过来开始帮忙,见到这样,我将车子往边上一停,也跟过去帮忙。



    一般情况下这些快递货车都是白天来,有时候时间卡着点儿也就晚上过来,虽然这样的事情不会给什么加班费,但是每次老板还是会大方的请客吃饭,这一点深得人心,而且老板为人也不错,从不拖欠工资什么的。



    几个人前前后后忙活了一个多小时,累的是满身大汗,也总算是将东西搬完。



    这时,老板拿着一个小小的快递盒子走了过来,将其交给我说道:“你们小区王大爷的快递,你回去的时候捎回去吧,省的明天忘了这件事情。”



    我应了一声也就接了下来,将其放在车篓里面锁上,随后就和老板以及另外一位同事一起去吃夜宵。



    以前不知道老王是做什么的时候,我对他的快递是什么兴趣都没有,可今天我知道了他是做什么的,而且他还要带我去见识见识,也许我以后也是做这个我,我就不禁开始琢磨他的这些包裹里面装的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不过想归想,我指定不能私自打开别人的快递,一是不符合规矩,不道德,违法。二是现在和老王已经不算是外人,毕竟他隐隐已经成为我的指路人一般的存在,我还指望他能教我怎么做一名优秀的阴间快递员呢。



    胡吃海喝了好一番,肚子吃到撑,我骑着车晃晃悠悠的路过超市的时候猛然想起老王之前交代我的事情,于是我就进去买了一些食物,包括压缩饼干,还有矿泉水什么的,至于背包什么的家中有也就不用买新的,接下来就等着明天夜晚的降临……



    第二天下班,看着时间还早,我就去外面好好的吃了一顿饱饭,毕竟今天晚上是要跟着老王走一趟传说中的阴间,先不说这事情真假有几分,就之前的事情就让我深信不疑,而且还伴随着一定的风险,就算是这一趟下去了上不来,那好歹不做饿死鬼。



    等待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慢,时间滴滴答答的缓缓来到了十点钟,我迫不及待的背上我打包好的背包,拿上给老王的快递就匆匆出了门,朝老王所在的单元楼走了过去。



    来到老王家门口按了下门铃,又敲了几下门,不过老王似乎不在家,电话也打不通,这让我顿时有些不知所措,心想不会是被整蛊了吧?应该不会。



    我又敲了敲门,叫道:“老王?老王在家不?”



    按按门铃敲敲门,正当我寻思着这老王去哪儿的时候,一张纸突然从门头上飘落下来,在我眼前晃晃悠悠的落下,吓了我一跳。



    待我稳定心神之后,看到那只是一张纸,于是将其捡起来看了一下。



    纸张:环路公园西北角,11点前赶到,如果我的包裹到了,一并带来。



    “靠!”



    看完上面的留言我不禁骂了一声,转身按了一下电梯,一阵的郁闷。



    走就不能带我一起走?难道临时有事情先赶过去了?不过现在想什么也都是多想,还是赶紧去环路公园那边吧。



    环路公园距离小区可是有着一定的距离,如果乘坐公交车,最少得倒两次,连着都是从头坐到站尾,时间上就不够了,于是我出了小区直接拦下一辆出租车,和师傅说了一声就朝那边赶了过去。



    车子足足开了半个小时,还好错过了下班高峰期,不然最少得一个小时的都不一定能感到这边。



    出了车钱,我推开门下了车,看看时间已经十点40分,于是我赶紧朝里面跑去。



    环路公园是市里面比较大的一个公园,主要作用就是给周围的居民锻炼身体,散步所用,也算是一个城市绿化带,里面的面积很大,我以前也只来过一次。



    拿出纸张看了看上面的留言,西北角,我顿时就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于是我拿出了手机进行了定位,随后就朝着西北方向一路走了过去。



    公园前面有很多草坪,草坪之间有很多蜿蜒曲折的小路,此时已经深夜临近十一点,这里基本没什么人,偶尔能看到一两对儿小情侣在草地上谈情说爱之类的,不过时间紧迫,我脚步也不由得加快了几分。



    一口气跑了五六分钟,直奔西北方向,很快就来到了公园里面。



    里面有不少的树木,西北角那边种着不少针叶树,不算很密集,但一看就知道这里根本不会有什么人过来,看着里面黑漆漆的一大片怪是阴森,我这心里就不由得有些发毛。



    别看一个年近30岁的大小伙,在面对黑暗的时候还是本能的出现了恐惧的心里,这也没办法,人之常情。



    正在我愣神之际,老王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站在那儿愣什么呢?快点儿进来!”



    “哦!”听到了老王的声音,这让我心中的恐惧消退了不少,迈开步子直接就跑了进去。



    里面都是针叶树,一不小心就要被扎一下,还好不会刺破皮肤,只是刺一下有些疼而已。



    跑进去几十米,绕过去数十颗大树之后我这才看到老王,此时的他还是之前见到他那个模样,只是身上多了一个斜挎包挂在身前。



    “包裹到了吗?”老王问道。



    “在这里。”我赶忙上前将包裹递给了老王。



    老王接过包裹直接用一把小刀将其给撕开,我朝里面一看,发现里面放着的竟然是几叠纸钱,而且是铜钱模样的,在这样的黑夜中泛着的黄色毫光。



    “你,你的包裹里面都是这些古代样式纸钱?”我忽然感觉有些慎得慌,感情我给他送的这么多次包裹里面放的都是这些玩意儿?



    “嗯。”老王应了一声,“基本可以说是吧,有时候也不是,怎么?是不是感觉有些恐怖?嘿嘿。”



    我不可否认的点点头,以前死人的时候总要抛洒这些东西,还要烧一些,让死去的人在路上有些盘缠,可现在基本都是使用那什么天地银行的纸币,大小和正常的钱没什么两样,而且面值很大,动不动就上亿,甚至几百上千亿的都有。



    “为什么要用这些纸钱呢?现在不是专门有卖那种一叠一叠的钱吗?”我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老王哈哈一笑,解释道:“你说的那些玩意儿啊?是不是上面印着天地银行,然后有几百一张的,几千,几万,甚至好几千亿一张的,有的一叠钱也就卖五块钱,有的十几块钱,越贵,面值就越小,对不对?”







    老王接着说道:“那些东西都是商人用来赚死人钱的,你拿到坟头烧掉,下面的人根本得不到多少的,别以为上面写着几千亿,烧下去就是几千亿,那下面还不得乱了套啊!”



    我想想也是:“也是哦,一个人随随便便就是一叠的好几千亿,的确没办法花,通胀了都。”



    “没错,在人间是这样,阴间也是如此。”老王一边说,一边将包裹里面的几叠泛着微微毫光的值钱装在了身前的挎包里面,等装的差不多了,他将剩下的十几张纸钱交到我手里说道:“这个送给你,放在身上带好喽,这叫金叶子,进入阴间,打赏买路什么的必不可少,这些都是货真价实的票子,阴间管用的金票子。”



    “金票子?”



    “那当然了,你烧一叠天地银行的劣质品,下面的人他们拿到天地银行去兑换,也就能换几个子儿,没花就完了,你拿这样一张纸钱,可以让你在下面做很多事情的。”老王晃了晃手中的纸钱。



    “这纸钱是哪儿买的?我看平时卖纸钱的商店里面似乎也有卖吧?”



    “切~他们那些都是有个形状,烧掉了就变成了飞灰,没一点用,而且便宜的要命,我这个可不是一般货,不怕告诉你,就你刚才给我这个小小的包裹里面放着这点儿纸钱,花了我3000块钱!”



    “嘶——”



    我倒抽了一口凉气,刚才包裹打开的时候我也大致的看了两眼,里面这样的纸钱不多,一共三叠,一叠大概有个二三十枚的样子,这竟然就要3000块钱?老天,真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如此之贵,而且还不是人间用的玩意儿。



               不凡不凡,我当真不知道当初父母为什么给我起了这么一个名字,李不凡,到底哪里不平凡我是真的不知道,我就只知道自己从小到大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甚至有些倒霉。



    今儿又是霉运当头,相处近半年的女友劈腿了一个有钱的主儿,刚才见到那人后自己怒火上头,想要动手解气,结果就打了人家一拳,反过来自己还被人家给揍了一顿还被撂了狠话,要不是小区保安拉架,自己指不定要去医院走一趟了都。



    回到家,看到属于女友的东西已经一件不剩,包括合影之类的照片,果然一切都是计划好的,收拾的竟然这么的彻底,我不禁是骂了一声,别提有多郁闷。



    我的工作是快递员,跑了一天的快递,一身的臭汗,洗了个澡让自己精神精神,强行甩掉一堆的不愉快,换了身干爽的衣服,下楼去小区不远处的烧烤摊吃晚饭。



    汇丫都来蹭吃蹭喝的,这还是缘分?打死我都不相信!



    不过这老王也不算是陌生人,好歹给他送过数十次的快递了,蹭几顿晚饭也不算什么,于是我就没有过于纠结这件事情。



    一顿吃喝,结了账,起身后我笑着说我明儿还来这里吃,你还来不?



    老王说这就是缘分,我并非特意而为止,不管你信不信,随后他笑着说道:“你给我送过那么多次快递,这并非偶然,都是缘分。既然这么有缘分,那我这里有一些十分奇妙的事情,你可想要了解一下?也许你会感兴趣。”



    “奇妙的事情?”



    我对此有些疑惑,认识他这么久了,连名字都不知道,包裹上每次写的都是王大爷,这酒足饭饱之后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是来了一点兴趣,反正这闲着也是闲着,如果真的有好玩儿的事情,未尝不可见识见识。



    老王神秘一笑,说有些事情这里说不太方便,如果愿意,那就跟着到他家中一叙,于是我也就没有拒绝,跟着他就朝小区返回。



    回到了小区,跟着老王一路来到了他的家中。



    他住的房子在最左侧的一栋楼的第十层,房子布局和我现在租的一模一样,家具摆设什么的也都十分的简单整洁,一进门,还看到一个扫地机器人正在孜孜不倦的跑来跑去吸着灰尘,似乎他是一个人住在这里的。



    “寒舍一间,不要介意。”老王倒了杯茶递给我,招呼我坐下。



    我坐下来,一边打量着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房间,笑道:“您这屋子布置的够简单,不过看起来宽敞,地方大,将来我要买了房子,也要这么布置。”



    “还行吧。”老王在我对面坐了下来,“有些事情你迟早要知道,凑巧了,蹭你三顿饭,我让你早点知道也好,也省的别人再来通知你了。”



    迟早能知道的东西?我有些疑惑的将杯子放下,客气道:“您说。”



    “接下来我的话对你来说可能有些不真实,你切听听就好,真假另当别论。”



    我直接点头,看看他能不能说出一个花儿来。



    “其实,我也是一名快递员。”老王笑道。



    “你也是快递员?”我对此很是惊奇,不过看看他这个样貌,想必年纪已经不小了的样子,于是我问道:“应该是以前吧?”



    “我说,你听,说完再问。”老王摆摆手,似乎不愿意让人打断他的话。



    我耸耸肩,表示歉意,请他继续讲。



    “其实我也是一名快递员,只是与你不同,你送的快递都是给阳间的活人,而我,是给生活在阴界的那些阴魂鬼物。”



    我顿时就笑了,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老王,不过看他那似乎并不太像是开玩笑的表情,我的笑容也渐渐缓和了下来,尴尬的张了张嘴,于是干脆闭上,继续听着他说道。



    老王见到我没说话,只是表情有些夸张,不过很快又平静了下来,很是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我都说了,真假另当别论,先听我说了,有什么话,之后再问。”



    我点点头。



    老王:“如果换做别人,即便他知道我是做什么的,我也不会主动承认,但是你不同,至于你哪里不同,之后你就知道了,但我可以认真的告诉你,我真的是一名来往于阴间送快递的快递员,在下面儿的县城里可是挂了职的,称之为阴阳快递员。”



    老王的手指朝地面指了指,呵呵一笑,看着我那副见鬼的模样,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只是自己一个人继续说道了起来。



    “很好理解,你这个快递员送的快递都是给活人,也就是阳间的人,一切都正常常见。而我,送的是给已经死去的人,死后变成阴魂鬼物,生活在阴间,同样也是需要邮寄一些物品等等,也需要快递员……”



    老王简单的说了一番之后,我当真是看神经病一样的看着他。



    要说这个世界上有鬼,这话我信,毕竟大千世界无所不有嘛,有很多事情都是所谓不科学的,换一句通俗一点的话来说,用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就是不科学的,但我并不认为它们是不存在的。



    不过刚才听了老王的话,我是真的认为他是在胡扯八道,说什么跑到阴间去送快递,先不说这阴间有没有,就算是有,那地方是想去就去想来就来的?开什么玩笑,怕是死了才能去吧?



    “信不信由你,既然我告诉了你这些,就只是想要告诉你,你有资格成为阴阳快递员。”老王见我那般表情,呵呵笑道。



    “擦!我疯了还是你疯了?喝多了吧你!”我白了他一眼,起身就要离开。



    老王见我不信,于是说道:“这样吧,我吃了你三顿饭,好歹还你一顿,约定时间我会通知你的。”



    我哦了一声,没搭理这个老疯子,转身就出了门。



    ……



    第二天一早,我刚刚洗脸刷牙完毕,就发现桌子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半张纸,于是拿起来看了一眼,顿时就感觉脊背一阵发凉,丢下这半张纸飞快的将整个房间都查看了一遍,没人?窗户也都没有打开,而且门也是反锁的,昨天回来明明记得桌子上没有纸张来着,而且我这可是在七楼!



    我的反应之所以这么大,那是因为那半张纸上写着一行字:晚上九点钟,带上这半张纸,老地方吃烧烤,我请。



    署名:王大爷。



    这半张纸怎么被放进来的?这让我一整天的工作都有些心不在焉,几次差点没有把快递送错了。



    晚上下班,等到了九点钟,我回到家看看还放在桌子上的纸张,于是将其塞进裤兜就去了烧烤摊那边。



    到了这边一看,老王果然在,看到我还乐呵呵的招手。



    昨天听了他说他是往阴间送快递的,今天看到他我就感觉一阵寒气逼人。



    不过来都来了,饭肯定是要吃的,于是我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直接掏出了那半张纸问道:“你放我家里的?”



    老王也从裤兜里拿了半张纸递了过来,让我将其合在一起,看看是不是能严丝合缝。



    我将两半张纸放在一起,果然是一张纸撕开的,顿时我就疑惑的看着他:“你有我家钥匙?”



    “呵,我老王想要送点儿东西过去还需要钥匙?派个随行小鬼过去就行了,怎么样?这下相信了吧?”



    一听他竟然还能驱使小鬼儿,还让小鬼去我家里送了半张纸?我这鸡皮疙瘩顿时就起了一层,刷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把就扔掉了那两半张纸,感觉慎得慌。



    见到我这般,老王摆摆手,示意我坐下,说只是为了证明一下而已,怕我不信他的话。



    犹豫了好一会儿,我这才坐了下来,不过心里已经有了疙瘩,不过好奇心还是让我不由自主的问道:“你,你真的是往阴间送快递的快递员?”



    我的声音不禁是压的很低很低,最多只能让坐在我对面的老王听见。



    老王笑着点点头。



    “那你为什么要让我知道?而不是别人?就因为我是个送快递的?”我有些纳闷儿,这么惊悚的事情为什么找上我?看来最近是霉运当头照,先是女朋友分了手,随后又遇见这么诡异的事情,我还当真就是不凡了一次。



    “一是有缘分嘛,其次最重要的是我在下面的任职花名册推荐页上看到了你的名字,所以让你知道这事情也是理所应当的,我过段时间就被调要走了,下面的城隍老爷不是让我临走之前找个接班人嘛,不然职位就空缺了。这事情如果我不说,过一阵子也会有鬼物上来找你说这件事情。”老王淡淡的说道。



    “什什么推荐页?”我浑身一个激灵,赶忙问道。



    “哎呀,就是一个花名册,上面记录有一些能做这一行的人,告诉你是因为你能做这一行,换了别人,他们想做还做不了呢!”老王得瑟道。



    一听这话,我额头上的汗不禁都冒了出来,阴间的花名册上竟然出现了我名字,还是推荐候选人?意思就是非去不可?



    老王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笑着说道:“放心,这个都是自愿的,而且即便你不做这一行,也不会对你阳间的生活照成任何影响,决定权还是在你的手里的,不过做阴阳快递员可是一份美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哦~嘿嘿嘿~”



    美差?都下阴间了还美差,我是真想不通到底美在哪里。



    不过这和转念一想,既然是快递员,那肯定是赚钱的,想必应该可以赚到很多钱,我问老王是不是可以赚钱,老王说能,而且还不算很难,钱可以赚的很快,而且会认识很多有钱人什么的,这让我陷入了一阵沉思。



    看我串儿也不撸酒也不喝,老王敲了敲桌子说道:“别急,慢慢考虑,你现在还有两周的时间,如果考虑好了,可以随时来找我,如果时间过去你还没来,这事情你就当作没发生过。当然,如果有需要我帮忙往下面给谁寄点儿东西什么的尽管来找我就是,钱到位就行。还有,这事情别乱说。”



    我回过神来,点点头,拿起杯子喝了一杯啤酒转身就走。



    一路上我都在想着老王刚才的话和那半张纸,这真的有些太匪夷所思了,但又由不得我不信,难道我现在是在做梦?显然不是梦,我可不会傻到自己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让路人看笑话。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几天,这天中午,我正好来到田小凝上班的写字楼送快递,她是前台接待,我琢磨着一会儿是不是能见到她,她今天应该是上班的,不过临近中午也可能去吃饭。



    一边想着,我已经来到了写字楼前台处,看到前台后面站着的人不是田小凝,我莫名有些失落,不过想想也是,这种女人应该早点分,虚荣心有点儿太大了一些。



    快递送完,出了写字楼,迎面就碰见了田小凝正和那个有点儿钱就臭屁的家伙亲亲密密,看的我这气儿就是不打一处来。当初真是瞎了我这双狗眼,竟然看上了这么一个女孩儿,还那么认真的对待了小半年的时间。



    他们两人此时也看到了我,田小凝显得有些不自然,不过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而那男的就不怎么乐意了,一看到是我,顿时就指着我叫道:“你,说你呢!往哪儿看呢,M的,上次不是挺牛逼的动手打老子?来,再来打我一下试试?”



    “神经病!”我骂了一声,还有工作在身,虽然生气,但分手都已经分手了,没必要再纠结这样的事情。



    “你骂谁呢小子!”这人上来就揪着我的衣服领着。



    这写字楼里是有保安的,一看我们这边儿的动静,马上就跑过来两个人将我们拉开。



    “有种你再骂我一句试试?!”那男人是耀武扬威的。



    我是生气,不过还是忍住没动手,因为我打不过他,之前就被揍了,现在送上去再被揍一顿显然是不明智的,我看了那男的一眼,整了整衣服,撇了一眼田小凝,转身离开,任凭那男的在后面叫骂。



    出了写字楼,我深深的吸了口气,将怒火压了下来,开着我电瓶车继续朝下一个点过去。



    一边开车,我一边想着,如果我有本事,还有人敢对我这样?可我就是一个送快递的,难不成去学武?显然不现实,那玩意儿多是强身健体,可现在这时代没钱寸步难行。



    想着想着,我就想到了老王说的话,说阴阳快递员不仅仅能赚到钱,而且还能认识很多有钱有权的人,是一份美差,还能驱使小鬼什么的,这让我不禁有些心动了起来。



    既然我都出现在了阴间那劳什子的推荐名册上,那我为何不尝试尝试?机会就这么一次,错过了也许真的就没这个机会了。



    只是一想到要下阴间去送快递,我这浑身就是一阵的不自在,觉得不现实。



    但如果是真的的话,那通过这个听起来有些阴森森的职业似乎可以快速的让自己变得强大,变得不是谁都能想欺负就欺负的,我这心里就又是一阵的火热,满脑子充满幻想。



    当天晚上下班我就打了一个电话给老王。



    电话接通,老王那略带沙哑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入耳中:“怎么?想通了?”
    嗝。

    时至深夜。

    李维四仰游一样,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打怪,做任务!



    李维沉声说道。

    眼前一花。

    李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房间。

    房间空荡荡的,仅有桌椅和一台电脑。

    而电脑画面上呈现的是载入界面。

    正是S8世界总决赛小组赛的第一场,也是之前自己回放复盘的第一场比赛。

    搓了搓手,李维坐在电脑前,目光微微闪烁。

    他开始回忆系统当时对他的评判。

    在这片空间内,李维感觉大脑变得勤,并无超过百分之30大司数值的下饭操作即可算作合格。”

    “英雄特训与场景特训的上限次数均为4396次,在次数范围内如未能合格,系统将脱离宿主,视宿主为(无药可救)。”

    “明白,开始!”

    李维虽然对这个没零没整的数字表示疑惑,但现在的他没心思去想这些。

    4396次,开什么玩笑。

    李维承认自己天赋在职业圈不算顶尖,但如果这么多次还没达到系统评定的合格水准,他还是一头撞死算了!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