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无限流游戏

第151章 装高手    文 / 糖醋油盐 更新时间: 2020-02-10 14:0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正当夏诺从走廊那边收回目光的时候,德朗普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挠了挠头道:“除了悬赏金的事以外,还有一件事得由您来决定呢。”

    夏诺微微一怔,转过头来看着他:“什么事?”

    “在上面,您跟我来看一下就明白了。”德朗普咧嘴笑了笑,然后就率先往楼上走去,而夏诺则是在想了想后,被其余人簇拥着跟了上去。

    唐吉诃德家族的这艘船结构有些奇怪,夏诺这么多年来也见过不少这种规模的大船了,一般而言,这种船都会在船舱一楼设置餐厅厨房,还有储藏室会议室什么的,上面的楼层则用来当船员的休息室,之前德拉蒙家族的主舰就是如此,而印象里路飞他们的万里阳光号也同样是这样。

    但眼下这艘船就大不相同了,一楼足足有五六十个隔离出来的房间供人休息,没有吃饭的餐厅,后面的厨房也很简易,只占用了小小的一角。

    昨天因为直到晚上才醒来,夏诺没有去船上的其余地方看过,所以对于楼上到底是什么样子,他还是有些好奇的。

    转眼到了二楼,过楼梯口往里一看,眼前的结构相当简洁,中间只有一条贯穿到底的走廊,相当宽阔,而两侧则都被墙壁分隔开来,各自仅有一个木门作为入口。

    也就是说,整个二楼,居然仅仅只有两个大房间。

    意外之余,一行人的脚步并没有停下,前面的德朗普带着夏诺等人,径直来到了左侧那个房间的门口,然后推开了这扇足有三米多高的大门。

    “这是……”

    看清门内景象的一刻,即便冷静如夏诺,也忍不住惊了一下,下意识地瞳孔一缩:

    “军火库?”

    只见出现在眼前的,赫然是无数密密麻麻的武器,从太刀短剑,到手枪步枪,数目繁多,应有尽有,甚至在角落的位置,还摆放着十余门黑色的重炮!

    “没错,这就是个军火库,而且规模还不小。这么多的武器,就算是武装一支小型军队都够了。”见到夏诺一副吃惊的样子,德朗普嘿嘿笑着道,“右边那个房间里还有不少,我们前天看到的时候,全都被吓了一跳。”

    “居然在贩卖奴隶的同时,还交易军火么……”

    夏诺微微皱眉,脑海中蓦然勾勒出一个庞大的地下帝国景象,“这下有点麻烦了啊……”

    这么多的武器,加起来的价值自然相当可观,而再加上之前被夏诺搅黄了的奴隶生意,估计这一波唐吉诃德家族至少得亏损几亿贝利。

    而依照多弗朗明哥乃至印象里那些干部的性格,夏诺知道这件事估计没完,没准他还没去找明哥算账呢,就会被主动找上门来……

    不过看德朗普他们这幅激动的样子,明显是不知道唐吉诃德这个地下势力的恐怖之处,夏诺也不好直说什么,反正现在担忧太多也没什么卵用,他转头道:“大家现在手上都没什么趁手的武器吧?把大伙都喊来吧,这边的东西存着也没用,还是先装备起来好。”

    “诶!好嘞!”

    德朗普顿时眉开眼笑,他是玩枪的好手,早就盯着这里面的好枪眼馋了,丹尼尔他们的想法也差不多,各有所需,只是打心里觉得这种事得由夏诺先做主,才没对这里面的武器动手。

    没多久,整艘船都骚动了起来,除了骨牛和基德这两个奇葩,其余所有人都兴冲冲地来到了军火库里挑选武器,甚至连艾薇也不例外。

    “咦,这是什么?”

    正当现场热火朝天的时候,角落里忽然传来一声轻咦,然后就见罗斯捧着一个木盒站了起来,满脸好奇地打量着。

    “嗨,我还以为有什么好剑呢!”

    来自北海的络腮胡子丹尼尔抬头看了一眼,就露出了失望的表情,这家伙也是一名剑士,悬赏金在船上仅次于夏诺和骨牛,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拥有一把大快刀,“就一个破木盒子,你直接打开看看不就行了嘛。”

    “打不开啊。”罗斯郁闷地挠挠头,“上面的锁太牢固了,刚才我用剑砍了,都压根劈不开。”

    “那是你太弱了,根本不懂得剑术。”丹尼尔白了他一眼,取过了木盒,然后拔出了自己的剑,“让我来吧,保证只要一剑,用出第二剑都算我输!”

    说着,他就低喝一声,一剑重重劈了下去。

    “当啷”一声,只见寒光一闪而过,剑刃便是不偏不倚地落在了锁链的正中央!

    下一刹!

    在众人惊愕的注视中,锁链表面仅仅是留下了一道浅浅的白痕,整体依旧完好无损,反倒是丹尼尔的剑刃上,出现了一个三角形的豁口……

    “这……”

    气氛顿时尴尬了起来,丹尼尔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剑,满脸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

    “哈哈哈哈哈哈!”

    德朗普最先忍不住,捂着肚子狂笑起来,他的笑声极富感染力,弄得大伙全都笑了场,这倒不是什么恶意的嘲笑,船上的气氛也一直很好,但谁叫现在的情况和刚才丹尼尔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反差太大了呢,弄得夏诺都忍不住乐了。

    “算了,还是我来吧。”他憋住笑意,上前拍了拍丹尼尔的肩膀,然后拔出了洞爷湖,让剑尖贴住锁链后,手腕微落,剑刃顿时像是切豆腐一般,毫无阻碍地从上一斩而下,锁链当即“啪嗒”一声裂成两半,坠落在了地上。

    在场的人顿时纷纷发出了惊叹声,他们都不是普通的民众,自然看出了刚才这一剑里蕴含的惊人力量,而不仅仅是武器的原因。

    果然,能轻而易举地斩断钢铁,才配的上剑豪的名号啊……

    至于丹尼尔这个络腮胡大汉嘛,现在还一副呆若木鸡的样子,嘴巴微微张着,看着实在有些呆萌,夏诺都有些不忍心打扰他,笑了笑后,就一边打开盒子一边递给了罗斯,“喏,自己看看吧……咦?”

    说到一半,他的动作却是僵住了,然后有些惊愕地发出了一声轻咦,而其余所有人,在看到盒子里的东西后,也都不禁愣住了。

    木盒之中,紫色天鹅绒铺就的底布上,一枚椭圆形的淡黄色果实,正安静地躺在那里,上面布满了螺旋状的花纹,看上去颇为奇特……

    
    第二天,清晨。

    当夏诺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看着周围那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景象,以及右侧透出的微微光亮,呆了半天后,才有些忧郁地往右翻滚了一下身子,然后整个人出现在了床边的地板上。

    仿佛是到了一片新的天地,光线顿时明朗起来。



    撑着床沿艰难地爬了起来,夏诺看着掉在地上的被子,忽然就感觉人生有点灰暗,“之前只是滚床边睡而已啊,这次直接睡床板底下了是闹哪样啊……”

    叹了口气,他捡起被子,然后花了二十分钟把它叠成了豆腐块,又把被单的褶皱全部抚平后,才略感欣慰地拍了拍手掌,推门走了出去。

    还好,至少强迫症是有救的……

    一出房门,还没走出几步,夏诺就是听到一阵嘈杂声从楼梯口那边传了过来,他有些奇怪地扭头一望,却见包括基德和德朗普在内的七数字的金额,微微眯了眯眼,若有所思。

    说起来,对这个数字,他还是有所预料的,之前在港口一刀秒了老鼠,他的悬赏金就被定到了八千九百万贝利,而之后反杀斯摩格后赏金没有动静,他还有些奇怪。

    现在看来,自己连杀两名海军上校简直等于连续扇了海军两个耳光,而海军为了遮丑是打算先派本部将官把他直接给解决了的,最后没料到自己会因为各种机缘巧合从斯托洛贝里手里逃脱了,这才把之前的账一起算上。

    “夏诺大人,那可是一亿五千万贝利啊!”

    这边夏诺还在沉吟呢,旁边德朗普却是忍不住了:“就算是在伟大航路,悬赏金上亿的海贼也不多见啊,您现在也是大海贼了!”

    “是啊是啊!我们北海那儿,可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高的悬赏金!”后面顿时有人大声附和道。

    “就算是七武海,有的人赏金都没夏诺大人高呢!”德朗普一脸的自豪之色,就像这个赏金是他自己的一样,惊叹着道,“整整八个零啊!简直是可怕,我记得那个叫做克洛克达尔的大海贼,也才八千多万贝利吧!”

    周围顿时又响起了一阵阵不明觉厉的“嗯嗯”声。

    “别胡说了。”夏诺听到这儿顿时失笑,他折起了自己的悬赏单,收进了裤兜,微微摇头道:“这都过去多少年了,那时候的赏金,可比现在值钱多了,七武海可不像你们想的那样,里面没有弱者,不能单纯用当年的赏金来估量的。”

    “等会……”见到德朗普连连点头,他忽而又想起了什么,顿时虚起了眼道:“你刚才说是几个零来着?”

    “八个啊。”德朗普一愣,挠着脑袋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困惑不解地道:“一亿贝利,不就是九位数么,后面八个零,我没数错啊?”

    夏诺一阵无言以对,他很想吐槽一下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但转而又想起这货说不准连书都没读过,干脆也就懒得说什么了,继续往后面的通缉令翻去。

    唔……至于当年他自己也数错过塔多悬赏金的事,夏诺早就忘了个一干二净了吗,那会儿年纪还小嘛,谁熊孩子的时候还没点黑历史不是?

    十几张通缉令说少不少,说多也不多,很快夏诺就翻完了,大概统计下来,船上三十多人,基本上原来有悬赏的赏金都有所提升,不过因为只是在与海军追杀的对抗过程中出了点力,幅度就远远没有他这么夸张了。

    最高的还是骨牛,身为巨人族的他似乎格外受重视,涨到了五千万贝利,而另外三个赏金过千万的海贼,二宝水军出身的水手长德朗普,北海出身的丹尼尔,和来自七水之都的罗斯,则都涨到了接近两千万的样子。

    “咦?”

    翻到最后一张,是基拉的悬赏令,这小家伙也从三百万涨到了六百万贝利,夏诺刚准备把这些通缉令还给德朗普,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转头看向基德,奇怪地道:“你的呢,怎么没看着你的悬赏单,被你收起来了?”

    “要你管!”

    基德原本一直郁闷地在那站着,不提还好,一提立马炸毛了,他猛地抬起头,咬牙盯着夏诺,似乎想冲上来给夏诺一拳,但最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当初惨痛的教训,哼了一声,丢下一句“明知故问”后,就悻悻地转身离去了。

    “什么情况,这小鬼吃枪药了?”夏诺有些纳闷地问了一句,结果发现德朗普丹尼尔几个人都是对视一眼,嘿嘿笑了起来,一旁的基拉似乎是有点尴尬,默默走到他的身后,低声道:



    “……”

    夏诺瞬间秒懂,他看着基德消失在走廊尽头,突然觉得那背影有点凄凉,“可怜的孩子啊……”

    嗯,难怪这货刚才会气的面红耳赤,本来以为自己会是仅次于某人的老二,结果现在发现自己的赏金压根排不上号,对于一个心高气傲,正处于中二期的少年来说,估计是连想退群的心思都有了吧……

    ……………………………………

    PS:第一更,今天还有更新。另外提醒一下,关于塔多海贼团前后并没有矛盾之处,稍安勿躁,划重点,对于同一件事,各方信息获取是有差异的。
    而结果也似乎可以预料的到,虽然那些鱼人海战之力很强,但怎么可能会是一个自然恶魔果实能力者的对手,几乎是三下五除二,恶龙海贼团就落得了一个惨败的下场,而在付出了死伤一半的代价后,剩余的鱼人连船只都顾不上,就在慌乱中逃之夭夭了。

    至于塔多海贼团,其实从始至终都没有将这群鱼人放在眼里过,救出那个村镇后,便在当地居民的欢送中,继续踏上了冒险的征程。伟大航路中少不了各种曲折坎坷,在足足闯荡了两年后,他们才走过了一半的征程,终于是抵达了香波地群岛附近,准备在那里给船只镀膜,通过鱼人岛前往新世界。

    谁知,偏偏在这个时候,他们遇上了一个人……

    王下七武海之一,被称作天夜叉的男人,唐吉诃德·多弗朗明哥!

    这个无论是实力,还是地位,都相当恐怖的家伙,似乎只是顺路经过,一个人在天上慢悠悠地飞着,但就在对方看到塔多海贼团的海贼旗后,却是直接毫不留情地对着碧奇他们出手了!

    “为什么?”

    夏诺忍不住问道,他这回是真的被惊到了,本来按他之前的猜测,既然还没去新世界,那么对塔多出手的很有可能是本部的中将,甚至有可能是塔多他们运气不好碰上了赤犬,才会落得个团灭的结局,但多弗朗明哥算是怎么回事?

    塔多海贼团和他可没有过什么交集啊?想想刚才碧奇的描述,一个桀桀怪笑着从天上降临的身影顿时浮现在了眼前。难道……这家伙,仅仅是因为神经质发作,突然想找点乐子玩而已?

    然而,碧奇的下一句话,就将他的这个猜想打了个粉碎。



    碧奇咬牙切齿地说着,声音中满是不甘,“这群混蛋鱼人,在被我们击败逃跑后一直怀恨在心,逃到了伟大航路起点这边,就地扎根,利用他们的种族优势,在大海中做起了奴隶交易的生意!”

    “而在生意做大之后,他们搭上了唐吉诃德家族的大船,成为了多弗朗明哥的合作伙伴和名义上的属下!而多弗朗明哥,就是在这群鱼人付出了巨额的代价后,被请动出手,来报复我们!”

    “就这样,大家都死了,那个家伙的实力……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的,连塔多船长他都没能撑过太久,只有我和开拉尔,因为战斗中船板开裂沉入海里,才侥幸逃了出来……”

    说到这里,碧奇眼眶都红了,他深吸一口气,才有些艰难地继续说了下去,“本来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消息,但之后我没有逃出多远,就在海中被人打昏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那个地牢中了!而那个叫做阿龙的鱼人,把我打了个半死后,才告诉了我这些东西!”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夏诺的心中顿时明白了,长久以来的困惑终于烟消云散。难怪塔多海贼团会直接覆灭,难怪东海的西西里亚村一直平安无事,难怪碧奇会出现在那个地牢里………

    “多弗朗明哥么……”

    怒火在心中燃起,而后向胸膛迅速蔓延开开来,夏诺从未感觉到自己如此愤怒过,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他才勉强按下怒火,保持了基本的理智与冷静。

    看着碧奇那副低沉压抑的样子,和他满身的伤痕,夏诺沉默了很久,然后伸出一只手,拍在了对方的肩头,轻轻开口道:“放心,碧奇大叔……”

    “总有一天,我会让那家伙付出代价的。”

    …………………………

    夜色渐渐笼罩下来,繁星漫天,清辉洒落。

    夏诺躺在自己的床上,面无表情地望着天花板,在他人看不见的空中,属性面板正静静悬浮在那里,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姓名:夏诺

    英雄等级:6级(4280/6000)

    力量:75

    敏捷:90

    御风剑术(中级):熟练度13056/30000

    技能:

    【斩钢闪(3级)】

    【踏前斩(2级)】

    【向死而生】

    【百折不挠】未领悟,需要御风剑术高级熟练度

    【风之障壁】未领悟,需要御风剑术高级熟练度

    【狂风绝息斩】未领悟,需要御风剑术大师级熟练度

    声望:小有名气

    …………………………

    “太慢了……”

    视线在各项数值之间来回扫动着,也不知是多久过后,幽暗的房间内,响起了一声轻轻的叹息:“果然,还是很弱啊……”

    上次查看属性面板,已经是半个月前的事了,可一晃过去这么久,他的各项属性依旧提升的相当有限,英雄经验更是因为上次强化武器的缘故,距离升级还有很大一段距离。

    倒是御风剑术的熟练度,在他与德雷克交手过后涨了几百点,几乎是阿龙的十倍之多,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值得欣慰的事,反倒是提醒了夏诺,对方实力高于自己的事实。

    毕竟他在血脉上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临阵爆种升级的光环,要不是当时骨牛他们在千钧一发之际抢下了唐吉诃德家族那艘船的控制权,而德雷克偏偏又是个旱鸭子的话,夏诺觉得说不定那天自己真的会就此宣告GG了。

    翻越颠倒山仅仅半个月,就被追杀成这样,伟大航路与东海的整体实力,果然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啊……

    窗外的星辉洒在脸上,夏诺意念一动,收起了属性面板,双臂环抱着枕在脑后,目光沉沉地望着寂静如水的夜色。

    未来一段时间的日子可能不会太好过,海军还会继续追杀,明哥那边塔多大叔的仇也必须要报,而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对抗这些庞然大物。

    这一点,夏诺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然而,这绝不是就此退缩的理由,这是一个波澜壮阔的大海贼时代,自从踏入伟大航路开始,夏诺就已经是撞上了这汹涌冲击而来的海流,早已避无可避。

    面对令人窒息的压力,有的人会因为熬不住而彻底崩溃,失魂落魄地离开,但也有的人,只会咬着牙加快步伐,直面一切,最后将所有的困难踩在脚下。

    而他,自然是后者。89
    “谁?”

    夏诺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还从基德手里抢两个橘子过来掰开在那儿吃,于是下一刻就被呛到了,一边咳嗽着一边扭过头来,惊愕地道:“西尔尔克?”“嗯,的确是这个名字。”德朗普这时候才敢确定下来,然后挠了挠头道,“怎么了,夏诺大人,您认识他吗?”



    夏诺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看着旁边浑身上下涂满药水的碧奇,他总觉得有些蛋疼,甚至有点想把这些全都擦干净。

    西尔尔克这个名字他当然很熟悉,乔巴的第一个师父嘛,人的确是不错,给人看病也确实没收过钱,但那个医术嘛……大概就是一个得了感冒的人,能被他治成植物人的水平。

    所以说,这家伙与其说是一个庸医,倒不如说是一个专业的医疗事故制造者,他给的药水,真的能用?

    不过想了想,夏诺还是没把换药水的想法付诸实践,毕竟船上有个医术要靠谱许多的艾薇,既然之前是她没反对,大概也没什么事儿。

    “那家伙应该是磁鼓岛的医生,而磁鼓岛可是在最中间的一条航线边上。”夏诺看向众人,大概解释了一下后,微微皱眉道,“这么说,我们这几天来已经完全偏离了航线,一直是在往东侧行驶?”

    “啊,是的呢。”德朗普一听这话,顿时就露出了满脸的惊讶之色,“我们的确是一直在往东边行驶,原来夏诺大人您对伟大航路的海图也这么了解啊,我还以为您只是位纯粹的剑士呢!”

    我只是看过漫画罢了,懂个屁的海图啊……

    夏诺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对于这种吹捧,他有些不习惯,搔了搔头发时,又见对面的德朗普继续道:“不过按照爱丽莎……哦,不对,是艾薇小姐之前所说的话,我们离磁鼓王国应该还远着呢,现在所处的,大概是在西侧第三条航线与第四条航线中间,离出发点并不算远的位置。”



    夏诺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头,本来他可是打算走哲普当年的那条航线的啊,现在居然兜兜转转偏差了这么多,想到这儿,他问道:“那接下来呢?再往下走是去哪里?”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德朗普摇摇头,“之前那个岛屿有海军军舰,我们没上岛,记录指针也就没有储存磁力,所以现在船只是漫无目的地在继续往东行驶罢了,艾薇小姐说是让我们等您醒来后再做决定。”

    夏诺没再继续询问了,现在换了条航线,看过的那本航海日志也就失去了作用,看着茫茫无际的大海,他忽然觉得这样也不错,前面的一切都是未知的,比起按部就班地沿着哲普走过的航线要有趣很多。

    回头看了看其余人,见他们都还站在那里望着自己,夏诺就笑了起来,大声宣布道:“那就继续航行下去呗!大伙儿都散了吧,各忙各的,我身体已经差不多恢复了,没事儿的,大家不用担心!”

    对于这句话,船上的人们还是很相信的,毕竟现在夏诺的精神气是可以看出来的,所以在笑着和夏诺打过招呼后,他们就散开了,该值班的去值班,该休息的去休息,不一会儿,甲板这一侧就又变得空空荡荡起来,只剩下了夏诺和碧奇两人。

    “碧奇大叔!”

    人都走了,有些事也是该问清楚了,夏诺也没多绕关子,招呼着碧奇一起盘腿在地上,面对面坐了下来,望着眼前这位老了些许的大叔,神情变得有些复杂起来,语气沉沉地道:“现在您该详细说说,塔多大叔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吧?”

    阿龙他们是鱼人,在海里有优势,落难了的碧奇一不小心被他们抓去了可以理解,不然那件地牢里也不会有那么多赏金过千万的海贼,可是塔多他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到底是遇到了怎样的危险,才能够让实力强劲的塔多海贼团就此分崩离析?

    好在,与四年前刚结识那会一样,碧奇还是那个直爽的性子,他之前就似乎想找夏诺聊些什么,但当时别的人都在就没开口,现在既然夏诺主动问起了,几乎都不用怎么追问,碧奇就直接从头说了起来。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暮色也是越来越深,直到夕阳落下海平面,甲板上的光线已经彻底昏暗下来时,碧奇才差不多把来龙去脉说完。

    一切,得从四年前开始说起。

    那个时候,塔多海贼团刚刚和哲普夏诺他们告别,经过罗格镇,通过颠倒山进入了伟大航路,踏上了寻找“one piece”这个海贼终极梦想的征程。

    伟大航路是危险的,但对于一群具有冒险精神的人来说,也是极度梦幻的,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遇见什么,各种在四海难以见到的新奇事物,能让旅途永远不显得枯燥单调。

    当然,想要在这种地方走的更远,实力也是不可缺少的因素,经过各种磨砺后,塔多海贼团的船员基本上都得到了相当大的进步,赏金也是一升再升,碧奇从四年前的一千两百万提升到了现在的五千万,而身为船长的塔多,更是赏金高达两亿,成了那一年相当抢眼的超新星。

    这些消息都让夏诺相当意外,而让他感到震惊的事,还在后头。

    就在闯荡了伟大航路几个月的时间后,塔多他们一行人,在七水之都的附近,碰到了一个由鱼人组成的海贼团,这些鱼人与塔多行驶的方向恰好相反,是从玛丽乔亚所在的红土大陆那边过来的,正在一个小岛上的村镇肆意烧杀抢掠,而为首的人,正是阿龙!

    塔多他们虽然是海贼,但一直是有着自己的操守与底线的,这种劫掠平民的事儿就算杀了他们也干不出来,而现在居然看到有鱼人对自己的同胞如此下手,性格火爆的碧奇第一个没忍住,直接拎着刀就冲过去砍人了,而塔多海贼团的其余人,自然也是紧跟着加入了战斗。

    被这么一说,夏诺顿时就想起来了,这个时间节点,正是世界政府释放鱼人,阿龙与甚平分道扬镳,带着太阳海贼团的部分成员返回东海的时候,而好巧不巧的,因为自己的缘故,塔多海贼团比原著时间线里要晚去伟大航路几天,就这样,两拨人就这么碰上了!89
    蓝发少女微微低着头,好半天才传出轻轻一声回应。

    “……嗯啊。”

    船上的气氛顿时就凝固了,看着眼前这个一身朴素蓝衣的清秀少女,所有人都傻眼了,露出了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

    “你居然是公主?”

    最先打破寂静的是基德这小鬼,他本来正在一边剥橘子一边吃呢,这会儿橘瓣掉了一地,都快把橘子皮给吃完了还没反应过来,愣愣地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和别的女孩一起留在岛上,非得跟着我们跑出来?”

    “因为我本来就是偷跑出来的啊。”蓝发少女沉默了一会儿后,轻声开口道,“呆在王宫里简直就和坐牢一样,好不容易才逃出来,我才不想和海军回去呢。”

    “嘁,真是任性。”基德撇了撇嘴,懒洋洋地道,“王宫多有意思啊,要是我出身这么好的话,肯定天天呆在里面不出来了,吃了睡睡了吃,要多舒服有多舒服好嘛。”

    “莫名觉得熟悉的设定啊……”夏诺这时候也虚弱地吐槽了一句,“为什么你们这种出身优渥的人,总是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喜欢出来冒险呢?知不知道再差一点,你就会被那群鱼人卖给地下势力去做交易啊?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还有,你真名是叫艾薇对吧……取个爱丽莎这种类似女仆的名字真是难为你了……”

    “爱丽莎本来就是我贴身女仆的名字啊,这次我就是带着她一起偷偷跑出王宫的。”蓝发少女小声道,“这次也是我对不起她了,害的她和我一起被鱼人抓走在地牢里待了好几天,不过好在之前在岛上,我已经让她顶替我的身份,和海军回去了。”

    “难怪刚开始斯托洛贝里没追来……”

    夏诺听到这儿,突然就想通了一些事儿,有些蛋疼地道:“所以说后来是因为你那个女仆被认出来了,海军的军舰才会突然追过来的吧?”

    “我………”

    蓝发少女这一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支吾了半天,突然站起身,向着所有人一鞠躬:“对不起大家,因为我,让各位受连累了!”

    本来大伙儿都愣着呢,结果她这一弯腰一道歉,所有人都慌了,急忙劝慰起她来:“想什么呢,和你没关系,我们都是海贼啊,海军追杀我们也是正常的!”

    “就是就是,哪怕你不在船上,海军也不会放过我们的啊!”负责掌舵的德朗普在人群老后面喊道。

    “是啊,别忘了,夏诺大人的悬赏金可是很高的呢,那个海军中将,说不定一开始就是冲着他去的!”上面的骨牛也附和道。

    “其实夏诺才是主要目标吧,要说连累,也是被他连累才对!”这是最亲近的大叔碧奇补出的一刀。

    ……………………

    “喂喂喂,你们几个,过分了啊……”

    夏诺虚起了眼,他一开始还没觉得什么,这后面怎么就越听越不对劲了,我还是你们的恩人么,直接那么亲热,现在为了安慰人家就开始甩锅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表面兄弟?

    当然,从这儿夏诺也是看出来了,这位叫做艾薇的公主殿下这几天里明显是给所有人都留下了很好的印象,不然的话,仅仅只是女孩子的身份,可不会让这些在大海里漂泊闯荡惯了的人如此维护。

    “谢谢大家……不过,现在应该还是由夏诺大人来做主,如果他不同意的话,我会自己主动下船的,然后和海军联系,返回哥亚王国,只是……”

    说着说着她眼眶就红了,拼命咬着嘴唇,才没让自己的眼泪掉下来,“我真的很舍不得大家啊……”

    这话一出来,所有人先是一起“哦”了一声,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对视一眼后,旋即就目光一转,一起虎视眈眈地望向了夏诺。

    “行吧。”

    面对着无数聚集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夏诺面不改色,很简单地回答了一句,然后重新低下了头,继续吃起自己的晚餐来。;

    “诶?”

    似乎是为夏诺这么爽快就回答了而感到意外,蓝发少女呆了呆,才有些不敢置信地道:“你就这么同意了?”“废话,要是不同意的话,你信不信这帮人能把我丢海里去?”

    夏诺正嚼着煎蛋呢,闻言抬头翻了个白眼,嘴里含糊不清地回答道:“其实我是很想来个素质三连表示拒绝的,但架不住你丫的会演戏啊……”

    “你!”

    就像是偷玩突然被父母抓住的熊孩子一样,蓝发少女惊得差点没跳起来,但随后她就猛地醒悟,用余光扫了眼旁边高兴欢呼起来的众人后,咬着小虎牙,瞪了眼夏诺,就气呼呼地收起了桌上的托盘,往厨房那边去了。

    “嘁,果然表面的温柔都是装出来的,能从戒备森严的王宫溜出来,还懂那么多东西的公主,怎么可能是个傻白甜……”

    夏诺一副老司机的模样,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然随后他才反应过来,豁然站起身,朝着艾薇消失的方向吼道:“喂!给我回来,我还没吃完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

    周围顿时又是爆出一阵大笑,大伙儿都乐呵呵地看着一脸不爽的夏诺,其实很多人刚才都看出来,蓝发少女刚开始是诚心道歉,后来被夏诺挤兑后就是纯粹演戏报复了,他们都配合着呢,这时候看到夏诺吃瘪,自然笑得是相当开心。

    这几天相处下来,船上三十多个人之间的关系可谓是突飞猛进,毕竟之前共患难过好几次,都是大风大浪里从生死缝隙一起挣脱出来的,不是一路人的话早就留在岛上没跟过来了,他们自然不愿意看到,一位相当优秀的伙伴就此离去。

    “笑笑笑,就知道笑,笑屁啊!”

    半天笑声还没停下,夏诺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然后看向远处的海面,微微皱起眉道:“还有,你们还没告诉我呢,现在到底是在哪儿了?船上的药水又是从哪里来的?”

    “还是我来说吧。”

    一说正事儿,笑声就渐渐收敛了,在船舵边上看热闹的德朗普咧嘴笑着道:“前天我们在一个小岛登陆了,那里是一个中立的商业城镇,岛上有很多药店,我们本来是准备上岸买药的,但结果发现港口那边有海军的军舰,我们就只好绕过去。”

    “然后这时候,我们在岛的另一边不小心撞翻了一个小船,里面就一个人,我们就立马下去把他救上来了,结果那人好像不知道是谁撞的,醒来后对我们感激的不得了,一听说我们缺药的情况后,他就送了好多药品给我们。”

    说到这里,德朗普挠了挠头,似乎也有点羞愧,“虽然都是些很常见的药,但一下子送了那么多,不得不说,那家伙可真是个好人啊……”

    “有很多的药?”夏诺有些无语了,碰上海军军舰不得不绕开就算了,居然还有这么凑巧的事儿,他有些疑惑地道,“所以说那人是什么身份,医生吗?”

    “好像是吧,而且听他一副很自豪的口气,说是给人看病从不收钱的呢,也不知道这样的医生到底医术怎么样……”

    德朗普嘀咕着,然后忽而像是想起了什么,有些惊喜的一拍脑袋道,“哦,我想起来了,那家伙提起过自己的名字,是叫什么Dr·西尔尔克,还是西鲁尔克来着!”
    这种情况下,敖特曼当然要趁着这巨大的优势,尽量的拖延副本时间,以方便搜集大量的装备道具,为以后囤积资源。

    可是这局游戏,从开场的剧情里就不难看出,很明显是出现了一个比他星级更高的角色。

    按照经验来看,这个角色不会是玩家,但敖特曼依旧不敢太高调了。

    这要是一不小心惹到了,他这一局就别想着能搜集道具装备了,肯定是要翻车的。

    而正是因为那个封印状态,导致敖特曼现在才得以进入游戏,对现在副本里的所有状况都是完全不了解的。

    所以,他才愿意在这耐下心来等,等队友来分享情报。

    可现在已经等得够久了,队友却迟迟不来,这让他开始有些烦躁。

    他还不敢主动过去找队友,因为如果他一动,身边的这些动物大军也都会跟着移动,那场面可太引人注目了。

    就在敖特曼正在思考是否还要等下去,或是大胆点主动过去找队友的时候,却突然看见小地图上,代表着队友的小绿点,速度终于开始加快了。

    之前队友虽然也在动,但是速度却是极慢,而现在队友的速度,却是让敖特曼都稍稍有些惊讶了。

    他现在就算是虚弱状态,速度也被削弱了很多,但也是有五星级的,而且龙族在速度上并不是弱项,反而可以算是强项。

    但队友此时的速度,却是能勉强和他不相上下。



    难道这个队友也和他一样?也是达到了五星级的玩家?

    正在敖特曼惊讶的时候,他前方不远处的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黑点。

    这个黑点在视野里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扩大,显然是在飞速接近。

    敖特曼仔细一看,这才发现那黑点便是自己这局游戏里仅剩的一个队友。

    值得注意的是,队友的样子有点奇怪。

    那是个留着到肩膀的长发男子,脸色苍白,像是重病了一样,双眼周围血管凸起,眼睛还放着青色的光。

    看上去有些奇怪,但却不是吓人恐怖的感觉,反倒颇有一股气势在。

    长发男子速度极快,几个眨眼的功夫便已经靠近,但他并未贸然上前,而是先在不远处停了下来。

    “大佬大佬,你好你好。”长发男一边搓着手,一边讪笑着自我介绍,“我就是这局游戏里你仅剩的队友,【马化云】。”

    长发男一开口,瞬间气势全无,反倒显得有一丝猥琐。

    敖特曼一时间不由得愣住了,脸上露出了错愕的表情,几秒后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吐槽了一句:“额,你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啊。”

    话一出口,敖特曼顿时就觉得有些不妥,这个队友的星级他刚刚也看了,只不过是三星而已,想来应该是把技能都点在了移动速度上。

    对于这个队友,敖特曼是有些轻视的,刚刚贸然开口,让他感觉有点跌份。

    念及此处,敖特曼立即恢复了面无表情的样子,一言不发装高手。

    而马化云这边,在听到了敖特曼那句吐槽的话才放下了心,确定了面前的就是队友,同时慢慢的靠近了过去。

    “嘿嘿,希望暴富是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所共同的愿望不是么?”

    马化云讪笑着打了个哈哈,没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停留,而是话锋一转,问起了敖特曼:“话说大佬你这是什么情况啊,为什么这么晚才进入游戏,我们的队友可真是被杀崩了啊。”

    听见这话,敖特曼嘴角扯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冷笑,又似乎是不屑。

    “呵,”他从鼻尖发出了一个音节:“那是因为队友太菜了,当然,也是因为我太强了。”

    说着,敖特曼似乎很随意的展示了一下自己的星级:“就是因为实力高出你们太多,我才被系统针对,只能中途才入场。”

    “是是是,大佬你这样的实力,什么时候上线结果都是一样的嘛,我们就躺好等赢就行了。”马化云脸色丝毫不变,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

    敖特曼嘴角微微向上翘起,他对这个队友的表现很是满意,都快要忍不住竖起大拇指了。

    小伙子,很上道嘛!

    “嗯~对了,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刚刚在做什么?”

    敖特曼轻轻咳嗽了一声,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随口问了一句。

    “为了安全,我先控制了一些丧尸在附近侦查了一下,确认没有危险,我才敢过来的。”马化云笑着指了指不远处地面上的丧尸群说道。

    “你可以控制丧尸?”敖特曼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嗯,我有一个技能可以做到。”马化云点点头,没有透露更多。

    敖特曼也没在意,同样缓缓的点了点头:“不错,很有警惕性。”

    那些丧尸敖特曼也看见了,但是他没当回事,没想到居然是队友操控着的。

    “看来还是有些大意了,这如果是敌方玩家的手段,自己就陷入了被动了,以后要注意些了。”眯着眼睛,敖特曼暗暗想到。

    随后,敖特曼又问了马化云几个问题,对于这个副本目前的信息也掌握了不少。

    尤其是知道了那个比他星级更高的老人角色似乎还并没有出现时,他更加自信了。

    沉吟了一下,敖特曼再度开口道:“我要去一下那边的森林里,你是要跟着来,还是在这里等我。”

    “那边?那已经是一片深山老林了,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吗?”马化云看了看地图,有些不解。

    “我看见那边有点奇怪,想去看看。”

    “呃,你能够看得那么远?”

    “我五星级,目力被强化了很多,虽然看的不是很清晰,但是也隐隐约约看得到一些建筑物。”

    “哦,是这样啊,”马化云露出了焕然大悟的表情,随即又不解的问:“可就算是这样,那又有什么值得特别注意的吗?”

    敖特曼忍不住扶住了额头,叹了口气:“你看看地图,那个地方已经是很边缘的位置了,明明其他地方的地图边缘都是整齐的,那片森林却突兀的挤出去一块,所以我觉得那个地方必然有特殊之处,或许能发现点什么。”

    “啊,是这样啊,那我就不去给大佬你添乱了,我就在这附近等你好了。”马化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你真是纯萌新小白玩家啊,游戏经验这么少吗?算了,反正这局本来就是我一个人的表演局,有没有你都无所谓了。”敖特曼有些无奈的吐槽了一句,说完还摇了摇头。

    然后,他便一转身,摆了摆手,径直向着那片森林快速的飞了过去。

    而就在敖特曼转身离开后不久,原本笑眯眯的马化云缓缓收起了笑容,脸色变得铁青,彻底变了一幅脸色。

    他狠狠的向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Hei!呸!还老玩家呢,装大尾巴狼,装个屁啊!不就是玩的时间长了点吗,玩游戏靠的是天赋,靠的是脑子,不是时间!等着,看我马上就用事实打你的脸!”

    说完,马化云也迅速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飞走。

    而在另一边,通过三只哈士奇的视角,清楚的了解了一切的李言,看着那两个敌方玩家的背影,若有所思的露出了微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