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海贼之疾风剑豪

第467章 海贼女帝    文 / 洛年有知 更新时间: 2020-02-11 18:3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上帝会?”

    听到手持权杖老人说的话后,李侠客微微一愣,旋即明白过来,笑道:“我听说过你们这个组织!在西方国家,有两个势力,一个是上帝会,另一个是魔鬼党,与我们东方的武学门派一个样,听说你们上帝会的头目叫做亚当,自命为神灵之下的第一人。而魔鬼党的老大叫做撒旦,与地狱中的魔王同名。”

    他嘿嘿笑道:“我来西方,本来以为最紧张人应该是魔鬼党的人才是,却没有想到竟然是你们上帝会的成员,啧啧,这就有意思了!”

    李侠客一脸好奇的看向面前的的老者:“你们上帝会到底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才这么防备我的到来?嗯?”

    他说到这里,背脊微微张开,再次握拳于胸,浑身杀意沸腾:“无论如何,今天是你们先动的手,不把你们杀光,如何能显出李某的威风!”

    在他说话之时,身子陡然腾空而起,人在空中挥拳虚虚轰向对面的几十名红衣神官:“再接我一拳!”

    这一拳那是平天九式中的第三招,击地!

    天下之间,若论厚实稳重者,非大地莫属。

    安忍不动,静虑深藏,世间再无比大地更为安稳之事物,李侠客这一招叫做“击地”,便是存了击破大地的念想,虽然名字起的狂妄,但威力也确实十分的巨大。

    平天九式中的第一招开山,只是力道凝聚在一起,如同巨斧长刀一般,力道集中,以点破面,穿透力极强,覆盖面却极小,因此每当李侠客出手杀敌之时,也就只是凌空打爆一两个人而已,而这第三招击地,却力似苍穹圆转广被,一拳打出之后,方圆三丈空间都被他这一拳的劲力笼罩,如同一口无形的大锅,向着面前众人狠狠的扣下!

    手持权杖的白人老者伸开双臂,脑袋后仰,向天发出了快速的祈祷声调:“神说,那不洁的,必须净化!”

    嗡!

    一股巨力凭空生出,撞向李侠客一拳打出的拳风,竟然与他这一拳的力量平分秋色,即便是弱,也没有弱了多少,如此两两抵消,竟然以力破力,破了李侠客这惊天动地的一击。

    不过在李侠客这一拳被破之后,对面手持权杖的老者“哇”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瞬间委顿在地,在其身后的几十名长袍神官,也各自站立不稳,踉跄后退。

    “原来是集合众人之力来抵挡我的力道,虽然有点取巧,但这份本领却是不俗,罗刹门的人都比不过你们!”

    李侠客此时已经看出了对方出手的一点门道,发出一声长啸,人在空中还未落地,忽然右手食中二指并在一起,向着前方猛然一划:“裂海!”

    一道剑气从他指尖发出,化为煌煌闪电,斩向对面的红衣神官。

    那本来气息委顿的老者,不得不再次站起身来,手中权杖往地上猛然一顿,急促的声音从他嘴边响起:“主啊,降罪于他吧,用天雷击杀他吧!”

    轰隆!

    虚空惊雷响起,一道闪电凭空生出,直直打向李侠客的头顶。

    “还能招雷?”

    李侠客更是吃惊,没想到这上帝会的家伙手段还不少,而且跟东方的道术神通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施展的手法与功法的修炼,却是大相径庭,当真是令李侠客眼界大开,果然是不可小看天下英雄,东西方都有能人啊!

    感受到头顶有雷霆来击,李侠客乃是被天雷击打过好几次的人物,早就对天雷失去了敬畏之心,更何况这道雷霆还是对方这红袍神官召出来的,能有多大威力?

    当下并不当成一回事,手指剑气继续前斩,另一只手挥拳上举,轰向天上的落雷。

    轰!

    巨大的响声传来,李侠客一声大喝,身子陡然变化成肉髻螺发的佛陀之像,浑身金光闪烁,电光乱窜,而对面被剑气斩中的五六名神同时寂然不动,随后变成了两片,便是手持权杖的老者,其手中的权杖也被李侠客的剑气分为两段。

    李侠客发出的这一招乃是平天九式中的裂海剑气,是他根据常舒远传给自己的三阳剑气以及自己在武学上的感悟之后,结合自身所学推敲出来的一招剑气法门,这一剑厉害的不是剑气本身的破坏力,而是剑气中所蕴含的武道精神以及剑法中的剑意,若是不能化解他这一招中的剑气精神,那么敌人被他剑气所伤之后,伤口永远就不会愈合,以剑气斩开水面,便是水流都能被他一剑斩断,因此才被称为裂海剑气。

    他这一招剑气发出之后,对面的神官已经减少了一半,而被斩断权杖的金发老者发出一声惊讶之极的怒喝,然后扭头就跑!

    在李侠客惊讶的眼神之中,这老者比春天的兔子跑的都快,一眨眼就跑出了十几丈远。

    李侠客还以为这老者对他们的主很虔诚呢,谁知道死到临头,也是会吓的尿了,屁滚尿流,夹着尾巴狂跑。

    “这老兔子!~”

    李侠客看着远去的红袍老者,忍不住哈哈大笑,取出弓箭来,瞄了瞄,随后开弓如满月,箭出如流星,“嗖”的一声,幻影一闪,便将远处的老者一箭穿心,身子挣扎了几下,随后趴地不动。

    “一直都觉得东方武学高明,却原来这西方的战斗方式也是别有途径啊!”

    李侠客见这老者跌落尘埃之后,收起弓箭,脸上浮现出向往之色:“一个上帝会都有这般的跟领,与他们对立的魔鬼党相信也会有不凡的手段,这次来西方还真的来值了!”

    他这次来到龙虎门这个世界,主要就是想要消化主世界龚满学传授他的儒门修炼心法,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要提升一下自己在武学上的感悟,当然,如果能顺手过一把大侠的瘾头,那就更好。

    如今他在儒门修行中已经有了颇多的感悟,还莫名其妙的学会了一门佛门功法,在武道修行上可谓是顺风顺水,如今最需要的就是对各种武学上的见识了,现在刚刚踏入美国境地,就遭遇到了上帝会的人,还遇到了这种稀奇的攻击方式,顿时就激发了他强烈的兴趣:“这种会稀奇古怪技能的高手,打着才过瘾啊!”
    李侠客在踏入美国领土之前,还从来没有与西方高手交过手,就在前天,他还打杀了上万的墨西哥黑帮人物,但杀的都是毒枭等罪犯,可罪犯并不代表是高手

    虽然这些大毒枭们有着自己的军队,也有着不逊色于政府的兵力,甚至坦克、机关枪等热武器的配备都不逊色政府武装,但这改变不了他们只是寻常人士的事实。

    面对这些墨西哥政府都处理不了的黑帮人物,李侠客在动起手来的时候,却没有多大的难度,也就短短几天时间,便将这些臭名昭著连政府都无可奈何的黑帮组织整个儿给干掉。

    这些黑帮中,固然有一些还算是有点武力值的所谓高手,但在李侠客面前却完全不够看,也都是一招秒的命,也就因为这个原因,李侠客对西方世界颇为失望,同时也感到奇怪。

    在这个世界上,东西方武力值应该一样才对,否则以华夏高手的尿性,就不会有西方国家的存在,一群武学高手早就把白人世界给灭了。

    直到现在,他才见识到了西方世界的真正的高手。

    刚才对他遥遥出手的白人红袍神官,出手的方式极为玄妙,竟然是操纵一股冥冥中的力道从天而降的对李侠客轰击,这股力量在爆发之前毫无半点预兆,待到爆发之时,瞬间便将李侠客锁定,威力巨大,难以躲避,实在是古怪之极,堪称李侠客生平之仅见。

    若是面前的神官内功高深,已经达到了武学宗师之境,他能做大凌空发力,身子将自身劲力曲直如意的操控,李侠客还没有如此惊讶,但是面前这个神官在李侠客的感应之中,内息远远达不到武学宗师的高度,若是跟这个世界的高手相比的话,就连丐帮帮主洪东都大有不如。

    可他的气息不如洪东深厚,出手的威力却是极其了得,比洪东的降龙十八掌的威力都要大,逼得李侠客只能硬碰硬,硬撼这突如其来的一击,最后才投枪杀敌,一枪两命。

    他击杀这一明一暗的两个红袍神官之后,手拄长枪环顾四周,低声喝道:“都出来吧!你们是什么组织的人?本领不错,可惜脑子不行!”

    在一阵诡异的安静之后,四周的山坡或者大树、巨石后面,缓缓冒出了一群人,这些人肤色有黑有白,有身穿红袍的,也有穿黑袍的,也有一身现代服装西装革履的,此时俱都面色严肃,一脸深沉的看着李侠客,有人眼中更是流露出悲伤与恐惧之色。

    他们都知道李侠客厉害,但却没有想到竟然这么厉害,在众人有预谋的合力埋伏之下,竟然还被他一招打杀了两位高阶神官,这等实力已经超出了他们最大的预料。

    为首一名头戴海螺软帽,身穿大红色金丝绣边长袍的白须老者,手持权杖缓缓向前走了几步,碧蓝色的眼眸看向李侠客,轻声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李侠客,你是暗世界的人,为什么要非要在主世界兴风作浪?”

    李侠客哈哈大笑:“暗世界?什么暗世界?老子行不改姓坐不改名,生平不做亏心事,有何事不可对人言?为什么要偷偷摸摸?暗世界?这是你们自封的世界么?”

    他手中长枪斜指天空,一股铁血杀伐的惊人气息瞬间笼罩了方圆几十丈内,尤其是额头血痕发出红艳艳的光来,犹如上古执掌杀伐的神灵在世间行走,充满了一种大威严,令人不敢直视,不自禁的要低下头来。

    感受到李侠客身上的惊人气息,为首的老者脸色大变,陡然张开双臂,声嘶力竭的叫道:“主啊,我念你的名,必有应,我祈求,那邪恶的终将消散,那虚伪的终将无形!”

    随着他的念诵,一道白光从他身上升腾而起,附近的几十名神官模样的人也同时念诵祈祷,脸色浮现出虔诚狂热之色,身上都浮现出莹莹白光,一股神圣的气息从他们身上发出,随后连接在一起,共同对抗来自李侠客身上的威压。

    在几十人的气息连接到了一起时,为首的红袍老者将手中的权杖遥遥点向李侠客胸口:“主说,剥夺你的你的光明,因为光明源于主!”

    一股无形的诡异的力量瞬间包围了李侠客的全身,随后李侠客眼前一黑,视力陡然下降,如在黑夜之中。



    李侠客摇了摇脑袋,天河真气运转开来,头顶精气冲击而下,瞬间便将体内的诡异力道冲散,视力顷刻间恢复清明。

    但虽然将这股力道打散,李侠客却更为好奇,他还从未见过争斗的方式,在他的经历中,与人交手,凭借的就是武力值的高低,功力的深浅,以及战斗经验的丰富与否,反正最后拼的就是自身的修为。

    但是这些神官的攻击方式却是很奇怪,修炼的方式也很奇怪,他们好像修炼的是一种精神秘法,以精神来激发躯体的力量,反过来又以躯体来巩固精神,出手的方式更是奇怪,居然能调动自然的力量,来对敌人进行攻击,这里面已经有了一点规则的意味在其中,很是玄妙。

    刚才那手持权杖的神官指向李侠客的时候,李侠客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一股力量,尤为奇妙的是,这股力量竟然不是来自外界,而是来自自己体内,似乎自己体内一直潜藏的一股力量被这神官唤醒,而且还能被他所用,因此才能将李侠客的视力封住。

    感受到这种古怪的力量,李侠客又惊又喜:“天下竟然还有这种战斗方式?果然东方有高手,西方也有高人啊!”

    他哈哈大笑,见猎心喜之下,舍不得把这些人杀死,当即收了龙牙枪,握拳在手,猛然前轰:“接我一拳!开山式!”

    轰!

    他这一拳打出,整个虚空都被打爆,拳头还未及身,无形的气浪便将一群神官呼吸不畅,身体后仰,有的人帽子都被气浪掀飞,同时还有几人却是低头前伏,不自禁的低头。还有的人却向一侧后退。

    李侠客这一拳打出,竟然包含了前推后拉左右撕扯好几种力道,只是一拳,便将这些合在一起的神官硬生生的给的散乱起来。

    手持权杖的老者再次举起权杖,高声喊叫:“抽掉你的肋骨,那是神的手笔!”

    李侠客浑身真气陡然一乱,左肋忽然痛了起来,右手一拳便没能尽力打出,可即便如此,前面几个神官依旧承受不住,被他当场打爆了两个,余波之下,旁边几个也成了滚地葫芦。

    李侠客收拳后退,气息流转之下,左肋的疼痛登时消失,他愈发的惊喜:“这手段有意思啊!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要是作恶不多的话,我可以考虑不杀你们,但是你们的修行之法得让我看一下!”

    他看着手持权诈的老者,大声赞叹:“了不起!实在是了不起!到底是谁创出的这这种修炼法门?”

    那手持权诈的老者见自己这连番的出手,李侠客竟然浑然无事,忍不住惊骇欲绝,往日他只要以主的名义出手惩罚罪人,从来就没有用过第二招,却没有想到,对李侠客却丝毫不起作用,他惊讶之情,可想而知。

    现在听到李侠客的询问,当下毫不犹豫道:“这是主传下的苦修之术,李侠客,即便是我们上帝会被你杀绝,我的神术也不会告知你这个来自东方的魔鬼!”
    李侠客虽然为人狂傲目无余子,但他这种狂是建立在自己武力基础上的狂傲,而且并不是没有极限的骄傲自大,他毕竟还有敬畏之心。

    就像他自创的平天九式,只起了一个“平天”,而不是什么“破天”“战天”“惊天”“翻天”等名号,他此时毕竟还生存在苍穹之下,以天地为存身之本,身在天地竟然还要破天、翻天,那未免也太过好笑,自不量力到了极点。

    但是这个世界里,却是有很多教派无法无天,什么名号都敢起,什么名字都敢叫,尤其是这泰国的通天教,狂言通天,连门中高手都以上古金仙的名字做代号,可谓是狂傲到了极点,连李侠客都得甘拜下风。

    “嘿嘿,弹丸小国,井底之蛙,一个比一个狂,连原始门、通天教都敢应承,你们也能受得起?连罗刹门也只敢叫‘罗刹’二字,你们还不如罗刹门,口气却比罗刹门还要狂,当真是可笑之至!”

    李侠客将通天教上下全都打服之后,这次转身离去:“日后谁再敢大言不惭的叫什么通天、原始、太上老君的,老子见一个打一个!”

    通天教主铁万豪等人面面相觑,这才知道自己等人到底怎么招惹了李侠客。

    “做人果然不能太狂傲啊,出头的椽子先烂,古人诚不欺我!”

    在李侠客走后,铁万豪看着死去的一批教内元老,忍不住老泪纵横:≤有这般下场?”

    他吩咐左右道:“日后咱们通天教改改名字吧,嗯,教内人员也不要以神仙命名了,免得日后再招惹出什么是非来!”

    也就从此以后,整个泰国的黑道势力都是一蹶不振,便是通天教也改名为自然门,再也不敢狂言通天。门中弟子也都收了狂傲之气,开始遵守起了新门规。

    且说李侠客那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在整个东南亚走了一遍,一路行来,当真是如同虎趟羊群一般,无人能是他一招之敌。

    最后更是直接杀往澳洲,干翻一切不服,所过之处血流漂杵,每离开一个国家的时候,都会被该国定为危险通缉犯,对他进行全球通缉,只是胆敢真的捉拿李侠客的人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

    待到他从澳洲走了一遍之后,亚洲与欧美诸国的高手们,都变得忐忑不安起来,所有人都知道,李侠客下一步将要挑战或者说打死的人,便是亚洲与欧美的高手了,至于黑非洲?根本就不予考虑,这个大洲根本就没有成气候的高手与世界排名的组织,估计李侠客根本就懒得去非洲,怕丢人。

    “李先生,这里是美国,还请您遵守我们的法律,我们严肃的警告你,我们国家反对一切暴力行为,更反对无辜杀戮,对所有的暴力屠夫都给予最严厉的谴责!”

    这一日,李侠客在灭杀墨西哥几万黑帮成员之后,刚踏进美国国境时,便有一群人迎了过来,为首之人一脸正气:“我们反对一切偷渡入境的行为,您是我们国家最不受欢迎的人,还请您离开这个和平的国土!”

    “和平的国土?”

    李侠客哈哈大笑:“这个国家每年因为枪击、斗殴、吸毒、性、死去的有多少?你们挑起的战争又有多少?”

    他说话间,伸手虚推,将面前的白人男子轻轻推开:“不要试图阻止一名修炼提升的武者,尤其是像我这样的人!”

    为首男子被他虚虚一推,毫无还手之力的便被推的凌空飞起,一直飞出五六丈之后,方才踉跄倒地,落地后一脸骇然之色:“李侠客,连你们国家都不敢在我们这里乱来,你想要挑起战争么?”

    李侠客哑然失笑:“我就是把你们全都当场打死,再打死几万人,这场战争也不会爆发!我只是挑战武道高手,这是武林中的事情,关你们政府鸟事!”

    只凭对面这男子说话的语气,李侠客便已经猜出了对方的身份,一般人根本就不会有这种语气,只有政府人员才会有这种官方的说法。

    “哗啦!”

    后面一群人见李侠客竟然对他们的长官出手,几乎是不约而同的掏出枪支,对准了李侠客,不远处的大车里更是探出了一根根粗大的枪管,在更远处的军用卡车上,还有不少人正扛着火箭筒,瞄准了李侠客所在的位置。

    “你们这是铁了心要招惹我么?”

    李侠客脸色转冷,陡然一声暴喝:“滚!”

    轰!

    随着他的一声暴喝,整个地面都如同波浪一般起伏起来,现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全都被震翻在地大口吐血,瞬间昏迷。就连在远处的一帮人,也都神情呆滞,被李侠客灌注了精神力量的一声断喝,震的精神与肉身脱离,进入了错乱状态。

    “是谁给了你们这么大的胆子,敢对我出手?”

    将这些人震翻之后,李侠客嘿嘿冷笑,懒得杀他们,迈步向前走去。

    也就在他刚刚迈步之时,在远处的一个山坡之上,忽然隐隐传来一道声音:“主说,要有光!”

    轰!

    一股庞然大力陡然从虚空之中落下,直直打向李侠客头顶,还未及体,已经将地面压出了一个大坑。



    李侠客哈哈大笑,浑身战意勃发,龙牙大枪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整杆长枪化为吞吐扭曲不断改变形状的闪电,向天上落下的这一道劲气打去。

    轰!

    强猛的气流轰然爆散开来,李侠客一枪击出,破了这凌空压向自己的劲气,身子陡然一个闪动,倏然上窜,手中长枪如同一杆标枪一般被他投了出去,直奔远处站立在山坡上的一名红袍金发的老者。

    “神说,不可违逆神的旨意!”

    那名红袍神官咏叹调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手掌迎向李侠客投来的长枪:“束缚!”

    噗!

    就在他手掌与长枪相接之时,这杆龙牙枪身所蕴含的劲气轰然爆发,瞬间粉碎了他的手掌,余势不绝之下,穿过了他的胸膛,破背飞出,飞向一株大树。

    砰!

    大树被长枪洞穿,一名红衣神官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跌飞了出来,整个人陡然爆散成了一团血雾。

    下一刻,飞出的长枪无声无息的消失,再次出现在了李侠客手中。

    他一脸惊奇的看向远处的两个神官:“这本领不错啊!还能远程攻击!你们是什么人?”


    听到李侠客说的话后,管家一脸的难以置信,声音都颤了:“先生,现在日本政府已经对我们中国有意见了,您已经成了日本国家在全世界通缉的要犯,本来就令我们感到很为难,您在这个时候还要……还要……”,他本来想说“还要惹是生非”等事情,但畏惧李侠客的威严,因此一时间不敢说出来。

    李侠客察言观色,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哈哈笑道:“好了,我不让你们为难了,明天我就离开香江,省的你们睡觉都睡不好。”

    管家干笑道:“还请先生理解我们一下,其实我们现在也很难做,日本政府要我们交出你来,我们自然是不会同意的,可是您做的事情实在太大,搞的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你做的这些事情,现在整个世界都快要沸腾了,政府面对您这样的高手,其实非常为难,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

    李侠客摇头笑道:“那是因为我不怕炸弹,还会飞,不然的话,你们想要处理一般的武学高手还不容易?只有面对你们奈何不了的高手,你们才会感到为难。”

    管家干笑了几声,不敢多说。

    李侠客乃是帝王之尊,对于政府的态度自然了解的很,面对像李侠客这种超出了常理的武道高手,政府肯定会感到很矛盾,这种绝世高手根本就不受政府控制,就像一颗定时炸弹,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忽然爆开,也不知道他到底会做出什么难以控制的举动。

    对于政府部门而言,这种超出人间力量的武者,足以令所有统治者食不甘味了,即便你表现的对自己的国家非常具有倾向性,但照样也会令统治者不喜。

    任何一个统治者都不会喜欢一个不受控制的高手,就连李侠客自己,扪心自问的话,如果他做皇帝的话,他也不会喜欢一个控制不住地角色,除非能保证这个角色不对自己产生威胁,否则他心中也会不舒服。

    因此他很理解如今香江政府的难处,也知道这个世界对他们这些高手的态度。

    见管家一脸尴尬,李侠客嘿嘿笑了几声,也不再多说,屏退管家之后,独坐屋内,开始一点点的调息,同时内省自身。

    自从他飞空悟道之后,便发现自身的真气运转越来越快,身子似乎也越来越轻,整个人轻飘飘的如同一个气球,好像随时就能飘到天空一般。

    而当他运起脑海中那尊大佛传给的佛门心法时,整个人的形象将会发生很大的改变,肉髻螺发,俨然佛祖菩萨,果然是佛门大德高人。

    而运转起儒门心法之时,所有的异象便全都消失,返本还源,还是原来他原来的模样,除了内心一道血痕与众不同之外,再也没有了什么超出正常人的外在表现。

    “果然还是儒门心法最为适合世俗之人修炼,子不语怪力乱神,嘿嘿,果然不会将武力值形之于外,这才叫做人。”

    将发生在自身上的变化以及新近学来的心法完全熟悉之后,李侠客轻声叹了口气:“我这一身所学,威力最大的功法都是前人所创,虽然前人一个个都是了不起的存在,终我一生也未必能超过,但无论如何,与人交手,还得有自己的东西才是。万一日后与佛道门徒对上了,我如何与他们动手?以道门所传打道门弟子,或者以佛门功法胜佛门传人,这未免也有点对不住向我传法之人!最好还是能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武学功法,到时候也省的束手束脚!”

    他本就是宗师高手,而其早已经自创了几套功法,无论是平天九式,还是刚创出的三十六招枪法,都是他一生所学的体现与总结。

    在与人对敌的同时,他也能总结自己这些功法的不足,全面提高自己对所学所用的认知。

    在别墅内静坐一夜之后,李侠客霍然睁眼,迈步走出大门,跨过街道楼层,片刻后,便已经离开了香江,踏波而去。

    当别墅内的管家将李侠客要挑战全世界的打算传出去之后,整个武林高手都是又惊又怒又是惶恐,惊的是李侠客早已经在日本摧毁罗刹门一战中显露了绝顶高手的风采,天下无不震动,怒的是,大家与李侠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李侠客却上来就跟他们分生死,上来就要挑他们的场子,这令他们如何不怒?

    但更多的则是惶恐,当初罗刹门威震亚洲,在全球都是数一数二的黑道大派,却被李侠客一个人给挑了,可见李侠客厉害到了什么地步,现在他竟然要挑战全世界,还要诛杀黑道高手,这令整个黑道上有名有姓的大人物都感到心惊肉跳,不知如何面对。

    在李侠客离开香江之后,第一站到达的便是泰国,登时惊动了泰国无数高手,泰国原始门首当其冲,门主蚩尤,被李侠客一拳轰杀,其余成员死的死,逃的逃,只是一天之间,偌大的原始门便分崩离析,烟消云散。

    随后便是泰国的广法堂,李侠客携击杀原始门高手之煞气,又只是一拳,将广法堂的堂主白无涯以及两大护法当场轰杀,只有少堂主白俊不在堂内,幸免于难,其余高手基本上全都被杀。

    在灭掉广法堂之后,李侠客脚步不停,直奔泰国最大的教派通天教。

    通天教教主老天尊铁万豪亲自出战,李侠客见他年迈,作恶不多,饶了他一命,只是斩断一臂以作惩罚,但是对于他门下教众却甄别好坏,该杀的杀,毫不手软,最后更是逼着通天教改名,尤其是这通天教内的教徒,竟然真的按照封神榜中的神话人物来起名,这些成员的名字也真敢起,有叫广成子的,也有叫姜太公的,连叫闻太师的都有。

    李侠客听着这些人的名字就来气,觉得他们这些人是对神话人物的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们当真是好大的胆子,连这等名字都敢取,真把自己当成了万劫不灭大罗金仙不成?”

    将通天教的一应高手击杀几名之后,李侠客看向被斩断一根手臂的铁万豪:“你还通天教主?你通天?你通的什么天?你真以为你是开天辟地的大教主么?”

    他嘿嘿笑道:“这通天二字,别说你们,我都不敢应承!别说是我,便是比我强多少倍的高手,又有哪一个敢说自己能通天?就你们这点本领,也敢说通天?通马桶还差不多!”
    罗刹门乃是这个世界最大的黑道门派之一,能与罗刹门抗衡的也只有韩国的白莲教而已,但是一直到现在为止,白莲教虽然能够与罗刹门抗衡,但毕竟还是稍低一筹,就整个亚洲而言,罗刹门说是第一黑道势力也不为过。

    但是黑道归黑道,也就只能在地下称雄,要是跟中国大陆境内的武学门派相比,比如少林、武当、峨眉等武学大派,这罗刹门还不够瞧。

    单只是武当派的一两个叛徒,便足以在江湖上搅动一番风云了,更不用说这个世界武力值最高的两个人也都是武学大派出身,一个是活了三百多年的空我和尚,还有一个就是出身武当的天下无敌小剑仙老祖宗练斌,这两个才是真正的绝顶人物,都是中国大陆出来的真正高手。

    可是不管怎么说,罗刹门的老门主西城望毕竟是一名真正的武道高手,生平少有敌手,只是与天下无敌交手时,被其在额头留下了一道永难磨灭的印痕。

    现在他被李侠客一击打死,在武林中引发的震动可想而知。非但日本高手人人自危,就算是全世界的高手也都惊骇莫名。

    之前李侠客在香江杀人无算,被武林中人视为一个大魔头,为此还有不少人香江别墅向他挑战,虽然向李侠客挑战的人几乎没有一个活口留存,但是大家对他却也并不是十分的畏惧,很多人都觉的李侠客之所以如此猖狂,那是没有遇到真正的高手,否则的话,只要这些高手中随便一个出手,那就没有李侠客猖狂的份了。

    但是这一次,李侠客飞空杀人,单枪匹马将日本的整个空军防卫部队给挑了,硬撼导弹而不死,最后更杀到东京,将老邪神西城望一击打死,这一系列的事情发生后,大家这才知道了李侠客到底达到了什么地步。

    也就在李侠客打杀了西城望之后,在一座深山的草庐之中,一名白发老者缓缓睁开了细长的眼睛,从草庐之内慢慢走出,看向日本东京城的方向,脸上露出诧异之色:“咦?这是哪家的高手?”

    在他的草庐前面有一块空地,空地上摆着一块青色巨石,而在这巨石之上,正插着一柄又细又长的古朴长剑,这把长剑连剑带这剑鞘,全都插入了青石之中,就如从石头里长出来一般,古色古香,透着一股子奇妙的道韵与隐隐的邪气。

    此时这把长剑正在不住颤鸣,声音凄厉之极,似乎正在为失去的同类哀伤痛痛苦。

    “竟敢连西城望的火云剑都打碎了?”

    见青石上的长剑凄厉长鸣,这白发老者愈发的惊奇:“好刚猛的手段,连神兵都能打碎,就不知他手中的兵器又是什么。”

    他负手而立,身子慢慢腾空,两只眼睛越来越亮,浑身战意勃发:“这种高手,世上可是不多了啊!”

    而与此同时,在内陆一座不起眼的小城中,一名身穿百纳服的白眉老僧正在街上缓缓行走,李侠客打杀西城望之时,这老僧脖颈上悬挂的一百零络之上,引发的轰动可想而知。

    只是一天之间,“有绝世大魔降临人间”的说法甚嚣尘上,震惊了无数人。

     李侠客对这些却不管不顾,回到香江别墅之后,吩咐一脸诚惶诚恐的管家道:“你给大家伙通知一下,就说从下月开始,我要周游全球,会一会天下所有的高手,特别是黑道上作恶多端之徒,到时候要么他们打死我,要么我把他们全都干掉!”
    当西城望感叹李侠客气势磅礴之时,正扛枪而行的李侠客心有所感之下,也扭头看向东京城的城郊之外,似乎是隔着几十里地,隔着重重高楼大厦,李侠客依旧能够“看”到西城望的具体情况,甚至连西城望的身高相貌都在他的心湖中映照出来。

    而相比李侠客,西城望能感应到的,就只有李侠客的惊天杀气与庞然气息。

    李侠客在大街之上大踏步前行,看着步伐不快,实则速度快到了极点,每走一步,身上的杀气便凝实一分,手中长枪之上淡蓝色的光华不住流转,枪尖上劲气不断吞吐伸缩,发出“嗤嗤”的响声。

    他到拖着的枪尖随着他的前行开始缓缓向上提起,每迈出一步,枪尖上光芒便闪烁一次,待到他穿过大半个城市之后,枪尖已经完全提起,宁而不发,手中握着的长枪已经不再是一根长枪的模样,而是一道不断变换似乎随时都能破空而飞的雷电飞蛇,蕴含着似乎能让整个世界破灭的力量!

    而在他手中大枪将气势凝聚到最巅峰之时,恰恰是他到达罗刹门之时,枪尖对准的便是站在罗刹门大门处的西城望。

    此时的西城望站在门口,状若魔神,满头长发无风自动,犹如狂风中不断挣扎的杂草,在其头顶,正有一大片血色红云凝聚在半空,一股极其惨烈的杀伐之气,便从这红云之中散发出来,这红云中的杀气与西城望身上散发的杀气相结合,登时形成了一股血色龙卷风,在罗刹门大门前呼呼作响,而就在龙卷风达到最猛烈之时,李侠客也正好提枪到了西城望面前。

    “西城望!”

     李侠客提枪在手,看向西城望,哈哈大笑:“有点意思!”

    西城望身处血色龙卷风中,须发皆赤,双目如同两盏血色明灯,极其冷酷的看向李侠客,淡淡道:“李侠客!”

    “正是李某!”

    李侠客手中长枪轰然一震,犹如手中一道蜿蜒游动的雷霆陡然炸开,直奔西城望胸口。

    西城望仰天长啸,空空的双手中忽然多了一把赤色长剑,这长剑出现之后,漫天红云连同围绕他疯狂旋转的血色龙卷风,全都在一瞬间被这把长剑吸入剑身之内,随后正把长剑化为一道血色雷霆,斩向李侠客刺来的长枪。

    轰!

    龙牙长枪的枪尖正好对上了血色长剑的剑尖,发出一声极其沉闷的响声,李侠客一枪刺出,身子倏然后退,手中长枪如同灵蛇一般蜿蜒游动,发出嗡嗡的震颤之声。他身子在后退出十几丈后,转身便走,更不回头。

    西城望手持长剑,须发皆张,站在原地一步都不曾后退,双目圆睁,一动不动。

    待到李侠客后退转身之时,西城望方才轻声问道:“这是什么枪法?”

    李侠客重又将大枪抗在肩头,背对着西城望大步而行,道:“这是我自学枪以来,创出的一路枪法,共有三十六招,这一招叫做千层浪!”

    西城望点了点头:“不错!一枪刺来,蕴含的力道犹如怒海生波,层层叠叠,我只抵挡住第三十三波冲击便承受不住,嘿嘿,你这一招之内真的有千层力道么?”

    李侠客边走边道:“没那么多,只有九十九层而已,若是有人能挡得住我这九十九层力道的连番冲击,那么再加几波力道其实也没什么用!”

    西城望抬头望天,沉声道:“说的也是!只是不知这个世界还有没有人能抵挡住你这一招的威力,可惜啊,我已经看不到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手中的血色长剑忽然寸寸断裂,整个人轰然倒地,再无丝毫气息。

    在他身后,方圆十几亩地的罗刹门爆散成万千粉末,庭院巨石,小桥流水,连同里面的几百口罗刹门的门人,全都被一股巨力震成齑粉。

    李侠客并不转身,取出随身的酒葫芦灌了几口烈酒,叫道:“好酒!好酒!”

    也不知他说的是酒好还是西城望的功夫好。

    传承千载的罗刹门,如今被他一枪夷为平地。

    在西城望身死之时,正在某一个隐秘所在闭关的火云邪神西城勇在密室里霍然睁开了眼睛,随后缓缓起身,眼中神色复杂:“好霸道的功法!”

     当感受到这轰然爆发的惨烈气息时,西城勇便已经知道了父亲西城望的下场,若是西城望获胜的话,火云神功的气息必然大涨,但是如今却是急剧衰落,甚至完全消失不见,这代表着西城望已然在不存于世间了。

    西城望是西城勇的父亲,也是罗刹门的老门主,在感受到西城望的气息消失之后,西城勇脸上难以自禁的流露出悲伤之色,西城望毕竟是他的父亲,虽然这个父亲只是西城勇的养父,但毕竟父子情深,西城望抚养了西城勇这么多年,感情自然是有的,如今西城望被李侠客打死,西城勇自然伤心。

    但即便是再伤心,他也不能出头为李侠客报仇,在李侠客展露出自身的杀气之后,几乎整个日本的所有高手,都知道了李侠客的可怕,尤其是刚才与西城望交手时爆发出来的绝强气息,更是震动了无数高手的心灵。

    到了这个时候,这些高手才终于明白,到底什么才是真正强者的气息,之前神武家族的神武英明兄弟,以及西城家的西城望父子,每一个都是人中龙凤,气息盖压当世,率领罗刹门威震整个亚洲,只有白莲教的东方家族敢于抗衡。

    可如今这威震亚洲的老邪神在面对李侠客这个恶人时,竟然有萤火相比皓月,双方简直没有可比性,只是一招,便即分了生死,这让无数人心惊肉跳,人人自危,便是西城勇都不敢站出来为老父报仇。

    在一击杀死西城望之后,李侠客本想将整个日本的黑帮全都清扫了一遍,转念一想:“这个国家人的安危关我屁事!黑社会越猖獗越好,狗咬狗,一嘴毛!何必如此多事?灭了罗刹门,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别的暂时不做考虑。嗯,也不对,既然这个世界有江湖,那就得有武林盟主,现在我来了,这个武林盟主舍我其谁?嘿嘿,以盟主的身份,获得一点高能武器拿回主世界对敌,想来应该会有趣!”
    夏诺下意识地抓住了对方丢过来的剑。

    他拇指向上一挑,金毘罗的刃身弹射出半截,在华丽吊灯的光辉下,闪烁着森然冷光,质感坚硬,触摸上去仿若万年寒冰。

    “好刀。”

    夏诺不由真心称赞了一句,桃兔的这柄佩剑,即便不如无上大快刀十二工,但在大快刀里也绝对算是前列了。

    除了鹰眼的黑刀夜,与自己的岚切之外,这绝对算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所见到最好的刀剑之一。

    “也罢。”

    既然对方都认真成这样了,夏诺也不再继续调侃,取过岚切递了过去:



    桃兔脸上露出惊喜,连忙接过,低头细细打量起来。

    这是一柄纤细而精致的长剑,剑柄上镂刻着风云交绘的纹路,而当她从鞘中缓缓拔出剑的刹那,淡淡的寒气骤然升腾而起,使得整个会议室的温度,在此刻都仿若都下降了一些。

    “……”

    巴索罗米熊也不由多望了一眼这柄剑,他虽然不是剑豪,但依旧能感受到这柄剑刃的强大之处。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感觉这柄剑与夏诺之间,隐隐有着一股气息相连,仿佛随时会爆发出无穷尽的恐怖力量。

    而克洛克达尔虽然沉默着没说什么,但从他眉梢却是隐晦地皱起,显然心中对夏诺的忌惮又上了一层楼。

    “这才是不得了的剑刃啊……”

    桃兔痴迷地来回抚摸着手中的剑刃,直到夏诺投来了有些古怪的目光,她才猛然惊醒,有些依依不舍地将岚切归入鞘中,还给了夏诺。

    “这应该也是无上大快刀级别的名刀吧?”

    桃兔接回自己的金毘罗,喃喃了一句后,又忍不住问道:“风之岚切……这么一柄好剑,怎么之前从未听说过?”

    “大海广阔,你们海军也不是什么信息都能掌握的一清二楚。”

    “这倒也是。”桃兔也没争辩,微微颔首。

    “还有,桃兔中将。”

    夏诺抿了口红酒,放下杯子后,瞥了眼桃兔平静开口:

    “虽然你表现出来的像是个剑痴,但你能主动积极到这个份上,恐怕背后也少不了你们元帅的指示吧?”

    自从他这几年在新世界闯出的名头越来越响亮后,海军本部就明显对他越来越不放心,生怕自己哪一天主动把屁股从七武海的位子上挪开了,因此一直没少布置力量搜集他的情报。

    作为剑豪,在各种战斗中表现亮眼的岚切,自然是情报探查的重中之重。

    然而,由于他素来剑不离身的缘故,海军到现在都对自己佩剑的具体信息一无所知,此刻好不容易把他等来了本部,有“智将”称号的战国,定下这种谋算倒也并不让人意外。

    “有这回事吗?”

    桃兔微微一怔后,便莞尔一笑,伸出食指丝毫不以为意地晃了晃:“喂喂喂,这种事情可不能乱猜哦,没事赖到元帅头上,回头他追责下来,我一个小小的中将可担当不起呢。”

    我信你才有鬼了。

    夏诺撇撇嘴,也懒得多追问什么,而正当他又重新拿起刀叉,准备继续进餐的时候,落地窗外忽然传来了大喇叭的广播声:

    “马林梵多港口通报,女帝波雅·汉库克殿下,已经抵达本部。”

    “重复。”

    “王七武海,女帝波雅·汉库克殿下,已经抵达本部”

    ……

    广播语音落下的刹那,整个大会议室内顿时一片哗然。

    哗然的自然不是夏诺这些七武海大佬,而是守候在墙壁两侧以及门口的海军们。

    “喂喂喂,女帝终于来了诶!”

    “终于等到了,如果没记错的话,这可是近几年来对方头一回来参加七武海会议吧?”

    “听说这次还是火烧山中将亲自带舰队去无风带接引的,果然成功了啊……”

    ……

    这些海军至少都是少尉军衔的精锐力量,平时纪律性极强,但此刻一个个面色激动亢奋,竟然完全忘却了自己身处的场合,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止。

    海贼女帝的魅力,由此可见一斑。

    “真是丢脸……”

    见到属下们乱哄哄的模样,桃兔的俏脸骤然冰寒下来,猛然一拍桌面,从鼻子中发出一声森然冷哼。

    “给老娘安静!一个个的像什么样子!”

    整个大会议室骤然陷入一片寂静,周围的海军校尉们都憋住了声音,但已经涨到通红的面庞,还是能看出他们抑制不住的兴奋。

    “还有广播通报?”夏诺瞅了眼桃兔,呵呵笑了笑,“怎么,这是一国女帝的独有待遇么?”

    “每个七武海都有这个待遇。”

    桃兔哼了声,“在你之前到的几位都是这样,而你要不是擅自从高空闯入的话,本部同样会给尽面子排场。”

    “唔,那个女人,已经上岸了啊……”

    克洛克达尔这时候倒是已经起身,踱着步子来到床边,惬意地又点起了一根雪茄。

    他一边抽着,一边望向下方的广场,嘴角微微勾起一抹弧度:“呵,有些年没见过了,果然魅力越发惊人了……”

    “嘁,一群靠不住的臭男人……”

    桃兔鄙夷地看了眼克洛克达尔,旋即冷哼着推开挡在前面的椅子,大步流星地走到落地窗前:

    “我倒要看看,那个波雅汉库克,究竟能不能当得起世界第一美人的称……我的天!”

    未说到一半,她就不由掩口发出了一声惊呼,打断了自己的话,而当夏诺扭头望去时,发现桃兔那清丽的脸颊上,已经腾起了一片羞怯的红晕。

    “太……太美了……”

    桃兔再度开口时,已经变得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清楚了,她捂着自己的胸口,隔着好几层衣服都能感觉到心脏的跳动:

    “仅,仅仅是隔着那么远的距离,朝这边抬头望了一眼,我,我居然就……”

    有那么夸张吗?

    这下连夏诺也不由目光一闪,心生几分惊异了,他是知道汉库克的魅力指数远非常人能所抵御的,甚至连女性也不例外。

    但桃兔好歹也是海军本部中将,不出几年就要成为大将替补的存在,居然也能这么快沦陷进去?

    他脸上带着好奇,与甚平对视一眼后,同时起身来到了落地窗前,借着夜空中刚刚升起不久的圆月,向着下方俯望而去。

    半月形的海港内,停靠着一艘九蛇海贼团的船,而自码头的靠岸处,一直到广场的前端,被宽阔华美的红色地毯所连接。

    “女帝,女帝!”

    “汉库克!!”

    ……

    两侧人山人海,挤满了前来围观的海军士兵,他们像是追星的迷弟迷妹一样,疯狂地呐喊着。

    而在地毯正中央,一道窈窕绝美的身影,在月光中抬起头来,露出了一张平静而冷傲的绝美面容。

    并在此时,与夏诺投来的目光,恰好对视在了一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