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游戏·竞技 > 我总是被谋杀

第047章 浴室    文 / 黄金三章 更新时间: 2020-02-08 23:42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康大下一场比赛的对手是马奎特大学。

    这是双方赛季的第二次交手,也是最后一次。

    和上次不同的是,这一次比赛是在马奎特大学的主场进行。

    沃克依旧随队前往,他看起来已经不一瘸一拐了,不过拉伤本身就要靠养,他距离复出仍有小半个月时间。

    沃克打不了,而且康大刚刚遭遇了一波三连败,对马奎特大学来说,这是他们一次绝佳的复仇机会。

    而且这场比赛的胜负对马奎特大学也很关键,如果他们能够拿下,就会从联盟第袋。

    康大率先得分。

    “你在干什么?!盖他!你忘了之前的事情了?”巴特勒回头冲阿伦吼道,他显然对阿伦刚才这球的防守很不满,要知道刚才得分的不是沃克而是内皮尔。

    阿伦被吼了一句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马奎特大学的进攻,巴特勒持球被唐天盯防,他没强攻,看到阿伦在高位有机会,甩手把球传过去。

    阿伦接球之后靠了一下奥瑞阿奇,转身之后的中距离跳投。



    “唰!”

    阿伦的中距离投进,也为马奎特大学拿下第一分。

    巴特勒主动过去伸手,用力的和他拍了一掌。



    他的精神属性的确高,阿伦整个状态都被他调动起来。

    “没事,贴的再紧一点就行。”康大这边,唐天则是对奥瑞阿奇说道。

    奥瑞阿奇点点头。

    内皮尔持球推进到前场,同样的战术,不过这一次阿伦补防的很到位,他没机会又把球运回到三分线外。

    35秒的进攻时间过半,他伸手招呼队友打新战术。

    唐天开始借史密斯的挡拆跑底角三分。

    之前打乔治城7投轰下21分之后,唐天的空位三分已经被对手重点盯防,这会儿不止是对方的前锋紧跟着他,巴特勒也出现在内皮尔和他之间,切断了传球路线。

    康大的战术被针对,不过唐天牵制走了马奎特大学的防守注意力之后,兰姆在另外一侧四十五度角有机会。

    内皮尔甩手的传球。

    兰姆得到一次非常不错的空位三分机会,他接球后没犹豫,直接出手。

    “砰!”

    球投的有点重,砸到篮筐后沿高高弹起。

    他还是没能把球投进。

    “失败了?”奥利看到这幕不由得心一跳。

    就在这时,奥瑞阿奇发挥他的身高优势,在阿伦头顶摘下进攻篮板。

    一道身影从外线直冲向内线。

    是兰姆。

    他投丢之后就已经往里冲了。

    奥瑞阿奇看到之后甩手把球传去,兰姆接球,迎着阿伦的防守出手。

    阿伦这时候奋力的封盖,他的防守态度明显比前面防内皮尔的时候要好。

    他的臂展很出色,完全罩住了兰姆的出手角度。

    不过兰姆这时候展现了他的天赋,空中一个小拉杆躲闪,躲开阿伦之后再出手。

    “啪!”

    阿伦的封盖打在兰姆的手上,身体没收住,直接把兰姆给撞翻倒地。

    场边的裁判响哨,示意阿伦的防守犯规。

    “砰!”

    兰姆出手的球砸到篮板,反弹了一下之后滚入网袋。

    球,进了。

    这是一个2+1!
    休息了两天之后,康大坐镇主场迎战圣母大学。

    球队之前在十连胜期间血虐了对手,对康大来说,这也是他们振奋士气的一次大好机会。

    不过兰姆又一次让康大的球迷失望了。

    他全场完全迷失,15投3中只得到8分,被对方中锋连着盖了两次,还出现运球出界这种低级失误。

    最终康大以53比56惜败给对手,惨遭3连败。

    连续的失利也让他们从第二的位置直接掉到了第四,眼看着就要掉出上半区了。

    第二天的训练课,谁也没说话,就是沃克,也按照和唐天的约定,在场边坐着没笑。

    气氛格外的压抑,那团原本已经散去的乌云,又开始笼罩在康大球馆的上空。

    “杰里米,来,单打我,让我看看你特么到底是怎么了!”唐天突然冲着兰姆大声喊道。

    这一下喊得很突然,在训练的其他队员全都愣住了,包括兰姆。

    奥利看到唐天突然的举动想起身制止,被卡洪给拦下来了。

    唐天在他的认识里一直都是个稳重的球员,这突然的爆发让他有些好奇。

    同时,他也对兰姆有些意见,NCAA虽然不如NBA,但也是看实力说话的,如果天赋兑现不出来,那就只能靠边站,把机会让给别人了。

    “出来,来,单打我!”唐天这时候站到半场,对着兰姆大喊道。

    “别告诉我你现在连单打我的勇气都特么没有了,那你就真的承认你自己是个孬种了。”看到兰姆没反应,唐天继续喊道。

    其他队友都不自觉地倒吸一口凉气,唐天这有点直接,也有点粗暴啊。

    兰姆走了过去。

    看到兰姆过来了,唐天心里面稍微舒服了一点。

    要是这都喊不过来的话,那兰姆就真的可能连天天泡枸杞的威金斯都不如了。

    “来,要不要我让你一只手?”唐天继续开口道。

    “不需要。”兰姆回了一句,接过唐天的球,接着准备开始进攻。

    这时候队友全都围到了场边。

    单挑,而且是这种充满垃圾话的单挑,已经很久没在这个球馆出现过了。

    “那就证明给我看。”唐天说着沉下重心。

    他很认真,目光完全锁定在兰姆身上。

    兰姆运球之后的变向,突然加速,倚着唐天的出手。

    虽然场上表现不好,但是在自家球场,他的表现还不错。

    “砰!”

    不过就在他出手的瞬间,唐天抓住机会,对抗之后直接一个劈头盖脸的大冒。

    “喔噢……”场边内皮尔张大了嘴巴,唐天这一下真是够狠的,而且真的一点儿情面都不给。

    “老爷子。”奥利这时候忍不住开口,唐天这么打兰姆,很可能把兰姆打崩溃啊。

    “再看看。”卡洪这时候也有些好奇,唐天这到底是想做什么。

    兰姆喘着粗气,显然被唐天当着队友面这么冒,他面子上过不去。

    “你真的确定不用我让一只手?”唐天继续喊道。

    沃克这时候都忍不住咧了咧嘴,虽然事先已经知道唐天要干什么,但是这程度还是有点恶劣啊!

    兰姆没说话,拿着球继续单干唐天。

    正面的突破没机会,他直接换成背身的单打,连续单打后的转身后仰。

    唐天还是没让的意思,奋力的扑防又差一点盖到。

    兰姆受到严重干扰后的后仰,直接是个三不沾。

    〈br />
    看到球进了,兰姆直接冲着唐天兴奋的大喊起来,脸上满是发狠的表情。

    “喔~喔~”

    内皮尔看到架势不对,赶忙上场站到两人中间,防止两人发生进一步的冲突。

    唐天这时候笑了。

    “你只会窝里横吗?”

    “你等着!你会看到的!”兰姆气愤地甩下一句话,接着转身出了训练馆。

    兰姆的离开让这个充满垃圾话的单挑终于结束了,大部分队友看完半天没缓过神来。

    “唐,你觉得真的有用?”沃克这时候一瘸一拐的走过来。

    “但愿吧。”唐天开口说道。

    兰姆刚才其实被他防的挺惨的,正常来说心态应该早崩了,但并没有,这说明刚才的过程中,他心里那道坎多半已经跨过去了。

    “你牺牲有点大了。”沃克说着拍拍唐天的肩膀。

    最后一个球他看出唐天是有意让了一下的,结果还被兰姆吼了。

    “有吗?”唐天笑着回道,相比于沃克的牺牲,他那点其实都可以忽略不计。
    放下电话,陈默言扫过郑玉珠的尸体,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随后让那两名警察看管尸体,他下楼去找郑国维。



    来到郑国维所在的房间,发现郑国维已经醒过来,正坐在窗口沉思,双眼望着前方,一动不动。

    “醒了,郑队?在思考案情呢啊?”陈默言问。

    郑国维回头看了一眼陈默言,随后笑道:“没有,凉快凉快,屋里二十七上搜索“微表情”三个字,发现一篇《微表情心理学:一秒鉴定对方是否说谎,就看这8点》的文章。

    不过,看完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用。



    虽然陈默言并不是很懂微表情,但是陈默言却记得他在阐述自己的推理的时候,郑玉珠所表现出来的行为和神情。

    但还是怕忘了,随即翻出一张纸,将它们记录下来:

    1、双手交叉环抱胸前。

    2、身体后倾。

    3、眼睛向上瞟。

    4、身体前倾。

    5、皱眉。

    6、右边嘴角微扬。

    ……

    转眼间,罗列了数条。

    突然,郑国维从外面推门而入。

    “我已经派人去调查,他这几天都和什么人接触过,我们再筛选那些可能掉包或者下毒的嫌疑人。”

    陈默言点了点头,补充说道:“还得尽快找人调查出喷雾中毒药的成分,或许能够帮助我尽快锁定凶手。”

    停顿片刻,再次开口,“对了,郑队,你懂不懂微表情?”

    郑国维怔了怔,“不太懂。”

    “那杜老师懂不懂?”陈默言接着问道。

    ∽帧br />
    “双手交叉环抱胸前是一种自我保护的动作,当感觉到危险时,紧张不安,或者是遇到了不想碰见的事情,就会下意思心疼的抱住自己,这是抵抗外来威胁的第一道防线。

    身体后倾,也有着防御的意识,但也会有表达否定的意思,具体是什么,自己分析。

    眼睛向上瞟有撒谎的可能,也有可能是博得同情……

    郑队,下回记得有案子记得找我。”

    “这人是干什么的?”陈默言嘴角带着笑容问道。

    郑国维笑着摇摇头,“中二青年,他曾经接到过一件离婚案,女方出轨,男方姓栗……那天他嘴瓢了,叫成绿先生....被人家追了好几条街。”

    陈默言随手将聊天记录转发到自己的手机,随后整理自己之前的推理。

    其中确实存在几处推理错误的地方。

    目前来说,葛治学出现在603房间的方式有可能是错误;林天盛也没有处理到葛治学的尸体。

    但是,自己在分析,郑玉珠和林天盛的关系是,她做出了防御的姿态,也就是说明这段推理似乎推测到了她的想法。



    也就是说,郑玉珠也极大的可能杀掉林天盛,但对于葛治学的事情,她可能没有参与进去。





    陈默言一拍大腿,对了,忘记那封预告函了!

    那封预告函是谁的?

    如果预告函是郑玉珠放在林天盛的身上,那么在那些人中,死的会是谁?

    谁对她有威胁?

    李雪?

    秦光亮?

    再或者是预告函是林天盛打印的,只是没来得及送出去?

    看来,自己得从头开始分析了。



    陈默言拿起手机,想要给未来的钟宁发条微信求助,但是发现手机此时已经没电了。

    随即站起身来,准备出去借充电器。

    刚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迎面撞见了楚禾。

    “呦,警官,这么巧?”楚禾笑着对陈默言打着招呼。

    陈默言微微一愣,“你不是应该在演艺厅吗?怎么出来的?”

    “总不能你们没抓到凶手,就一直关着我们吧,郑队已经让我回房间了,但是不能离开酒店。”

    “哦。”

    “刚刚在演艺厅内,我已经写好了稿子,你要不要到我房间里面看一看。”



    “夜光的哦!”

    陈默言看了一眼楚禾,随后问道:“你房间是多少号?”

    “520号。”楚禾笑若桃花。

    陈默言犹豫了一下,随后说道:“行。”

    二人一同来到520房间。进入房间后,陈默言直接朝着卫生间走去。

    楚禾连忙问道:“你干嘛去?”



    进入卫生间,陈默言把水温调到合适的温度,随后打开花洒,随后站在一旁,心中默默的计数:一千零一、一千零二、一千零三……

    默念着个数字所需要的时间正好是一秒钟,虽然最终时间会有些误差,但在没有手机手表的情况下,这种计时方法是比较准确的。

    陈默言在浴室里面待了足足半个小时的时间。

    楚禾一直在外面催着,陈默言也没有搭理她。

    受到卫生间面积的影响,浴室玻璃在十三分钟后开始起雾,整块玻璃全部被水雾覆盖,则需要7分钟,雾气完全散去,需要五分钟。

    而且水雾散去的顺序是上面,左右两边,下面的水雾最后散去。

    李雪在完全覆盖水雾的情况下,看到了葛治学的脑袋,可能是因为晚上的缘故,陈默言什么都看不到。

    而且,当时葛治学的脑袋是在玻璃中间偏上一点。

    也就是说,在李雪打开花洒后,二十分钟后,将尸体放下,才能保证李雪只看到模糊的人脸,而看不到绳子。

    然而……

    能够精准把握时间的或许只有一个人。

    想到这里,陈默言推开卫生间的门,便向着房门走去。

    楚禾站在门口,一脸惊讶的看着陈默言,“你没洗澡?”

    “没。”陈默言一边说着,一边走到门口。

    “你觉得你这么做合适吗?”楚禾问道。

    陈默言回头看了一眼楚禾,随即说道:“对不起,我不应该浪费水资源。”

    说罢,推门而出。

    陈默言在一楼找到了正接待苏月的郑队。

    “郑队,我觉得那个楚禾有问题!她勾引我!”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