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武侠·仙侠 > 武侠世界侠客行

第八百六十八章 天地寿元,尚有几何    文 / 大江入海 更新时间: 2020-02-14 09:28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谭成华等人被带走后,傅青霜便对夏冬阳说道:“夏冬阳,对不起!”

夏冬阳知道傅青霜的意思,说道:“傅警官,那本来就是你的职责,更何况,你的表现更能促进我的这次任务,我该谢谢你才是,怎么说对不起呢?”

话是这么说,但傅青霜还是觉得,自己之前暗中对夏冬阳的咒骂,有些过分了。

夏冬阳也没有多寒暄,对韩少军交代了几句,希望能对谭成华等人宽大处理,而后便急匆匆的又赶回医院。

医院这边,因为有桑语卿的关系,所以,赵雪妍的一系列检查结果,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了。

这会,赵如龙等人全都聚在桑语卿的办公室中,等着桑语卿看结果,夏冬阳也是回来得及时。

待到桑语卿放下片子和报告单,夏冬阳第一时间问道:“桑姐,情况如何?”

桑语卿面色凝重的说道:“左脚脚踝与后腰这两处都是旧伤,都有韧带软组织损伤,特别是后腰位置,应该是遭受到什么东西的打击,所以要严重很多。”

她说着,抬眼看着赵雪妍,说道:“受这么重的伤,别说是走路了,就算是站直都痛,雪妍,我真的很难想象,你能撑这么久。”

夏冬阳听着,心头一阵的歉疚,要知道,赵雪妍身上无论是脚踝还是后腰的伤,几乎都和他有关系,特别是这次受伤,完全是因为要为妹妹拖延时间。

夏冬阳更知道,昨晚上赵雪妍之所以坚持着不来医院,也是想陪着妹妹,一起等待着自己归来。

如此,他内心如能不感动,如何能不歉疚?

然而,赵雪妍却是说道:“桑姐,没你说得那么严重,也不是很痛。”

刚才等报告的时候,桑语卿也与赵雪妍聊过一会,知道了夏冬阳这次去‘三合会所’,只是为了配合龙盾和警方,心头对夏冬阳的担心,也是放下了。

不过也颇有后怕,因为他的丈夫就是因为这样的任务而牺牲的,想不到夏冬阳竟然也去做这样危险的事。

当然,桑语卿也知道,赵雪妍的受伤,就是因为夏冬阳卧底的事情引来的,知道赵雪妍这样说,是不想让夏冬阳太过愧疚。

她是过来人,如何看不透夏冬阳与赵雪妍二人,明明彼此都有那样的意思,彼此都总是第一时间考虑着对方的感受,可彼此又都顾虑着什么。

她把夏冬阳当做弟弟看待,自然也想看到夏冬阳与赵雪妍走到一起,便故意说道:“没那么严重,我是医生还不知道吗,像你这样的情况,寻常人早就躺床上起不来了,你也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万一真的严重后,留下后遗症站不起来了,这以后还有好几十年,谁来照顾你?”



这话一出,整个诊断室都静了下来,赵如龙等人都是抬眼看着他,纷纷心想着,这次应该算是表明心迹了吧?

夏冬阳见大家都看着自己,便连忙解释道:“赵总是为了救我妹妹受伤的,她真要有个好歹,我当然会照顾她。”

见他这么说,赵如龙等人都是暗自摇头,承认心意就这么难吗?

赵雪妍心头也不禁有些失望,搞不明白夏冬阳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态度,有没有那方面的意思,她一直都想听听夏冬阳的心声。

桑语卿见夏冬阳这明显是转移话题,于是便又准备帮赵雪妍试探,但赵雪妍觉得这事还是顺其自然吧,而且,她心头对虞霏,终究很是歉疚,因为虞霏喜欢夏冬阳,自己却和夏冬阳发生了关系。

虞霏伤心离去,若自己就和夏冬阳走到了一起,那虞霏会怎么想自己,怎么想夏冬阳,只怕会想自己与夏冬阳,一早就联合起来欺骗她。

所以,她立时眼神制止了桑语卿的好意,问道:“桑姐,那我现在应该如何治疗?”

桑语卿明白赵雪妍的意思,也知道这时候急不来,便说道:“你现在最主要的是后腰的伤,我可以采用针灸和理疗的方式,大概一周左右,就会有明显的好转。”

一周时间,赵雪妍心头叹还好,比自己预计的时间还要短一些,接着桑语卿便简单讲了讲这几天治疗需要注意的事项,夏冬阳在一旁仔细的听着,并且记在心里。

此时此刻,夏冬阳的眼神、表情,完全就是一个男朋友,或是丈夫关切自己女朋友或是气质的神情。

后面一点的罗小琴,禁不住眼神示意赵如龙、许浩诚等人,几人都是觉得,这肯定是有戏的,当然,这也是因为夏冬阳卧底的事情算是过去了,所以,大家心情都放松下来了。

桑语卿一番交代后,便说道:“冬阳,你扶雪妍到走廊左侧尽头的治疗室去吧,哦,不,最好还是抱她过去,她现在最好少走路。”

赵雪妍哪能听不出来,桑语卿这摆明又是要撮合自己与夏冬阳,让自己与夏冬阳能有更亲近的机会,她想要拒绝的,但内心却又揪着她,说不出拒绝的话来。

“好,桑姐。”

这边,夏冬阳也是答应下来,而后弯腰将她给抱了起来,赵雪妍只得伸手环住夏冬阳的脖子。

赵如龙等人,连忙让开了路,待到夏冬阳抱着赵雪妍出去后,赵如龙等人,都是默契的纷纷对桑语卿竖起了大拇指,桑语卿只是会心的一笑。

治疗开始了,夏冬阳也不能呆在治疗室中,便和赵如龙、许浩诚还有苏明,到旁边的步行楼梯口抽烟。

许浩诚便问道:“夏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夏冬阳弹了弹烟灰,说道:“我想做点其他的事情,具体是什么,还没有仔细想,毕竟,这边的事情刚刚落定。”

赵如龙便说道:“夏哥,我看要不这样,我介绍你来我任教的‘散打俱乐部’,以你的身手,肯定很快就能招收到一大批学员的,到时候参加各种大赛,奖金肯定有得拿。”

夏冬阳双眼一亮,还别说,这的确是个法子,他正要说话时,不想,周身皮肤下,陡然传来一种如千万只蚂蚁噬咬的感觉,即便是他也禁不住一声闷哼,倒在了地上。

赵如龙三人面色大变,纷纷惊呼道:“夏哥,夏哥,你怎么了?”

“夏哥,夏哥!”

 
 夏冬阳开着车,很快赶到了建材厂实验室外,韩少军带领着龙盾成员,加上江阳的警察,用警车或是其余障碍物作为掩护,将实验室所在小楼,围得是水泄不通,不过好在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发生枪战。

一见夏冬阳前来,韩少军急忙迎了上去,说道:“教官,里面的人劫持了六个人质,让我们开三辆车,送他们出去。”

小楼的安保谭成华懿痪饶亍br />
夏冬阳对她点了点头,便大步向小楼门口走去,傅青霜连忙喊道:“不要过去!”

“砰!”

果然,她话音刚遗落,一颗子弹便射击在夏冬阳脚前的地面上,溅起点点火花。

夏冬阳脚步一顿,而后抬头对三楼一个窗口喊道:“我是夏冬阳,就我一个人,让我进去。”

他话音落后,房门缓缓打开了,并没有人露面,显然是怕埋伏着有狙击手。

夏冬阳侧身进了门,房门便立刻被关上了,房中,只见谭成华、梁宥平等人都在,只缺了四个安保,应该是在二楼三楼埋伏着。

谭成华等人纷纷喊着:“夏哥,夏哥!”

“你怎么能进来?”

“他们为什么放你进来?”

……面对大家的询问,夏冬阳却是环视了一圈,问道:“人质呢?”

谭成华一摊手,说道:“哪有什么人质,人质就是梁博士。”

夏冬阳暗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有人质,这样以来,性质就没有那么严重了。

继而,他方才面色一怔,说道:“成华,各位兄弟,你们还认我夏冬阳吗?”

谭成华等人你看我,我看你,显然没有明白夏冬阳这突如其来的问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谭成华便代表大家问道:“夏哥,你这是?”

夏冬阳只道:“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萧天虎已经死了,‘三合会所’完了。”

“什么?”

谭成华等人,个个惊呼着。

萧天虎死了的消息,现在算还是封闭的,而且,龙盾与警察,昨晚就开始对‘三合会所’的核心成员,以及一些会所进行查封了。

本来实验室这边,是会所的核心项目,所以,谭成华等人的电话,以及实验室所在的位置都是保密的,事变后,又会有谁来通知他们呢?

当然惊讶过后,梁宥平便是最为兴奋了,连忙问道:“夏哥,那我老婆和儿子呢?”

夏冬阳点头道:“梁博士放心,你的家人现在已经安全了。”

“谢谢,谢谢。”





这边,谭成华等人也看出来门道,谭成华便是试探的问道:“夏哥,你是?”

夏冬阳这时候自然也就实话实说了,只道:“实不相瞒,各位兄弟,我是配合龙盾打入‘三合会所’的卧底,现在萧天虎死了,‘三合会所’也已经在龙盾和警察的掌控之内。

如果大家还认我这个兄弟,就不要反抗了,出去自首,你们并没有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如果自首的话,我可以担保,你们不会有事的,你们相不相信我?”

听着夏冬阳承认自己是卧底,谭成华等人虽然刚才有猜测,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十分吃惊,想不到这电视电影中的情形,就出现在自己身边。

几人眼神相互交流了一下,谭成华便当先说道:“好,夏哥,我相信你,出去自首!”

“夏哥,我也相信你!”

“我也相信你!”

……有谭成华带头,其余几人也都是纷纷表示,愿意出去自首,夏冬阳心头暗松了一口气,好在他们还不至于愚忠,要不然,到时候后果就难说了。

继而,夏冬阳便说道:“行,那让楼上的几个兄弟下来,我出去和他们说。”

谭成华便让一个兄弟上楼,夏冬阳则是打开门,走到警车后,韩少军和傅青霜,已然在那里等着了,而期间,傅青霜从韩少军那里,也已经了解到夏冬阳卧底的身份了,起初对夏冬阳的痛恨,也在瞬间变成了敬佩。

韩少军第一时间上前问道:“里面的人怎么说?”

夏冬阳只道:“他们已经答应,马上出来自首。”

韩少军一听,也是松了一口气,谁又喜欢交战呢,就算他自己有实力,能保证不受伤,但其他兄弟呢?

伤亡,非他所愿!有夏冬阳在中间协调,谭成华等人纷纷缴械出来自首,梁宥平也在第一时间,跟着两个龙盾成员,过去与家人团聚,实验室这边算是圆满解决了。

不论是龙盾的成员,还是过来的警察们,都是用崇拜了眼神看着夏冬阳,毕竟,夏冬阳为他们避免了一场战斗。

伤亡,非所有人所愿! 
 门外,赵雪妍已经听到了沈傲凤的话,便扶着墙来到了门口,夏冬阳自然伸手去扶着她进门,而后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夏冬阳这才说道:“我去外面抽支烟。”

赵雪妍点了点头,夏冬阳又对沈傲凤点了点头,这才退出了病房。

沈俊豪已经在旁边等着他了,便一抬手拍了拍夏冬阳的肩膀,而后甩了甩头,示意夏冬阳去另一边。

沈俊豪这也是顾忌着,自己若是说话让夏冬阳走一边去的话,说不定又得被妹妹说道了,所以只得用这样的方式,可见,他这个大老粗的,实际很怕妹妹。

不,那不是怕妹妹,而是太爱妹妹,在乎她的任何想法!夏冬阳知道,沈俊豪是有话对自己说,便跟着沈俊豪向旁边走去,那两个龙盾成员,以及沈俊豪带过来的四个军人,仍然守在门外。

夏冬阳与沈俊豪,来到了旁边的步行楼梯下,沈俊豪拿出一包大中华,打了一支给夏冬阳,夏冬阳也没客气,二人抽了一口后,沈俊豪方才说道:“我知道你是退伍军人,应该是从特殊的部队回来的,否则,龙盾不会找你做这次的卧底任务。

从刚才交手的情况来看,你实力或许在我之上,但我可以告诉你,你那些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现在这个社会,一个人有点实力,算不得什么,最重要的是圈子。

我调查过你的家庭情况,现在就只有你和你妹妹两人,没有任何背景,而我们沈家,具体我也不想多说,就以我举例,我现在才三十岁,已经是副团中校了,将来晋升的空间你应该清楚。

我不是想以家庭背景以及身份来压你,那不是我沈俊豪的作风,我只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耽误傲凤了,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沈俊豪这番话,也的确没什么显摆的成分,只是想要夏冬阳认清自己,然而,他哪里知道,站在他眼前的,曾是大校级别,按照规定来说,即便是夏冬阳退役了,也担得起他一声‘首长’称谓。

只是,夏冬阳从不用自己曾经的荣誉去做什么,当然,他也能理解沈俊豪作为一个哥哥,保护妹妹的心情,于是便说道:“这次的确是情况特殊,当然,我也有更大的责任,你可以放心,我绝对不会再去耽误沈小姐。”

沈俊豪见夏冬阳如此说,心头却是暗骂:“原来也不过是一个软蛋而已。”

其实,他刚才的话,是想对夏冬阳试探一番,毕竟,夏冬阳的身手让他十分的吃惊,正如他刚才所说,一个人的成功,一个人的强大算不得什么。

可如果夏冬阳真的能不畏惧,真的可妹妹再一起,那以沈家的实力,随便扶持一下,夏冬阳都将腾飞而起,那对沈家也是一大助力的。

哪知道,夏冬阳会立时‘认怂’,当然,在沈俊豪心头是认怂了,不过,他似乎已经忘记了,夏冬阳对他的妹妹,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感情。

继而,沈俊豪便说道:“很好,希望你记住自己刚才所说的话,否则,到时候新帐旧账一起算!”

他说着,也不想再与夏冬阳多说,将烟头按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而后大步向病房门口走去。

夏冬阳哪里会知道沈俊豪的想法,他只是内心对沈傲凤愧疚,所以想着,哪怕是沈俊豪打他一顿,他也心甘情愿的承受。

按灭烟头,夏冬阳回到病房外,只见赵雪妍正好打开门,扶着门框出来,夏冬阳急忙上前扶着她。

房内,便传来了沈傲凤的声音,说道:“夏冬阳,你还是赶快带赵总去看医生吧,我马上也会启程回京都了。”

夏冬阳见赵雪妍情况的确不能多耽搁了,也就对她说道:“好,我立刻带她去,祝你早日痊愈,再见。”

“再见!”

看着夏冬阳与赵雪妍乘坐电梯下楼后,沈俊豪方才走进房,看着沈傲凤问道:“就为了问那几句话,耽误这些时间,值得吗?”

“值得。”

沈傲凤毫不犹疑的说道。

沈俊豪禁不住提高了嗓音,喝道:“可你耽误这段时间,到时候影响到手术,很可能会留下一辈子的病根,哥心痛,心痛,知道吗?”

沈傲凤听得心头一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的揪了一把,难受得鼻头一酸,两眼已然朦胧了。

她有些呜咽的说道:“哥,抱我上车,好吗?”

沈俊豪虽然为妹妹这样为了一个不喜欢自己的怂包,耽误宝贵的治疗时间,十分的愤怒,但面对妹妹这样的请求,他就算是铁石的心肠,也立刻柔软了下来。

立时便说道:“好,哥抱你!”

他说着,便走到床边,弯下腰将沈傲凤给抱了起来,他的动作十分的柔和细腻,难以想象这个大老粗,会如此的细心,当然,也可以看得出来,只怕也只有在妹妹面前,这样的大老粗,会有如此温柔的一面。

……夏冬阳这边,很快帮赵雪妍挂了一个号,可当看见挂号单上医生的名字时,他不禁一怔,竟然是桑语卿,她工作转到了江阳,这短时间因为卧底,夏冬阳也的确好些时间没看见桑语卿和小丫头彤彤了。

扶着赵雪妍,二人来到诊断室,桑语卿一见是夏冬阳和赵雪妍,面上也是一惊,连忙上前帮忙扶着赵雪妍,问道:“雪妍,你这是怎么了?”

赵雪妍只道:“不小心扭到了脚和腰。”

“快,我看看。”

桑语卿扶着赵雪妍,坐在旁边的诊断床上,而后仔细的为赵雪妍做检查。

“桑姐,她情况如何?”

夏冬阳问道。

桑语卿只道:“介于她之前有扭到脚和腰的情况,我建议带她去照一个核磁共振,看看有没有伤到软组织或是韧带。”

“好,桑姐你开个单子吧。”

夏冬阳也觉得这样要保险一点。

门口一阵脚步声传来,是赵如龙等人到了,赵如龙急切的问道:“夏哥,姐情况如何?”

夏冬阳只道:“还得照个核磁共振,你们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赵如龙只道:“刚刚在门口碰到沈傲凤了,她说你带姐过来看医生,咦,桑姐,是你?”

大伙也都是熟人,多余的就不说了,便都是簇拥着赵雪妍,去照核磁共振,不想刚一出门,其中一个龙盾成员便说道:“夏先生,韩队长请你马上去那个建材厂,里面的人胁迫了人质,正和我们对峙着。”

夏冬阳面色一变,谭成华他们还不明情况,对萧天虎愚忠,若是造成不必要的伤亡,那就不妙了,他连忙道:“好,我立刻过去。”

他说着,转头看着赵雪妍,不过,赵雪妍却是当先说道:“去吧,我这里有如龙他们呢,自己一切小心。”

夏冬阳点了点头,也不啰嗦的,和其中一个龙盾成员,快速赶往建材厂实验室那边。

 
 莫说是赵雪妍,一旁沈傲凤的哥哥,也是倾耳听着,对于妹妹的事,自然十分的关心。

    房中,夏冬阳并没有犹豫,只说道:“抱歉,沈小姐!”

    沈傲凤听得不禁又是一个苦笑,其实,她早就想到了这个答案,只是,心头终究不甘心。

    门外,赵雪妍听着,忍不住嘴角一扬,露出一个了然的微笑。

    “玛德!”

    沈傲凤的哥哥沈俊豪,听得立时一声怒骂,上前一把重重推开了房门,冲了进去。

    他一如一头愤怒的狮子,大步冲到了夏冬阳面前,一把揪着夏冬阳胸前的衣服,大骂道:“狗娘的,老子废了你!”

    说着,他举拳就向夏冬阳脸上砸去。

    沈傲凤立时喝道:“哥,住手!”

    门外,赵雪妍也是强撑着身子,手扶着墙走了进来,虽然知道夏冬阳能打,并不惧怕沈傲凤的哥哥,但她终究担心夏冬阳顾虑太多而吃亏。

    只听沈俊豪怒喝道:“小妹,这小子分明就是利用你,更把你害成这样,不打他还有天理吗?

难道到这时候,你还要护着一个根本就不爱你的人吗?”

    沈傲凤却是没有回答,转眼看了看门口的赵雪妍,这才对哥哥说道:“哥,你先出去一下,好吗?”

    “你……”沈俊豪明显很是不甘心,更气不过,搞不懂妹妹这怎么就会如此的一心对夏冬阳,但即便是如此,妹妹让他出去,他也只能将脾气给压了下来,恨恨的瞪了夏冬阳一眼,转身出去了。

不难看出,沈俊豪是个暴脾气,可能为了妹妹强压脾气,可见他对妹妹沈傲凤是何等的宠爱,不然,也不会大老远的,这么快就过来了。

沈傲凤转眼看着门口的赵雪妍,说道:“赵总,能麻烦你再在外面等一等吗,你放心,我又不能把他怎么样,你不用这么紧张。”

赵雪妍点了点头,扶着墙退了回去,还是坐在门口的长椅上,静静的听着。

房中,再次剩下夏冬阳与沈傲凤二人,沈傲凤抬眼看着夏冬阳,有些自嘲的说道:“到这时候,你都不愿意说一句安慰我的话吗?”

是啊,沈傲凤受这样的伤,即便是转院手术了,但身体会有什么样的后遗症,能不能恢复到以前的身体状况,都还是个未知之数,若是换做其他人,这时候只怕都会说安慰的话。

夏冬阳却是说道:“如果我那样说的话,才是对你最大的欺骗。”

沈傲凤又是一笑,这个男人吧,也不能说他不解风情,只能说他考虑问题太深,太理性了。

沈傲凤也知道,夏冬阳的话是在委婉的告诉自己,不要再用心了,她暗叹了一口气,便又说道:“我马上就要转院去京都了,夏冬阳,我最后还有一个请求。”

夏冬阳只道:“你说,只要我能办到,一定全力以赴。”

沈傲凤沉吟了一下,声音有些低吟的说道:“你……你能亲我一下吗?”

说完这句话,明显可以看到她的脸颊升晕,微微垂着眼,一副小女儿的神态。

夏冬阳一怔,完全想不到,沈傲凤会在这时候,提这样一个请求,一时间,他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做。

虽然沈傲凤声音明显放低了,但门口赵雪妍还是听见了,不自禁的便双拳握紧了,显然,她也没有想到,沈傲凤会提这样的请求,当然,她更在乎的是,夏冬阳等下会如何做,亲,还是不亲?

门口右侧的沈俊豪自然也是听到了,他同样如赵雪妍一样,一双铁拳紧握着,后牙槽更是咬得‘咕咕’作响,想不到妹妹竟然会向夏冬阳,提出这样一个放低姿态的条件。

他心头只想着,只要夏冬阳敢亲,他立马就冲进去,将夏冬阳给暴打一顿!病房里外,陷入了一片沉默安静中,房中,沈傲凤也只是短暂的羞怯,便抬眼期许的看着夏冬阳,毕竟,她并非那种一般的小女人。

这反倒是让夏冬阳眼神有些不敢直视她了,不过,他还是说道:“沈总,抱歉,你换一个吧!”

夏冬阳终究还是考虑着,亲沈傲凤实在太不合适,而且,又何必给她希望,徒增她的困扰伤心呢?

门口,沈俊豪一听,禁不住松开了拳头,心头只道:“算你小子识相。”

赵雪妍也同样是松开了拳头,嘴角再次浮现出一丝笑意,心头莫名有种欣喜与满意,自然是满意夏冬阳的表现。

房中,沈傲凤再次苦笑了一下,她本以为,夏冬阳会答应自己这个请求的,毕竟,这个请求很容易办到的。

心头失望之余,她也觉得自己的确没看错人,这个男人再任何时候,都不会逾越了内心的底线,她更知道,这个男人如此,只怕心中早已经有个女人了,而那个女人,现在应该就坐在外面。

沈傲凤自觉任何地方都不比赵雪妍差,甚至比赵雪妍更优秀,但在夏冬阳这里,她输了,她不是输给了赵雪妍,只是输给了时间,认识夏冬阳太晚。

想罢,沈傲凤便问道:“我们算是朋友吗?”

她也没有再强求,爱一个人就应该尊重他,就应该不要让他为难,有一种爱叫做放手!夏冬阳点头道:“当然,以后如果有用得着冬阳的地方,不管多远,不管我有什么事,一定会在最短的时间赶过来。”

这算是夏冬阳回都市以来,做出的第二大承诺,第一自然是对赵正明承诺,照顾赵雪妍。

沈傲凤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掷地有声、一言九鼎,心头的失望也多少冲淡了一些,而后说道:“那我想听听你再喊一声我们的名字,这个可以吗?”



沈傲凤听得微微闭了闭眼,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几许后,她睁开眼,而后说道:“夏冬阳,你也不用愧疚,我刚才说过了,我这也算是为国家出力了,我马上会回京都,能认识你,我很高兴,真的。”

夏冬阳沉默着,也不好说高兴不高兴,毕竟,都连累得沈傲凤受伤了,还高兴吗?

沈傲凤便又说道:“好了,你能出去帮忙喊赵总进来一下吗?”

夏冬阳点了点头,说道:“手术情况如何,一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

“嗯。”

沈傲凤点了点头。

夏冬阳转身出门,也不知道沈傲凤要与赵雪妍说什么,只是可以肯定,她们之前肯定不太愉快。

 
 夏冬阳与赵雪妍,很快就来到了医院,却见医院大厅外的露天停车场中,停着好几辆军车。

    不过,夏冬阳也没空管那些,和赵雪妍乘坐电梯,来到了沈傲凤病房所在楼层,刚一出电梯,就见走廊尽头,站着六个男子,其中四人身材笔挺,从他们的站姿,夏冬阳一眼就看出,他们是军人,不过,领头的明显不在。

    莫非,沈傲凤与军中会有什么关系?

    “夏先生。”

一见夏冬阳过来,一人急忙迎了上来,是昨晚在楼盘韩少军派过来接应夏冬阳与沈傲凤的龙盾成员。

    夏冬阳一点头,问道:“沈小姐情况如何?”

那人面色凝重的摇头说道:“医生说不妙,只怕得尽快转到更高级的医院去。”

夏冬阳连忙向病房门口走去,可就在这时,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黑的男子,从病房中退了出来,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我是。”

夏冬阳点了点头,不过还不及反问,那人便面色一沉,冷声道:“就是你把我妹妹害成这样的,我今天饶不了你!”

    他说着,脚下一发力,一个箭步上前,一脚就向夏冬阳胸口踹来,这一脚凌厉非常。

夏冬阳连忙往旁边一闪,那人落脚紧接着就是一个直臂横扫,夏冬阳身子往后一仰,同时伸手轻轻在赵雪妍腰间一带,让赵雪妍也躲开了那男子的攻击。

不过,那男子紧接着又是一记凌厉的边腿,夏冬阳只得揽着赵雪妍的腰,再次向后一闪,同时说道:“这位兄弟,你先听我解释。”

那男子却是冷然一哼,说道:“解释,等你趴在地上,我再听你解释。”

他说着,身子一纵,一个膝击顶向夏冬阳的胸口,这一下若是击中,不死也得重伤。

夏冬阳揽着赵雪妍的腰,又向旁边躲开,那男子更是变本加厉,攻击更加的犀利了,赵雪妍考虑着夏冬阳要护着自己,难免有所顾忌,便主动向后退了退。

可就在这时,那男子又是一记凌厉的边腿扫来,昨晚,赵雪妍的脚和后腰本就扭伤了,这一退立时触发了后腰的扭伤,禁不住一声痛哼。

夏冬阳面色一变,赶忙又伸手揽住她的腰,同时一抬手,手上一拨便将那男子的边腿给引开了。

夏冬阳也没再理会那男子,看着赵雪妍急切的问道:“怎么了,哪受伤了?”

    赵雪妍面色有些痛苦,说道:“昨晚扭到了腰,刚才又闪了一下,有些痛。”

    夏冬阳连忙说道:“我抱你去看医生。”

继而弯腰就要抱赵雪妍,那男子却冷声说道:“好你个夏冬阳,脚踏两只船,把我妹妹当什么人了,我今天非废了你不可!”

说着,他一个箭步上前,飞身又是一个膝击向夏冬阳,赵雪妍受了伤,夏冬阳心头急切得很,猛然一转头,一拳砸了出去,正中那男子的膝盖。

“砰!”

那男子立时倒飞了回去,落地连连向后退去,足足退了七大步,方才稳住身形,满眼惊骇的看着夏冬阳,右脚却是不自禁的颤抖着。

那四个站岗的军人,纷纷上前问道:“队长,队长,你没事吧?”

夏冬阳沉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沈小姐什么人,这次的事情,我的确有处理得不妥当的地方,我会亲自向沈小姐道歉,如果你再出手,我不会再留手了。”

留手?

那男子心头更是惊讶,刚才那一拳,夏冬阳竟然还留有余力吗?

不等他回话,夏冬阳便将赵雪妍给抱了起来,昨晚是公主抱,现在又是公主抱,被这样强势的呵护着,赵雪妍一颗芳心窃喜中又带着娇羞。

不过,眼下她还是立刻回过神来,说道:“夏冬阳,把我放到旁边的椅子上吧,你先去看看沈总,别把误会加深了。”

这时候,赵雪妍也是考虑着夏冬阳,毕竟,为了这次卧底,夏冬阳与沈傲凤走得近,甚至传是男女朋友关系,这里面难免有利用沈傲凤的嫌疑。

不管夏冬阳之前是否与沈傲凤说过,但现在沈傲凤受了重伤,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说,的确应该先去看看她。

夏冬阳也能理解到赵雪妍的意思,便将她暂时放到病房门口左侧的长椅上,而后向病房门口走去。

那男子引领着其余四人,立时将房门给拦住,继而说道:“我不会让你再见我妹妹的。”

妹妹?

难怪,夏冬阳能理解他刚才为什么那么愤怒激动,因为他也是一个哥哥,于是便说道:“我只是想当面对她解释道歉。”

那男子却说道:“伤都伤害了,解释道歉又有什么作用。”

如果是换着其他人,夏冬阳完全可以硬闯进去,但眼前的是沈傲凤的哥哥,夏冬阳是感同身受,便问道:“那你要如何才能让我见她?”

沈傲凤的哥哥便说道:“挨我三拳,三拳后,我放你进去!”

“好。”

夏冬阳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心头终究对沈傲凤有愧,三拳不算什么。

赵雪妍在一旁听着,虽然心头担忧,但终究没有阻止夏冬阳,她不想夏冬阳亏欠别人什么,特别是亏欠别的女人什么。

沈傲凤的哥哥一点头,沉声道:“算你还是个男人,准备吧!”

他说着,紧握着拳头准备出击,不想这时,房中却传来了沈傲凤明显虚弱的声音,只道:“哥,让……让他进来。”

“小妹!”



房中,沈傲凤又说道:“哥,让他进来吧!”

“哼!”

沈傲凤的哥哥只得是无奈的一声冷哼,而后冷眼瞪了瞪夏冬阳,让开了路。

“谢谢。”

夏冬阳道了声谢,便推开门走了进去。

病房是单人间,沈傲凤面色苍白,半侧躺在床上,背后用柔软的靠枕垫着,也给她搭点力。

夏冬阳走近,说道:“沈总,对不起!”

沈傲凤却是一笑,说道:“我不怪你,能在背后协助你,我也算是为国出力了,而且,和你相处的这段日子,我很开心!”



不想,沈傲凤却说道:“我甘心情愿被你欺骗!”

迎着沈傲凤灼灼的眼神,夏冬阳真不知道该如何回,只能喊道:“沈总!”

    沈傲凤却是问道:“夏冬阳,我想问问你,和我相处的这些日子,你就从来没有一刻对我动过心吗?”

房内的谈话,赵雪妍也能隐隐听见,这会更是倾心侧耳听着,看看夏冬阳该如何回答。

 
 “小妹!”

眼看着夏冬青的身影已然随着人流进通道,后面,终于传来了一道喊声。

夏冬青听得急忙回过头,只见一身风尘仆仆的哥哥,快步跑了过来。

原本情绪压抑的赵雪妍等人,见夏冬阳终于赶过来了,心弦也都是瞬间放松了下来。

夏冬青逆着人流,从通道内又冲了出来,一下飞扑到夏冬阳的怀中,再也止不住眼泪,喊道:“哥,你终于来了!”

夏冬阳知道,妹妹肯定是担心了一个晚上,他轻拍着妹妹的后背,安抚道:“哥说过一定会来送你的。”

“嗯,我知道。”

夏冬青连连点头,而后松开手,上下打量着夏冬阳,她生怕哥哥回来,又是一身的伤,连忙关切的问道:“哥,你没受伤吧?”

夏冬阳一摇头,展开手臂说道:“哥一点事没有,不要担心。”

这时,机场再次通知登机了,夏冬阳只好催促道:“去吧,到京都安顿下来,给哥打电话。”

夏冬青却是看了看旁边的赵雪妍,而后拉着夏冬青,几步走到旁边,而后轻声说道:“哥,你是不是喜欢雪妍姐姐啊?”

看着妹妹神秘兮兮的,还以为她要说什么呢,不想是问这个,夏冬阳一怔,继而说道:“你说什么呢,她是总裁,我现在连个工作都没有,我怎么敢高攀?”

夏冬青一听,立时反问道:“那就是喜欢咯?”

“不是。”

夏冬阳连忙摇头道:“你关心那些干什么,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有什么不可能的?”

夏冬青又说道:“哥,你之前做过她的保镖,而且和她一起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们彼此都有救命之恩,这次你做卧底,也只有她能理解你,而且还默默地配合支持你。

你不是教导我说,一个人的出生和地位那些什么都不重要吗,只要有一颗上进奋斗的心,不能失了斗志就行。

哥,你有能力,为什么不再创业,做一番事情出来,到时候和雪妍姐姐,岂不是珠联璧合了?”

夏冬阳考虑着,妹妹去上大学了,自己的确是得再创业了,这时候,机场播音又开始催促了,夏冬阳只好顺势道:“好了,好了,你只管用心读书,哥的事情不用你操心,快去吧!”

看着哥哥明显是在转化话题,夏冬青心头更加的有底了,便一握小拳头,打气道:“哥,努力哦,我看好你!”

“鬼灵精!”

夏冬阳忍不住抬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再次催促道:“去吧!”

夏冬青这才挥手对大家告别,相比刚才的担忧与压抑,这会却是笑脸盈盈,甚至还蹦蹦跳跳的进了通道。

当夏冬青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通道转弯处时,夏冬阳方才放下手,却终究控制不住鼻头一酸,两眼朦胧起来,他急忙转过身来,是啊,当兵这些年来,就没有照顾过家庭,现在回来没多久,妹妹又要出去上大学了,作为哥哥,他这心头如何舍得?

赵雪妍哪里看不出来,上前安慰说道:“冬青已经长大成人了,你也不用太过担心,我有一个同学,就在京都大学教书,而且是冬青报考的专业,没准冬青还会选到他的课,我已经和他联系了,请他关照冬青,再说,霏霏不也在京都的嘛。”

“谢谢。”

夏冬阳点了点头,不过方才想起来,是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见虞霏了,连忙问道:“虞霏回京都了吗?”



赵雪妍知道,虞霏这次走是真的死心了,所以没有通知夏冬阳,不过立时又说道:“夏冬阳,你这段时间去会所,是为了国家的事情,霏霏之前是不知道,你现在可以和她说了,她一定能理解你,而后回来的。”

然而,赵雪妍又哪里会知道,虞霏并非是因为夏冬阳走上‘歪路’的事真正死心,而是因为发现她藏在衣柜中的床单,误会她和夏冬阳已然发生关系,这才彻底死心离开的。

夏冬阳却是说道:“算了,我已经耽误她太久,让她操太多心了,或许这样算是最好的结果吧。”

赵雪妍又说道:“可是……”可这时,李菁菁却是上前道:“我说,你们一个个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

赵雪妍看了看夏冬阳,算是征求夏冬阳的意见,夏冬阳点了点头,也的确不应该瞒着李菁菁,赵雪妍便说道:“菁菁,其实夏冬青去‘三合会所’,只是为了搜集萧天虎的犯罪证据的。”

“什么?”

李菁菁一听,瞪大着双眼看着夏冬阳,惊呼道:“你......你是去做卧……”她声音不小,夏冬阳急忙对她摇了摇头,李菁菁硬生生的咬断了声音,继而看了看周围,其实,机场人来人往的,谁会注意到别人说什么呢?

她这才又问道:“这么说,之前你在鱼庄,用滚油烫人,那些都是假的?”

说话之际,一直陪护在旁边的两个龙盾人员便走近,其中一人便说道:“那个被烫的人,是我们安排的,他的痛觉神经在小时候就损坏了,感觉不到痛的。”

李菁菁之前还好奇这两个人,现在一听立时明白,他们是国家的人。

一旁的赵如龙也不禁问道:“那之前在KTV里,我那个同学卢天强呢?”

那晚在KTV的事,一直让赵如龙耿耿于怀,总觉得以往的兄弟,    总觉当年的兄弟,不至于变成那样势力世俗。

    那龙盾的成员点头道:“那间KTV的位置特殊,所以,我们早就做了安排,卢天强自然也是我们安排的。”

    赵如龙一听,顿时面色大喜,连声说道:“我就说嘛,这么说,他是你们的人?”

    那龙盾成员摇头道:“不,他不是我们的成员,但他是我们华夏的公民,当时我们找到他,说明了情况,他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现在更是出色的完成了任务,只是让你们受了一些委屈。”

    他说着,转眼看着罗小琴,说道:“特别是罗小姐,应该是吓得不轻,我们向你道歉。”

    罗小琴连忙虚扶着二人,说道:“能为国家出一点力,那是我的荣幸,更是我的义务,算什么委屈,你们快别道歉了。”

    苏明也说道:“是啊,只有这样才更能让对方相信啊!”

    要知道当时,他也是挨了打的,不过这会一听,竟然是为国家出力,心头更是生出一股热血豪气。

    看着大伙如此,另外一个龙盾成员,不禁感叹道:“若是每个人,都如你们一样,那华夏便再没有罪恶了!”

    赵雪妍只道:“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会有势力与罪恶,但我相信,有你们的护卫,那些罪恶必然会逐年减少!”

    大家都点头深以为然,这时,左边那龙盾成员拿出手机,接通后不过几秒钟,他便对夏冬阳说道:“夏先生,值守医院的同事来电说,说沈傲凤情况不妙,让你立刻赶过去!”

    夏冬阳听得面色一变,连忙转身向门口跑去。

    赵雪妍追着喊道:“夏冬阳,我和你一起去,我的车就在外面!”

 
        砰!

    孙海平刺来的方天画戟被李侠客一把抓住,陪笑道:“三公子,初次见面,便要赶人,于礼不合吧?”

    孙海平骂道:“谁给你讲道理?你松开!”

    手上用力,要将长戟从李侠客手中拔出,却似蜻蜓撼柱,这长戟在李侠客手中,不能动弹分毫。

    孙海平眼中露出惊诧之色,点了点头:“还算是有点本领!”

    他松开双手,连长戟也不要了,气哼哼转身向山上走去,道:“要不是看在我小妹的面子上,老子非要你好看!请上山吧!”

    李侠客哈哈一笑,将长戟扔还孙海平:“三公子,令尊可在?”

    此时大雨倾盆,上山道路湿滑,孙海平看向盘龙柱上的两条神龙,喝道:“好啦,别下雨了,好端端的下乱改什么天象,显摆你们龙族了不起啊!”

    两条神龙身子一颤,龙须飘飞,张口吸气,瞬间雨过天晴,显出九道彩虹,横跨天际。

    空中布满了雨后特有的气息,整个伏龙山葱茏树木都被水洗了一遍,青翠欲滴,赏心悦目。

    孙海平边上山边没好气的喝道:“老爷子早就在大厅相候,自从听说你现身中京城后,他就说了,三日之后你若是不来我镖局,那么日后也就不要来了!你面子可真大,来我镖局见我父亲,竟然值得清水洗山,神龙迎客,你好大的面子!”

    李侠客笑眯眯道:“惭愧,惭愧,没想到孙老前辈如此看重在下。”

    他从怀里摸出一把造型古怪的大锤,道:“三公子,听说你最喜打抱不平,只是无有趁手的兵器,这把锤子是我偶然从一处古迹所得,颇为沉重,砸天天塌,砸地地陷,很有点威力,今日相见,无物可奉,这把锤子便送给三公子做为薄礼,还请不要嫌弃。”

    孙海平一愣,看向李侠客手中的锤子,撇嘴道:“吹牛不打草稿,我孙家还有缺的东西?未免太也小看我了!你这锤子有什么了不起?拿来我看看!”

    李侠客笑了笑,将锤子递向孙海平。

    孙海平伸手接过,身子微微一个趔趄,差点当场摔倒,但片刻之后,便觉得这锤子轻重如意,随着自己心念变幻大小,甚至能变成各种样子的兵器,登时喜上眉梢:“好东西!好东西!”

    笑眯眯的将锤子收了,道:“这锤子不坏,但却少了防护之物。”



    手一晃,拿出一个盾牌来,递给孙海平:“三公子,这盾牌乃是上一个纪元一尊神龟的龟壳,被人以大法力炼制了无数年,可大可小,无物能摧,足以抵挡这天下间任何攻击。”

    孙海平道:“可能挡得住我家老爷子一枪?”

    李侠客沉吟道:“应该能挡得住,只是盾牌后面的人估计撑不住。”

    孙海平大喜,收了盾牌后,笑容满面:“怪不得有人说你慷慨豪迈,侠义无双,是世间一等一的人品,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领着李侠客顺着山道前行,约莫走了一半路程,便看到一名白衣女子从一块大石后闪身出来,面罩寒霜,道:“李侠客!这段路是我守着的,你若是想要上山,须得拿些诚意来!”

    孙海平对李侠客介绍道:“这是我三师姐云水秀,是我伏龙山守山之人,她为人最是小心眼,你可不能得罪她。”

    云水秀身量高挑,却是一个长方脸蛋,却也不丑,浓眉大眼,英姿勃勃,对孙海平笑骂道:“老三,你皮痒了是不是?竟敢编排我的不是!”

    孙海平脖子一缩,笑道:“开玩笑,师姐不要当真。”

    言罢化为一道白光,直冲高天,瞬间远去。

    李侠客笑了笑,拿出一块锦绣云帕,对云水秀笑道:“师姐天人在世,一般俗物岂能如你之眼?小弟这锦绣云帕乃是昔日一族人,采集日月之光,凝练为丝线,取八方星辰为点缀,方才炼制成了这方云帕,大小如意,可困人,也可防身,又漂亮,又实用,正适合师姐你这等少见美人。”

    云水秀化嗔为喜,喜滋滋的将云帕收了,笑道:“快上山吧,师父老人家已经等的不耐烦了!”

    如此李侠客顺着山道行走,每走一段路,就遇到一名伸手讨要东西的人,好在他继承了虞渊族人几个纪元的藏宝,手中宝物可以说无穷无尽,当了一路的散财童子,方才来到了山腰处的大院门前。

    大门两侧各趴了一头颜色青黑色的不知名猛兽,见李侠客前来,登时发出巨大的吼叫之声,震的群山响应,李侠客笑了笑,站在门口看向大门两侧的对联。



    下联写着:三界通行。

    李侠客知道三合镖局的规矩,那就是无论走镖的货物是什么,他们镖局都会抽去一成的好处,而只要接了标,无论三界五行,豁出命来也要给送到。

    这幅对联写的倒是直白,但也写出了镖局的规矩,倒是颇有意思。

    在他观看这一副对联之时,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孙小茜的身影从院内显露出来。

    相比昔日,她已经成长了许多,稚气不再,完全成了一个大姑娘,只待采摘……

    “李大哥!”

    她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站在院内红晕上脸,看着李侠客笑道:“你给我的葡萄,我已经种活了,葡萄架也已经搭好,我还酿了葡萄酒,爹爹说别有滋味,喝了好几瓶。”

    她说到这里,低头小声道:“爹爹正在大厅等着你呢!”

    李侠客笑道:“好!”

    迈过门槛,来到了孙小茜身边,将一个乾坤袋递到她手中,笑道:“这是我搜集了好几个小世界的美食和水果种子,你看看有喜欢的没有。”

    孙小茜伸手接过,低声道:“快去吧!”

    李侠客不再耽误,向前方走去,转过一座假山,便看到前方大厅里正背对着厅门,站着一名身材高大青衣男子,李侠客的身材已经算得上是魁伟,但是这老者的个头完全不逊色于李侠客,肩宽背厚,背在身后的双手大如蒲扇,站在大厅之中,给人的感觉好像整个大厅都难以容纳他的身躯。

    他站在那里,如山如岳,如同恒古便屹立在这里,之后还会永远屹立下去。

    李侠客终于见到这个当世不逊色任道远,甚至犹有过之的传奇,虽然只是一个背影,便不会令他生出失望之感。

    在他的目光接触到青衣男子后背的一瞬间,大厅里便有声音传来:“李侠客,这天地寿元尚有几何?”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