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奇幻·玄幻 > 武修为帝

第六百九十四章 所向披靡    文 / 傲骨云影 更新时间: 2020-02-11 19:33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下午三四点,接近傍晚的太阳少了正午的毒辣,变得懒洋洋的。



    章晓牵着慕娅在小区里散步,兰姨推着BB车跟着,兰姨一路走着还一路在嘀嘀咕咕的,都是与慕宸有关。



    慕宸吩咐兰姨与刘青去买桃树回来栽种,两个人还真的去买了桃树回来,不过最后并没有种在前院,而是种在了后院的墙角。



    在买回桃树时,赵紫茹过来看慕娅,知道慕宸要在前院种桃树,当即阻止,说什么桃树种在前院不好,种后院还行,慕宸头痛得很,也没有心情与母亲拗下去,便依了母亲的安排,把桃树种在了后院。



    他吩咐兰姨买桃树回来种,不过是一时之气,气章晓罢了。



    “兰姨,你都嘀咕一个下午了。”



    听着兰姨嘀嘀咕咕的,章晓好笑地说她一句。



    兰姨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但还是说着:“章小姐,你说三少爷今天是不是撞邪了,我总觉得三少爷不对劲。”



    “没有呀,我看他正常得很。”



    提到那个为了讽刺自己就要去买桃树来种,专门看桃花的男人,章晓莞尔着,觉得慕宸有时候就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似的。



    “慕娅,别跑那么快,小心摔着。”在章晓与兰姨说话的时候,本来被章晓牵着的慕娅,看到前面有个女人也牵着个小孩子在散步,那个小男孩约莫三四岁吧,手里还拿着一个彩色的风车,虽然风不大,还是有点风,所以风车微微在转。



    慕娅觉得那风车又好看又好玩,便挣脱了章晓牵着她的手,小跑着去追那个小男孩。



    担心她会摔着,章晓和兰姨顾不得再聊,都快步跟上去。许是章晓的叫声惊动了前面的那对母子吧,两个人停了下来,见到穿着粉色公主裙的小慕娅小跑过来,那个女人都脸带笑意。



    慕娅才一岁半,小跑的时候有点摇摆,章晓猜测她学会走路的时间并不算长吧,看到她小跑得摇摇晃晃的,那个女人都怕她会摔着。



    “啊啊。”



    慕娅总算晃到了小男孩的面前,指着那个漂亮的风车,啊啊地叫着,意思是很漂亮,很好玩,她也想要。但她还不会表达出来,便习惯性地以“啊啊”来代替。



    小男孩担心自己的风车会被慕娅抢走,连忙高举着手。



    那个女人看样子挺喜欢慕娅,慕娅的外表非常的可爱,属于人见人爱的。见自己的儿子高举着手,她便弯下腰去柔声问着儿子:“小宝贝,把你的风车给小妹妹玩一下,好吗?”



    小男孩马上就摇头。



    慕娅心急,上前两步,一边手扯抱着小男孩,另一边手就伸得高高的要抢小男孩的风车。



    “慕娅。”



    章晓走过来,赶紧把慕娅抱了回来,那个小男孩大概是没想到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妹妹,居然敢当着他妈妈的面抢他的风车吧,吓得赶紧躲到母亲的后面去。



    “真对不起,把小哥哥吓到了。”



    章晓先向那个女人道歉,那女人笑笑,“没事,我儿子是很怕生的。”她看向章晓,觉得章晓有点眼熟,就连慕娅都觉得很眼熟。人家刚上娱乐版的头条呢,能不让人眼熟吗?



    垂眸,章晓轻声责着慕娅:“慕娅,不可以抢别人的东西哦,就算你很喜欢,很喜欢,都不能动手抢别人的东西,那样做是不对的。”



    慕娅指着小男孩手里的风车,然后仰脸看着章晓,叫着:“妈妈。”



    章晓明白她的意思,她也想拥有一个像小哥哥那样的小风车。



    “妈妈现在就带你去买一个风车,不过你要记住以后都不能再像刚才那样,那样是没礼貌的,还很野蛮。”



    慕娅又眨着她的大眼睛看着章晓。



    那个女人笑道:“你也别怪孩子,她太小了,还不懂事呢。看她眨着眼睛看你的样子,真可爱,太萌了。”



    章晓摇头,“她是小,但也不能因为她小就纵容她野蛮下去,以后她习惯了,很难改正过来的。”



    听了章晓的话,那个女人想了想,嗯了一声,点点头,“你说得也对。”



    章晓蹲下身去,把慕娅放站在地上,柔声哄着:“慕娅,你刚才抢小哥哥的风车,把小哥哥吓到了,你现在先去向小哥哥道歉,然后妈妈再带你去买风车,好不好?”



    慕娅小嘴儿抿了抿,大眼睛看着章晓,她意识到自己刚才扑过去就抢人家的风车是不对的行为,因为妈妈隐隐中在生气。虽然妈妈还是很温柔,满脸笑意,只要妈妈一抱她,她便能感受得到妈妈是不是在生气。



    道歉是什么东西?



    慕娅记不起来。







    她看看小男孩,又看看章晓,停顿了差不多一分钟吧,像是记起了什么,她扭身就走向小男孩,那个躲在母亲后面的小男孩,害怕慕娅又抢他的风车,赶紧叫着:“妈妈。”



    他母亲把他轻轻地拉到身前来,笑道:“小妹妹是向你道歉,你躲什么呀。”



    在他母亲把他拉到身前时,慕娅又是一把搂抱着小男孩的身子,小男孩高举着手,怕死风车被抢。不过慕娅这一次不是抢他的小风车,而是搂住他就在他的脸上亲了一下,亲完之后扭身就扎入了章晓张开双臂的怀抱。



    “妈妈。”



    稚嫩的童音让人忍不住全身都酥软下来。



    慕娅觉得自己向小哥哥道歉了,妈妈就要实现承诺,带她去买风车。



    “慕娅真乖。”章晓抱起这个小可爱,笑着亲了她一下,慕娅即时就回亲章晓。



    此情此景让那对母子都羡慕起来。



    那个女人由衷地夸赞着章晓:“你把孩子教得很好。”



    章晓笑笑,“是慕娅悟性高,纯真无邪的。孩子的世界纯净,我们做大人的,尽可能的往孩子纯净的世界里灌输正能量,孩子长大之后会受用无穷。”



    那个女人不停地点头。



    “我总觉得你很眼熟,咱们是不是见过?”章晓抱着慕娅继续往前走时,那个女人也牵着儿子跟着一起,小男孩还在不停地摸着被慕娅亲过的地方呢,算得上俊俏的脸上既有羞赧也有点点的懊恼,觉得自己被一个小妹妹欺负了。“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杨,叫杨熙。我夫家姓钟。”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1章意外的发现



    宁致远此刻在做什么呀。他在陆家醒来后,自然不敢像陆咏春那样继续补眠,他趁陆家人还没有起来,就先溜了,溜出陆家后,打电话通知他的手下开车来麒麟山庄接他。



    他的手下把他送回了家后,再拿着他的车锁匙去倾情酒吧把他的车开回来,顺带地还带回了一张赔偿清单,是他昨天晚上喝醉了酒,发酒疯,砸坏了人家的东西,周军都要求他按原价赔偿,没有狮子大开口还是看在他又冷又硬的份上。



    到家后,宁致远还泛困,或许是醉酒的原因吧,想到又是周末,干脆就回房里继续补眠,一补便补到了现在将近傍晚了才起来,还是饿醒的。



    从楼上下来,晃进厨房里,却什么都没有。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在家里吃过饭了,家里的两名佣人习惯了不用负责他的三餐,所以厨房里不会有他的饭菜,他自己又懒得动手做饭,只得到外面去吃饭。



    在那一瞬间,他意识到自己的家里失去了温暖,失去了家的味道,他需要重建家庭的温暖,也就是要找一个女主人回来。



    莫名的,他就想到了昨天晚上与自己同床共枕的陆咏春。



    不过想到陆咏春对他的感觉,他立即便把陆咏春从自己的脑里赶出去。陆咏春的工作也很忙,那女人忙起来的时候,有时候整日整夜的,不适合做妻子,因为她没有时间顾及家庭。



    适合做妻子的,是章晓那样的,能主外,也能主内,而且是更着重于家庭。



    想到了章晓后,宁致远又想到了自己吩咐火焰门的信息部门老大帮他重新调查章晓的事情,在去外面吃饭的路上,他联系了负责火焰门信息部门的老大银鹰。



    银鹰很快就接听他的电话,声音也是低沉冰冷的,不过有着对宁致远的恭敬:“少门主,有事请吩咐。”说话都是一板一眼的,性情和宁致远有几分相似呢。



    “我那天让你们帮我重新调查一下章晓,现在还没有结果吗?”



    “少门主,你这次的要求是与章晓有关的,事无大小都要清清楚楚的,有些事情需要确认一下,便慢了点儿。”



    银鹰恭敬地解释着。



    果真如他猜测的那样。宁致远倒是没有生气,淡冷地问着:“大概什么时候可以出来?”



    “如果少门主现在就想要,属下也可以交给你,我就是怕少门主看了后,还是会让我们继续调查的。”



    宁致远听出了一点问题,他追问着:±颍潜晃募沂昭模孟窬褪谴硬┌@罕晃募铱粗校昭摹I倜胖饕恢倍既梦颐亲凡橐桓鼋凶隼蚨男∨ⅰ@蚨质窃诓┌@捍晕颐窍氩榍宄睦蚧岵换峋褪巧倜胖餮罢伊硕嗄甑睦蚨!br />


    闻言,宁致远一愣,本能地就把车子紧急地停在了路边,因为停得太突然,紧急刹车导致车轮与地面上发生了激烈的摩擦,发出了刺耳的“吱吱”声。







    听到紧急刹车的声音,银鹰担心地问着。



    “我没事。现在能查到文莉的个人资料吗?文莉多大年纪?”宁致远低沉地追问着,只要有一丝丝的线索,他都要追寻下去。



    “年龄与莉儿吻合,就是找不到文莉幼年的照片,就连成年后的相片,都找不到,章浩天那里貌似没有关于前妻的痕迹了。不知道章晓那里有没有保留到她母亲的相片,少门主如果方便的话,可以亲自去找章晓,看看章晓那里有没有那张一模一样的相片。不过上次收到的消息是,与少门主手里的相片一模一样的,出现在加拿大,少门主又说过,那样的相片只有两张,所以属下未经调查清楚,便不敢贸然把结果交给少门主。”







    “好,你继续帮我追查下去,就算要我等上一辈子,我都愿意等,只要有个确切的答案给我。”宁致远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吩咐着银鹰继续追查下去。



    “属下明白。”



    “没事了,你忙去。”



    宁致远先挂了电话。



    挂电话后,他静坐了一分钟,在这一分钟里,他的大脑处于空白状态。



    拉回了神智后,他的脸色更僵。



    如果文莉便是他要找的人,那么已经不在人世了。







    怪不得母亲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都找不到莉儿。







    还有,如果文莉便是他要找的人,他与章晓不就是表兄妹?



    猛地,宁致远捶打一下方向盘,他不希望是那个结果,他希望莉儿还活着。



    不会那么多的巧合的,不是还没有调查清楚吗,不是说相片的照片出院在加拿大吗?母亲说过了,那张相片只晒了两张的,底片又丢了,他手里一张,加拿大那边有人拥有一张,那么文莉便不可能是他要找的莉儿。



    毕竟名字中有个莉字的人很多。



    博爱福利院当年收养了一百多个孩子,说不定一百多个孩子中都有好几个莉儿呢。



    宁致远在心里否定着,不希望自己要找的人就是章晓的母亲,当下却很明白,自己现在要做的是什么,就是去找章晓,看看章晓有没有保留到她母亲的相片,有相片的话,一对照便知道了。



    重新发动了引擎把车开动,宁致远不再去酒店吃饭,而是变换了目的地,改而去慕家。



    周末嘛,他也想去陪陪宝贝外甥女。



    正好,他可以借口陪着外甥女,再与章晓打交道,旁敲侧击的问一点关于文莉的事情。



    就是……



    宁致远一想到自己和章晓的关系形同水火,他想从章晓那里问些话,想从章晓那里看看文莉的相片,能行吗?



    章晓当他是想整她的。



    宁致远内心有点儿抓狂,也有点儿挫败感。



    世界那么大,那么多的人,老天爷非要把他们这几个人圈在一起当成了猴子耍。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40章教唆女儿去破坏



    这端的沈家母女在商量着倒提媒的事,那端的章晓才喂饱了慕娅。



    在她喂慕娅的时候,那个心里想与章晓保持着距离的三少爷,就像石像似的,坐在对面,看着章晓喂慕娅。



    他的借口是,他在看女儿,才不是看章晓呢。



    章晓倒是没有与他计较这些,这便是有情与无情的区别吧。动了情的人,会因为一点事情就吃醋,心里酸得难受,无情的人,根本不当一回事,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丝毫不受影响。



    章晓便是如此,她想着她的麻辣串生意要重新开档了,已经休市十几天。现在叶晴已经出院,虽然帮不了她的忙,至少可以坐在摊位前,帮她收钱呀。



    “妈妈。”



    慕娅扯扯章晓的衣袖,在章晓望向她的时候,她的小手去扯自己的小裙子。



    对面的慕宸不明白女儿那个动作是什么意思,章晓却把碗放下,抱起了慕娅就走,从传来脚步声的方向,他可以确定章晓是把慕娅带到洗手间去。



    慕娅刚刚的意思是她要尿尿吗?



    她会这样表达自己想做什么了?



    慕宸有点震惊,心湖又翻滚如潮。



    请章晓回来照顾慕娅,绝对是正确的,就是……



    “铃铃铃……”



    章晓的手机响起来。



    慕宸听到章晓接听电话的声音,她开口便笑着叫:“少良。”



    高少良!



    电话是高少良打来的。



    起身,慕宸走出了餐厅,在客厅的沙发前坐下来,伸手就从茶几下面抄起了今天的报纸翻看起来,当然不会再去看娱乐版面,免得气死自己。



    “少良,我已经答应了晚上一起吃饭,就一定会去的,放心吧,不会对你们失信的,我章晓向来守信用。”



    章晓把慕娅牵出了洗手间,还在继续与高少良通着电话,那自然的笑容,慕宸才看一眼,就觉得如同仙人掌,满脸都是刺。



    慕娅尿尿后,又吃饱喝足了,就走到厅的一角去,那里摆着好几个架子,架子不算高,因为是用来摆放慕娅平时喜欢玩的玩具,方便慕娅去拿取,不用到楼上的玩具房去。



    章晓拜托易修杰帮忙修补头发的洋娃娃,已经修补好,章晓把洋娃娃拿了回来,因为是慕娅喜欢玩的,所以也摆放在那几个柜子中的一个架子上。



    慕娅走过去拿了那个洋娃娃,再拿了点其他东西,她还想再拿的,发觉自己的双手不够用,无法拿得更多,只得先拿几样东西,走向了坐在沙发上的父亲,把她拿来的东西都摆放在茶几上,转身又向那几个玩具架走去。



    慕宸看到那只洋娃娃的时候,立即合上了报纸,伸手就拿过洋娃娃,反复地看着,确定是宁桐生前买的那一只,上次不是被慕娅扯光了头发变成了光头妹的吗?现在怎么又有头发了?



    本能地,他看向了那个还与高少良通电话的女人。



    什么话题聊得那么欢?



    慕娅又拿来了几样玩具,在她把玩具摆到茶几上后,慕宸把宝贝女儿拉过来,在慕娅眨着不解的眼神看着他时,他不着痕迹地指着章晓,然后用手做了个听电话的动作,再做一个抢手机的动作,意思是教他的宝贝女儿去抢章晓的手机,中断章晓与高少良的通话。



    “爹爹。”慕娅顺着父亲所指,望向了章晓。



    慕宸亲昵地在女儿的小脸蛋上亲了一下。



    慕娅也回亲他一下,便挣脱了他的手,扭身朝章晓摇晃过去。



    章晓刚结束与高少良的通话,见可爱的小企鹅晃过来了,她笑着抱起了慕娅,慕娅见她手里还拿着手机,被她抱起来后,伸手就去拿她的手机。



    “想玩手机吗,你不是有十几个玩具手机吗。”章晓嘴里说着,还是宠溺地松开了手,慕娅便拿到了她的手机。



    慕娅很开心,拿到章晓的手机后,便挣扎着从章晓的怀里滑落,章晓担心她摔着,蹲下身去让她双脚着地。



    让章晓想不到的事情就发生了。



    慕娅拿着章晓的手机乐滋滋地走向了慕宸,开心地叫着:“爹爹。”



    她跑到了慕宸的面前,把从章晓手里拿来的手机就递给慕宸,慕宸接收到章晓不解的注视时,有一种想挖个地洞钻进去的冲动。



    好在章晓没有多想,以为慕娅是单纯地想让慕宸帮她开手机。



    慕宸被自家女儿的动作捅破了不单纯的心思后,反应也很快,从女儿的手里拿过了章晓的手机,看了一眼后,对女儿说道:“慕娅,妈妈的手机不好玩的,你去拿你自己的手机来玩,好吗?”



    慕娅的眼珠儿骨碌碌地转动着,看着她的爹地。



    嘴里又不会表达心里的不解。



    是爹地教她去抢妈妈的手机,她去抢过来了,爹地怎么还要说她的不对呀?



    唉,大人的世界,我太小,不懂。



    于是,慕娅不理自家的帅哥老爹了,自顾自地去玩她的。



    慕宸庆幸女儿还小,无法把心里的疑惑表达出来。



    他拿着章晓的手机还有那只洋娃娃站起来,走向了章晓,把章晓的手机递还给她,淡冷地说道:“慕娅太小,不懂爱护,你把手机给她玩,摔坏了,你别找我索赔。”



    接着,他又问:“这只洋娃娃的头发是你粘上去的吗?”



    “是重新车上去的。慕娅挺喜欢这只洋娃娃的,可孩子是好奇的,她好奇地扯光了洋娃娃的头发,又显得很难过,她还向我求助过,我能帮她把洋娃娃的手脚拼装回去,却无法帮她把扯掉的头发粘上去。你又说,这是你太太生前买给慕娅的,所以我就拜托熟人帮忙,帮洋娃娃重新车上了一模一样的头发丝。”



    章晓说的话平平静静的,听在慕宸的耳里却如同一块巨石砸入了他的心湖,荡起了层层的波浪,一层层的涟漪慢慢地在他的心湖扩散。



    “谢谢你!”







    也只能说这三个字。



    章晓笑道:“谢什么呀,不过是小事一桩。慕先生,你昨晚没有休息,上楼再休息一会吧。”



    慕宸:……



    他的确没有休息好。







    他还在等着宁致远的来电呢,宁致远现在还没有动静,肯定是没有看到报纸上的报道,不知道宁致远看到那样的报道,是怎样的反应?
面对九级仙王的攻击,萧恒也不敢粗心大意,运转十成功力,施展须弥通天拳,打出一道蕴含混沌气息的拳印,击中了能量长河。
轰!
两种不同属性的力量交击,产生巨大的爆炸,天地失色,乾坤颠倒。
拳印和能量长河一同崩灭,爆炸余波仿佛决堤的洪水,硬是把萧恒和天星子震退了数十丈远。
萧恒在空中稳住身子,嘴角溢出七彩鲜血,明显受了轻伤。不过,他稍微一运转疗伤玄功,立马伤势痊愈。
再看另一边,天星子脸色铁青,握剑的右手轻微微发抖,伤得比萧恒还严重。
“果然有点本事,难怪敢找上门来。”
天星子咬着牙说道,左手背负在身后,悄悄弹出一道信号光点。
“杀啊!”
“杀,杀光他们!”
“和他们决一死战!”
……
天河之上,双方人马也展开了激烈的大混战,刀光剑影,战马嘶鸣,不时冲起一道血柱,惨叫声此起彼伏。
当然,七玄门一方,有裂煌和刘振义两位仙王打头阵,有压倒性的优势,打得天行派一方节节败退。
没有多久,天河两边的天地,都被鲜血染成了血色,空中的残肢断体随着能量激射,地上落满了碎甲残兵。
七玄门一方士气高涨,越战越猛,两个呼吸间,就毁掉了天行派外围的几层防御,杀到了大门之内。
轰隆隆……
巨响声震动天地,天行派的宫殿一座接着一座倒下来,残垣断壁漂浮在空中,无比的荒凉。
高空之中,萧恒俯视下方的战场,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即扫视不远处的天星子,徐徐道:“你看,这就是你们做妖族走狗的下场,如今局势已定,你还要垂死挣扎?”
“休得猖狂!”天星子捏着拳头吼道,看着天行派的根基几乎被毁,他的心在滴血,无法扑灭的怒火烧遍全身。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开始燃烧自己的元神之力,体表外缭绕着元神之火,手中的长枪也化作一条火龙,双手一推,火龙脱手而出,朝着萧恒猛扑而去,所过之处,烧得一切都成为灰烬。
“你还想跟我拼命?!”萧恒有点意外,没有想到天星子这么狠,竟然燃烧自己的元神之力,这能获得十倍力量,但等若自残,就算能杀掉敌人,自己也会修为倒退,甚至从此一蹶不振。
为了安全起见,萧恒没有硬拼,而是祭出了世界种子,世界种子打开一个大口,瞬间把火龙吞噬进去。
“就算你燃烧元神之力,也改变不了被毁灭的命运。”萧恒无情的说道,控制世界种子内的空间法则之力,包裹着那条火龙,尽全力炼化。
“吼……”
火龙仿佛有了生命一般,也似乎感觉到了危险,拼命挣扎起来,想要冲出世界种子。
不过,世界种子得到仙界圣树的孕育,早已今非昔比,哪怕是一个半步仙帝,也难以逃出去,更何况只是一条小小的火龙?
“吼……”这是火龙最后的哀鸣,声音还没有散开,空间法则之力就把它炼化,它成了世界种子的补品。
“噗……”
不远处,天星子吐血三尺,身子摇摇欲坠,险些从空中坠落。
他燃烧自己的元神之力,却被世界种子吞噬掉,等若损失了三分之一的精气神,战斗力也是一落千丈,如今只剩下三级仙王的战斗力。
“你没有扭转乾坤的本事,认命吧。”萧恒将世界种子收了回来,背负双手,凌空踏步,逼近天星子。
“天豹!此时不现,更待何时!”天星子冲着天行派深处大叫,使出吃奶的力气往那边飞去。
“还想逃?”萧恒探出右手,正想将天星子抓回来的时候,一只巨大的豹子从天行派深处飞出,拦在萧恒的前方。
豹子高达万丈,朝着萧恒龇牙咧嘴,口中的牙齿仿若一排排的仙剑,透着让人心惊的煞气。
“嗷唔!”
它一声大吼,前方登时天崩地裂,一切有形之物化为云烟。
“这是什么鬼东西?”萧恒连忙抽回了手,一口气远遁数十里,躲开了攻击。
“主人,这是天行派的护山神兽,乃洪荒异种,与独角兽齐名,天生神力,若是成长起来,可以达到半步仙帝的高度,甚至可以成为仙帝。不过,这只天豹还没有成长起来,主人倒不用太担心。”
裂煌的声音传到了萧恒脑海里,他本是妖族的高层,对天行派了如指掌,自然是知道天豹的底细。
“原来只有九级仙王的实力。”萧恒上下打量着天豹,终于看透了天豹的底细,“你很有潜力,今天就不杀你,收你为坐骑算了!”
天豹听懂了萧恒的话,当即瞪大了双眼,连吼几声,仿佛在说:“你有什么本事?还想收我为坐骑?本座吃了你!”
随后,它朝萧恒冲去,巨大如柱的四肢每一次踏过虚空,这片天地都会晃三晃。
冲到萧恒前方十几丈之外,它突然张开巨口,露出尖锐如剑的牙齿,就要一口把萧恒吞下去。
“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萧恒并没有闪躲的意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直到血盆大口到了头顶,他才意念一动,空间法阵之力源源不断的涌出,在头顶形成一道固若金汤的防御。
在外人看来,天豹尖锐的牙齿距离萧恒的脑袋只有咫尺之遥,可实际上,它距离萧恒无限遥远,因为他们的中间,隔着空间法则之力。

这就是空间法则之力。
哪怕只是一粒沙,只要灌输进空间法则之力,那它就能成长为无限空间。
哪怕是一条小溪,只要灌输进空间法则之力,就算是仙王,飞越三五百年,也不一定能飞到彼岸。
“你受不受降?”萧恒的声音在天地间回荡,人好像跨越了时空一般,凭空出现在天豹的背上,手持乾坤刀,抵在天豹的脖子上。
天豹想要反抗,奈何四周突然充满了空间法则之力,形成一片特殊的空间将它禁锢,使它无法动弹。
萧恒手上的乾坤刀,更是释放出冷冽的杀气,透彻心骨,只要萧恒微微一动手,就能把它的脑袋割下来。
“你受不受降?”萧恒的声音如雷贯耳,透着深入骨髓的杀气,吓得得天豹瑟瑟发抖。
“我愿意受降,愿意受降……”天豹终于屈服,发出精神波动。
“早点受降,何需受苦。”萧恒取出一枚行尸走肉丹,用命令的语气道:“这是行尸走肉丹,我相信你也知道有什么作用,吃了它。”
“我吃,我愿意吃,永远听从你的命令。”
天豹将行尸走肉丹吸到嘴里,一口吞掉。
“如此甚好。”萧恒撤回了空间法则之力,收起乾坤刀,满意的说道。
不远处的天星子看到这里,简直欲哭无泪。原本想着把守护神兽叫出来,就算杀不了萧恒,也能重创萧恒,然后扭转乾坤。可是谁能想到,萧恒轻而易举就收服了天豹。
守护天行派数万年的洪荒异种,竟然成了敌人的坐骑,当真是天大的讽刺。
“怎么?你还有什么可以动用的?尽管使出来!”
萧恒的目光移到天星子的身上,驾驭着天豹,不急不缓的飞过去。
天星子吓得掉头就跑。
“刚才给了你两次机会,你自己不懂得珍惜,结束吧。”萧恒猛然探出右手,抓住了天星子的后颈,像是扔一只小猫一样扔了回来。


可惜,神通还没有施展出来,萧恒快如闪电的一巴掌拍过去,砰的一声,他的肉身当场爆炸,血雾飙飞。
他的元神还没有死透,在血雾中沉浮。
“你根本没有拼命的机会!”
萧恒并指为剑,正想将天星子的元神斩断,可这时一道强大的气息从远方飞来,刹那间到了天河之上。
“武圣都不敢这么狂,你凭什么?”来人是一个女子,穿着大红袍,面带纱布,看不透真容,只有一双恶毒阴狠的双眼露出来。
萧恒感到了危险的气息,也顾不上斩杀天星子的元神了,当即驾驭着天豹,飞遁到几里之外。
“你是什么人?”萧恒打量着那个女人,却看不透她的底细,不由得提起了十二分精神。
“我是来杀你的人!”那女人右手一挥,手袖间飞出一条红绫,无限延伸过去,整片天地都被映照成了大红色。
“无限延伸?你到底和我师父是什么关系?”萧恒大吃一惊,因为他认出了女人施展的神通,正是凌风传授给他的《无限延伸》。
“你死前我会告诉你!”女人勾起嘴角残忍一笑,红绫越来越长,围着萧恒转圈,形成了一个特殊的场域,随后向内收缩,挤压得空间爆破,空间碎片如刀刃般袭击萧恒。
“半步仙帝?!”
萧恒把自身真元灌输到乾坤刀,一刀砍出,刀芒将空间切开,袭击到红绫上,却如同泥牛入海一般,被吞噬得一干二净。
以他的实力都无法打开场域,很明显这个女人,是半步仙帝。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