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我的帝国无双

第十九章 十三太保的伊始    文 / 录事参军 更新时间: 2020-02-10 12:01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傅云深眼神凛了起来,看着叶安半晌,虽然刚刚的杀意一闪而过,但他还是感觉到了。



    忽然觉得有趣,“你想杀我?”声音凉的像是贴着肌肤的刀刃,危险之极。



    叶安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不介意。”



    她手上沾染过的鲜血,何止千万,多一个,也实在算不得什么。



    傅云深双眸眯了起来,高大的身子压了下来,高挺的鼻梁几乎快与叶安的鼻梁都碰在了一起,俩人的呼吸声都咫尺可闻。



    “可我现在却随时都能要了你的命。”他压低了嗓音,明明听起来那么危险,却好听的好命。



    叶安眼神从容淡定,即便是受了伤,背脊却挺的笔直,就像是长期经过训练一般。



    “你可以试试。”没有一点害怕,语气里甚至带着一点跃跃欲试。



    俩人目光相对,那双黑白分明的星眸里,没有一点退缩和胆怯。



    傅云深将身子撑了起来,但高大的身影依旧笼在叶安的上方。



    这种感觉让叶安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爽,淡淡开口,“我要离开。”



    “你这女人,就不会温柔点说话?”傅云深刚说完,好像察觉到自己说的不对,打量了一下叶安的小身板儿,在她胸前停留了一下,嘴角轻佻,“哦不对,你还不能称之为女人。”



    叶安皱了下眉,她一向说话都是这样。温柔?那是几个意思。



    面对傅云深的打量,感觉到了他眼神里的鄙视。她很认真的说:“还在发育期,总会长大的。”



    傅云深:“……”



    看傅云深嘴角抽搐了几下,叶安以为他不信,补充了一句。



    “真的。”



    傅云深:“……”他是捡回了一个外星生物吗?



    “我要走了。”叶安边说,继续拔掉了插在自己胳膊上的一根针管。



    “你现在这个样子离开,你是不想活了吗?”傅云深冷声开口,语气有些愠怒,“你到底知不知道你伤的有多重?”



    叶安脸色依然没有什么大的波动,看向傅云深,察觉到他并没有恶意,才说:“我不会死的,我的伤已经好很多了。我必须要回去。”早一天回去,就能让自己后续的麻烦减少一点。



    眼神很坚定,坚定到傅云深都有些动容。



    傅云深扔了一件衣服在叶安的身边,看了下她几乎满身都是绷带的身体,像是刻意难为她一般,“能自己换上吗?”



    叶安皱了皱眉,沉默了一下,“能。”



    傅云深嘴角轻轻挑了一下,“把衣服穿上,我就放你离开。否则,就算你走得出这道门,你也走不出这个庄园。”



    叶安双眼镇定的盯着傅云深。



    他说的不错,这个庄园外面,她能感觉得到有很多人,甚至还有着很多未知的危险。如果这个男人不肯放她离开,即便她能从房间出去,也走不出这个庄园,甚至……走不出这个房子。



    叶安又看了看自己被剪开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身上绝大部分都是覆着绷带和药水。



    薄薄的一层粉色胸衣顿时暴露在了空气当中。
    阳光明媚,碧波粼粼,明湖湖畔风景极为优美,湖畔另一侧的庄园,映在碧蓝湖水中,亭榭楼宇,便如海市蜃楼一般虚幻华美。

    “一,二!”

    这一侧的湖畔,却是十几个汉子,光着膀子沿着湖畔气喘吁吁的跑着,一个个累得东倒西歪的,看起来,都恨不得软瘫在地上再不起来。

    只不过,陆宁大马金刀的在一旁坐着,旁边一柄寒意森森的陌刀,刀柄插入地中尺许左右,远远看着那森森刀刃,就令人头皮瘆得慌。

    国主第下更不是什么讲理的人,若不按他吩咐,足额的完成所谓的“训练”,只怕真会被他一刀砍了脑袋。

    共十三个汉子,有陆平、陆霸、陆贵、陆青四恶奴,其余九人,都是佃户中没有妻儿的健硕青年,而且,都已经自愿成为国主的部曲,也就是私奴。

    国主第下坐的椅子比寻常胡床椅腿更长,是国主第下自己做的,这段时间,听说国主第下在庄园中,很是做了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尤老三一脸谄笑的在陆宁身侧站着。

    尤老三这段时间,就好像热锅上的蚂蚁,他原本,帮刘家收一些外围田租,可现在,好像被一脚踢到了一边。

    而且,更可怖的是,他曾经吆喝过国主第下,看起来,国主第下对他有了成见,他真怕这位小国主哪天一时兴起,将他剁成肉酱扔东海里喂鱼。

    这段时间,一直也没见到妹妹,给她写信也没有回音,尤老三实在忍耐不住,便也颠颠跑来了明湖,却不想,正遇到国主第下在操练部曲。

    看着这些被操练的死去活来的奴仆,尤老三就觉得蛋疼,心说换了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

    “停!”陆宁突然喊了一声。

    那十三个苦命娃,简直如蒙大赦,立刻一个个的瘫倒在地,大口的喘息。

    尤老三在旁苦笑,国主第下的所谓训练项目,他听不太懂,什么训练耐力的负重千丈长跑,什么训练臂力腰腹之力的举重,还有什么俯卧撑、仰卧起坐、引体向上等等,花样许多。

    而休息时间,这些汉子便是练习骑乘,听说国主第下买了数十匹好马,建了马场,请了北方的马倌圈养。

    江畔这一边,被国主平出一个空旷场地,场地之中,有中间绑着铁棍的成对石锁,有铁器铸造的高高横杆,各种重量不一的石锁铁锁等等,都是国主第下鼓捣出来的所谓“训练器械”。

    而且听闻,这只是训练之开始,以后随着这些部曲体质增强,训练强度还要加码。

    这是,要练出一个个蛮牛吗?尤老三心里暗暗咋舌。

    “一刻钟后,每人再做一百个俯卧撑!然后休息,准备吃午饭!”陆宁指了指身侧沙漏,上面陆宁自己刻的刻度,沙漏一刻钟的时间,按照陆宁估算,大概在五分钟左右。

    瘫躺在地的汉子们,心里都是叫苦不迭。

    不过,这十三个汉子,都受过国主第下大恩,四个恶奴,本来是要被砍头,已经是死定的人,其余九人,也各有际遇,都因为国主第下,有的才留下了性命,有的家人血冤得洗,或是亲友得救,是以,不管多苦多累,他们都在拼命坚持。

    本就该现在在地狱里了,是国主第下救下了他们,现在的地狱式训练,又算得什么?

    所以,当陆宁慢条斯理用小锤敲打身旁皮鼓,宣布时间到后。

    这十三个苦命娃,便又都勉力起身,摘去腿上绑着的麻布沙袋,趴在地上,开始做俯卧撑。

    远方湖畔小路,一行黑点慢慢行来,叽叽喳喳的声音,却是莺莺燕燕。

    是尤五娘领着一队婢女,拎了食盒而来。

    少女清香随着轻风飘入这些苦命娃的鼻端,莺莺燕燕的娇俏声音传入他们耳中,死狗一样的家伙们,突然又有了力气,拼命的做着俯卧撑,自己做一个,便吼一声数字,人人都知道,主公眼观六路,谁也偷不得懒,虚报者会被重罚。

    “主君,您还是在此用膳吗?”尤五娘来到陆宁身前,娇滴滴的问,她轻轻俯身,红彤彤齐胸襦裙中,那诱人的雪白深深沟壑,就在陆宁眼旁。

    陆宁笑笑,说:“照旧吧。”

    已经训练了十几天时间,每天陆宁都是和他的“十三太保”一样,在这湖畔进食。

    陆宁心情不错,思及老妈虽然还气鼓鼓不愿意见二姐,但明显心内已经软了,假以时日,这心结终究能解开。

    尤五娘将手中食盒放在陆宁旁侧矮桌上,取出食盒里面菜肴,却是极为清淡,几道小蔬而已。

    陆宁也是没办法,他虽然不看重口舌之欲,但对肉食也不排斥,不过最近每次用了肉食,他都会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要发泄一番,不然就感觉心里堵得慌难受异常。

    就好像,被雷劈穿越而来,令他的代谢系统产生了某种异变,有了数倍的放大效果,仅仅一点素食热量就可以满足他现今的生理需求。

    旁侧尤老三,对尤五娘使眼色,见妹妹理也不理自己,就好像没看到自己一样,心里只是徒唤奈何。

    不过看妹妹,好像混的还不错,既能在国主第下面前说上话,而且好像还是带来的这些婢女的头头,她吩咐下,那些婢女做事。

    而且衣饰华贵,头上珠翠,比以前更多更为精美。

    尤老三这才暗暗心安,还好还好,妹妹没被打入冷宫,那自己得罪国主第下的事情,就还有转机。

    “你们休息一下再吃,休息四刻钟!”陆宁敲了敲沙漏。

    实则,十三个倒霉娃,现今也根本吃不下,做完俯卧撑,都瘫躺着喘粗气呢。

    在乐晨慢条斯理用完餐,开始享用午茶时,终于用小木槌敲了敲身侧皮鼓,“吃饭!”

    每当这个时候,这十三个苦命娃,便又都会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受的什么苦都值了,因为他们每人面前的食盒中,都会是大块大块的肉食,甚至第一天的时候,各个都觉得,他们一辈子吃过的肉,也没有现今一餐饭的肉多。

    不过,十三个苦命娃被教训的已经形成了条件反射,便是肉香扑鼻,食指大动,却也不敢狼吞虎咽,而是一小口一小口咀嚼,各个盘腿坐在地上,吃得倒也极为整齐。

    看着他们食盒中的鱼肉,尤老三目瞪口呆,更咽了口口水,这,这太奢侈了吧?这他妈是奴婢过的日子?

    老子,老子也要当兵!

    “好,现在还有个样子了!”陆宁看着这终于不再狼吞虎咽的十三个苦命娃,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十三个人,算是自己盘算中的亲兵雏形,而真正训练他们作战技巧之前,增强他们的体质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以后真若上战场,那些勇敢之类的意志品质,又是另一番锤炼了。

    “老三,一会儿午休,咱三个寻个地方,喝茶唠唠,你和五儿,也好久没见了吧?”陆宁看向尤老三,给尤五娘取了“茧儿”这个名字,多多少少有圆当时开的玩笑的意思,最近这段时间,陆宁喊“五儿”,已经喊习惯了。

    听陆宁的话,尤老三呆了呆,立时大喜,国主第下?要和我喝茶唠嗑?这,这是怎么话说的?

    不过话说回来,看妹妹倒是很被国主第下宠爱,那自己,不就等于这东海县的国舅爷么?

    陆宁又道:“我知道你来做什么,原本县郊那千亩良田,收租的事情我准备都交给你的,但五儿不同意,所以啊,这事儿你跟你妹妹合计,她什么时候同意了,你就接手。”

    尤老三怔住,什么?千亩良田,收租子的事儿都要交给我?

    这,这,以前刘逆在的时候,我也不过扫扫外围啊,这些良田可是刘志才的命根子,收租子的时候,他都是亲力亲为,到场盯着,就怕那米斗,不压的结结实实,被哪个佃农占了便宜。

    以后,我就能跟那刘志才一样威风了?

    可不是吗?现在整个东海县田地,不就都等于是国主第下的么?

    甚至,国主第下一出手,泥江口土豪王缪,就被抄家,所有田产,也都变了国主第下的私田。

    所以,国主第下就是随便挤挤手缝,露出来的丁点好处,自己就能比当初刘逆更发达!

    可怎么话儿?我妹妹不同意?

    难道是国主第下故意敷衍我,找的借口?

    不过,这么点小事,对国主第下,根本不在话下,而且国主第下是什么人?用在乎自己的感受吗?用骗自己吗?

    尤老三有些无奈的看向尤五娘,尤五娘撇了撇红唇,“三哥,我知道你的性子,给你这样重的权责,你还不马上狐假虎威作威作福?到时,败坏的是主君的名声!”

    啊?尤老三目瞪口呆,心说你这丫头?失心疯了吧?以前刘志才在的时候,你是多好的一姑娘啊,顾家不忘本,刘逆的东西,你不是能偷就偷补贴给哥哥?

    怎么着?你这是,突然变成国主第下的守财奴了?

    明明国主第下决定的事情,你这枕头风,倒着吹?给我这么好的差事吹没了?!

    尤老三心里这个气啊,但对这个妹妹,他是真怕,更莫说现在,妹妹掌握着他的荣辱呢。

    却听尤五娘又唠叨:“收租的事儿啊,还是交给甘二吧,你就好好和佃农们相处,防着点这些佃农,看有没有暗中对主君不满背后说大逆不道的话的就行了!”

    尤老三闷头不语。

    陆宁起身,去湖畔踱步,尤五娘恨恨瞪了尤老三一眼,“三哥,你可长点心吧!别被甘二比下去!难道你想妹妹一辈子,都被甘七儿压着?还别说,等以后主君有了正室,你这样,让妹妹如何自处?!怕到时,就真没妹妹的立锥之地了!”

    说着,啪一声撑起手中小绣花伞,就追了下去,奋力举在陆宁头顶,为陆宁遮荫,更甜笑着,在陆宁身边说着什么。

    看着这一幕,尤老三心中突然一酸,完了完了,原来,妹妹这世上最亲的亲人,已经不是我了!

    女生外向啊!遇到俏郎君,就变成女舔狗了啊!

    不过,这位少年国主,应该是妹妹最好的归宿了吧?

    想着,尤老三摇摇头,蹙眉不知道在琢磨什么。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