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历史·穿越 > 宋北云

5、3月15日,小村少年游    文 / 伴读小牧童 更新时间: 2020-02-08 19:1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让天灾红星与自己的领地保持利益一致,这样在灰月要塞受到外敌侵犯的时候,他们才会自愿出力。

    但这是否就意味着西蒙要主动腾出一片地方给他们免费居住呢?



    西蒙站在窗边,看着贸易区域聚集起来的玩家,不由得把玩着手边的金币。

    对于容易得到的东西不去珍惜,却对那些可望而又不可及的东西格外痴迷...这是大部分人的根性。

    再加上西蒙本身还有领主的立场存在,所以玩家小屋不能直接赠送给玩家们,必须要他们以有偿的方式来补还。

    “西蒙大人,贸易流通区域的演讲台已经搭建好了。”

    保罗在外低头说道。

    “洛丽娜呢?”西蒙收起金币,多看了一眼保罗。

    “洛丽娜小姐说是要去城主府那边整理行李。”保罗恭敬地回答。

    “嗯。”西蒙轻轻地点了点头。

    他所盘下的这座大宅主要临近这片还没有建立起来的东贸易区,到城主府确实有些距离,洛丽娜作为贴身侍女想要近身侍奉主人确实需要她把换洗的衣物带过来。



    保罗并不言语,只是从腰包中取出一枚幽黑的圆球交给西蒙。

    “很好。”西蒙满意地点点头:“辛苦你了,去休息吧。”

    那些天灾红星昨天一个晚上都没有消停,一从地母神殿复活就立刻赶往扭曲丛林狩猎泥鱼,这就导致西蒙的亲卫队长保罗也蹲点了一个夜晚。

    “可、可是,西蒙大人,那群魔鬼说不定会伤害你...”保罗张了张嘴。

    “在场还有其他人员会负责维持秩序...这也不是如此劳累的你应该考虑的事情。”

    西蒙摆摆手,言辞之间不容反驳:

    “去休息吧。”

    “...是。”保罗重新低下头,沉声应道。

    ......

    目送着他离去的背影,西蒙又转头看向底下吵吵闹闹的玩家。

    “也到时候了啊。”

    他喃喃自语着换上正装,出了书房。

    这一次西蒙并没有乔装,他想用自己领主的身份去面对这些玩家。

    其主要原因就是自己需要在玩家面前竖立起两个不同的身份。

    一个身份是‘领主西蒙’,另一种身份则是‘年老乡绅西蒙’。

    前者因为‘领主’这一身份本身就与玩家之间有地位上的差距,所以想要融入他们之间也是非常困难的。可既然‘领主’这一身份无法融入他们,那不如就在他们的脑中留下‘权威’的印象。

    是的,权威。

    西蒙要体现出他灰月要塞领主的权威。

    这样才有利于接下来与天灾红星相关的一系列领地事务展开。

    后者则是‘乡绅西蒙’这个身份。

    领主西蒙的身份很难亲近玩家,但乡绅西蒙却不一样。

    一开始乡绅西蒙就被当作任务NPC,所以他也距离玩家较近。

    他们所求之物是什么,他们所需之物是什么?这些都可以让‘乡绅西蒙’去弄懂、理清楚。

    而且通过乡绅西蒙这一身份发布任务,也能摸清楚这些玩家很多的事情。

    两个身份相辅相成,领主西蒙主要是为玩家发布有关于要塞建设任务,乡绅西蒙则发布猎杀怪物、挖矿、探寻摸索,调和低级魔药这一类简单的任务,以此来探索玩家想要的东西。

    只要是高等生物、拥有智慧的生物,就必然拥有基本的欲求。

    而弄懂了他们的欲求,西蒙也能更好地将天灾红星拉入灰月的阵营。

    不死的天灾红星...他们难道不香吗?





    宅邸大道两边是整齐站立着的甲胄骑士。

    黝黑的铁铸盔甲,闪烁着森然寒光的各样制式武器。

    盔甲与武器上面刻画了黯淡的双子灰月。

    那是独属于灰月军团的标识。

    “领主大人!!!”

    骑士单膝跪下,铁铸盔甲碰撞,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

    洪亮的声音,整齐的行礼,壮硕的身体。

    他们单膝跪下,头也不敢抬起。

    因为面前的人就是他们的最上级——灰月之主西蒙。

    过了半晌,西蒙平静沉稳的声音才响起:

    “士兵们,前进!”

    是的...前进吧...去玩家那里。

    ......

    “这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啊。”

    我吃饵块看着围绕着前方高台聚集起来的一般民众NPC以及玩家,忍不住喃喃自语着。

    他是一个出生点随机选择到灰月要塞的玩家。

    但与一般玩家不同的是,他是一个比较有钱又比较肝的普通玩家。

    在《艾维大陆》上线游戏仓的时候,他眼睛一眨都不眨,直接抢拍了下来。

    昨天更是肝泥鱼肝了一天一夜。

    饶是一向精力旺盛的他也是休息了一个小时才勉强缓过神来。

    简单地洗个澡,吃个饭,他就又登录了《艾维大陆》。

    没办法,这个游戏对比起其他潜行VR游戏来说实在太真实有趣了。

    真实到他昨天被泥鱼两三口吃掉的时候,还能闻到对方口腔中腥臭的气味。

    这就是光脑实时演算吗?爱了爱了。

    “不过泥鱼也太难打了吧?还动不动就弹刀。感觉我遭受到了我这个年龄不应该遭受的苦难。”



    昨天他是第一个被泥鱼挫骨扬灰的玩家,把他杀了之后,那条泥鱼还生怕他不死,直接两口把他尸体吞进肚子里面去了。

    不信邪的我吃饵块从神殿神台复活后立马就跑回扭曲丛林,往泥鱼身上蹭了两刀就又被对方摁在地上,反手一口就生吞了。

    连片手剑的盾牌都被嚼烂了!这尼玛就离谱!

    我可是堂堂的天灾红星!怎么能受这种委屈?!

    于是他就开始了无限跑尸回团之旅,直到今天。

    “今天一定可以了...昨天我都能蹭到五刀了,今天再死个几十次应该就能把泥鱼杀了。”

    我吃饵块自言自语着,同时又忍不住抬起头:“说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一上线他就被好友拉到这个地方,说是NPC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抱着‘说不定是新任务’这种想法,我吃饵块和他的好友呐呐呐在这里等待差不多五分钟了。

    正当我吃饵块完全失去耐性,打算叫好友呐呐呐去和他一起去刷泥鱼的时候——

    脚步声响起了。

    轰隆!轰隆!轰隆!

    那是整齐如雷鸣一般的脚步。

    那是身穿整齐盔甲,手持各种武器的钢铁洪流!

    与此同时,前方的灰月民众发出了热情的欢呼声:

    众多不同音调的声音组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句话——

    “灰月之主万岁!西蒙领主万岁!”

    他们嘶吼,他们欢呼。

    听着宛若雷鸣一般的欢呼声,就连我吃饵块都禁不住有些热血沸腾。

    而簇拥着如此鲜花与欢呼,一位穿着华贵正装的黑灰发色的年轻人,正在我吃饵块以及众多玩家的注视下...

    一步一步走上高台。
    四肢泥鱼的眼珠。

    这是制作低级恢复魔药的所需品。

    但由于成年泥鱼生性凶猛,且个头与成年人大小无异,所以灰月中基本没有几个的猎人愿意去招惹。

    所以用四肢泥鱼来测试这群天灾红星的水准...那便是再好不过的了。

    天灾红星们要是能打败二十五只泥鱼那自然是最好,毕竟西蒙并不缺少那点金钱奖励,而且还能通过他们的狩猎水平来判断他们的实力。

    如果这些天灾红星不幸丧生鱼腹...那对西蒙来说也没什么损失,正好也可以摸清楚他们为何对死亡有恃无恐。

    地母教会虽说有苏生复活的神术,但这种神术的代价高昂,加上还有失败的几率。

    因此西蒙并不觉得有人会为了这群天灾祸星施加这样的神术。

    奇迹...神术...

    一想到这些,西蒙就禁不住没品地笑了两声,像是想到了很好笑的事情一样。

    “西蒙少爷,您所需要的宅邸已经准备好了。”

    洛丽娜站在旁边,躬身说道。

    “辛苦你了,洛丽娜。”西蒙摆摆手。

    趁着玩家归来的这个空档,西蒙特意让洛丽娜专程盘下了这等待建设的贸易流通地区附近最大的宅邸。

    其目的就是近距离观察这些玩家。

    况且——

    西蒙拉扯着鬓发。

    “任务NPC...这还真是学到了一个新词。”西蒙伸出另一只手,滑动着玩家论坛中的评论。

    其中有一条被玩家们顶起来的帖子。



    ‘终于接到杀怪任务了!是杀泥鱼的任务!快来灰月!和我一起杀泥鱼,剥素材!’

    在这条帖子下面,是各个玩家的留言评论:

    ‘什么?楼主接到杀怪任务了?我还在漫山遍野抓山兔,从山兔身上剥离出来的素材都是山兔肉,我感觉我的圆舞棍都要变成烤**了,耐力值掉到最低的猛男可以来我这里吃烤肉,算你们便宜一点。比商店或者是食堂里的东西要便宜,而且还好吃。’

    ‘???你还能抓山兔?我这边都是铁矿洞,能接的任务也就只是搬砖挖矿的任务,搬十次砖就要吃一次饭补耐力,把我都吃穷了。’

    ‘嫉妒使我有丝分裂。还没接到任务,我好恨啊!’

    ‘这波,这波我问你他泥鱼任务在哪里接的?如果你回答不出来,那你这个泥鱼任务就毫无意义。’

    玩家论坛还是一如既往的吵吵闹闹,但大部分都是有关于任务型NPC的讨论。

    过了好一会儿,评论区突然多了一条发帖人自己发的帖子。

    ‘卧槽?!我被杀了!这个泥鱼好猛啊!我二十多年RPG风骚走位硬是被它杀了!我片手剑砍在它身上不破防还弹刀让自己进入僵直状态,d。骨灰都被泥鱼给扬了。现在还要等十分钟才能在地母神殿的神台复活。’

    ‘原谅我不争气地笑出了声。’

    ‘哈哈!附带弹刀僵直还暴走,这样的泥鱼你喜欢吗?’

    “......”西蒙没有继续看下去了。

    因为他捕捉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等待十分钟就能在地母神殿中复活?”

    而且看那个样子...似乎只需要等十分钟,并不用付出其他的代价?

    这…

    这个结论的得出让西蒙脸上滑落冷汗。

    他的面孔扭曲,禁不住弯腰捂嘴,手杖也被下意识地握紧。

    与此同时,那欣喜得完全压抑不住的声音也从唇边泄出:

    “他们并不畏惧死亡啊...”

    不怕死的韭菜...不对,是不怕死的天灾红星...他们要是愿意为自己做事...

    “那件事应该也能很快完成吧?”

    西蒙下意识地抬起头。

    无垠的天空中,有一颗不详的凶星正在闪烁。

    ......

    今天没有任何天灾红星过来向西蒙交纳那五十枚泥鱼眼珠。

    看来四肢泥鱼他们还需要处理很久。

    而且——

    西蒙将窗户推开,看向外面还等待建起的贸易流通区。

    街道上空荡荡的,偶尔也就只会有一两个玩家的身影掠过。

    他们行色匆匆,明显是刚从神殿里面复活出来,打算再去灰月西面的扭曲丛林猎杀泥鱼的。

    “现在可都已经凌晨三点多了。”

    西蒙扫了一眼旁边的落地钟。

    淡金的时针正正地指向三点。



    送死然后复活...之后继续送死...就这么有意思吗?

    西蒙完全不明白。

    凌晨三点钟不应该是休息养肝的时间吗?怎么这群天灾红星这么喜欢去扭曲丛林和臭烘烘的泥鱼交战?



    玩家这份锲而不舍的精神让西蒙禁不住揪断了自己几根头发,随后又喝了一口养肝的鸡汤。

    除开这一点,西蒙还从各地埋下的眼线了解到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些‘天灾红星’似乎是不需要住所的。

    他们所谓的‘上线’就是突然出现在贸易区域,‘下线’就是突然消失在要塞中。

    这期间有不少负责监视的眼线都被吓了一大跳,向西蒙报告的时候还直呼:‘那是魔鬼的咒法!人类根本就无法做到这种事情。’

    “魔鬼的咒法吗?”西蒙伸了个懒腰。

    这话让他有些耳熟。

    但从他今天一天的观察来看...这群玩家确实是有很多特异之处,但远远还达不到‘魔鬼’的层次。相较于魔鬼...西蒙更愿意称呼他们为表现特异的人类。

    既然是人类,那就必然有需要的东西。

    “而生存空间就是人类所需要的。”

    西蒙的头发被他拉扯得拉直绷紧。

    是的,大多数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间。因为有了自己的空间才能调节自己的情绪。

    这些玩家现在看上去似乎不需要‘住所’,但如果真有一个只属于他们的住处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会不想要吗?会有人不想要一个‘家’吗?

    要想知道这群人的心思...

    “那就需要试探一下了啊。”

    西蒙将手掌放在纸面上,轻轻地抚摩着上面留着的细密字迹。

    在结晶灯的光彩之下,上面的内容也随之显现。

    ‘玩家小屋实验计划...?’

    “把灰月当成你们的家乡吧。”

    西蒙自言自语着。

    唯有利益共同体是不会被背叛的。

    让灰月成为这些天灾红星的家乡,让他们的利益与西蒙自身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这就是他下一个目标。
    “十二年《艾维大陆》老粉不请自来!”



    “有人推荐初始武器选什么吗?”

    “圆舞棍啊!能在天上飞,而且还一直转转转的,我就是奇异博士!”

    “前面的圆舞棍给爷爬!大锤蓄力不香吗?”

    “......”

    身前的玩家面板上面的评论已经刷疯了,可西蒙却并没有在意。

    他揪着耳边的鬓发,双眼中满是讶异之色。

    “没想到竟然是神谕...”

    已经重回办公桌旁边的西蒙抬起头。

    是的...在天灾群星坠落的那个瞬间,他的脑中就响起了神谕。

    那是一条极其纯粹的神谕——

    ‘接纳天灾红星,接受天灾红星。’

    比四柱神的层次还要高的神谕!

    并且还不只是西蒙一人听见,好像只要存在于这片大陆的所有生物都听见了。



    前面已经说过,文明与文明之间碰撞是有冲突的。

    这其中大部分都需要鲜血来驱动,将其糅合。

    但在‘神谕’这种带有暗示思想的命令下——



    啪!

    西蒙将数根头发揪断,转身看向背后站立着的青年:

    “保罗,汇报一下领地状况。”

    “是!”

    这位名叫保罗的青年单膝跪地。

    “一切正如西蒙少爷所预料的那样。”

    “根据各地传递过来的情报可以得知,要塞中各处出现了许多‘天灾红星’,他们都背负着各式武器,穿着打扮与我们无异。”

    “我埋设在帝国各大领主底下的眼线怎么说?”

    西蒙沉思片刻反问道。

    “领主们的态度都差不多。”保罗抬头:÷绨桑磕阏庖蔡恕D憔褪7年出生的老年人?进游戏体验生活?”

    “你...在说...B话...我、我是00年出生的00后。”



    众玩家们嘻嘻哈哈地发出了笑声。

    “......”西蒙。

    见到他们这副样子,西蒙忍不住摸了摸下巴。

    这些玩家毫无警惕心,站姿松垮,身上的皮甲粗糙,武器落后...

    是单纯的莽夫?

    还是说他们已经强大到不需要畏惧灰月的骑士团力量了?

    西蒙感觉只要自己挥一挥手,他的近卫骑士团就能将这群身着粗糙皮甲的玩家冲撞成肉泥。

    想不通,弄不明白。



    “唯有魔鬼才不畏惧死亡。”



    那么他们果然就是魔鬼了吧?

    “西蒙大人。”旁边乔装成管家的保罗一脸紧张地发出了声音。

    因为他已经看见有‘天灾红星’发现了站在此处的西蒙,并且两眼发光地往这边跑过来了。

    这些天灾红星的目光就如同蛆虫看见了死尸,狼群看见了腐肉。

    该死的魔鬼!该死的红星!难道是想对西蒙大人不利吗?!

    保罗脸上滑落冷汗。

    他并不知道这些天灾红星的实力究竟如何,但看他们刚才余裕的模样,想来其实力也不可小觑。

    可是想要伤害西蒙大人,那就必须要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

    赌上骑士团之名!

    “西蒙大人!”

    保罗的手指已经搭在剑柄上,打算出手了。

    “不要轻举妄动,保罗。”西蒙低声说道。

    领主的命令是绝对的。

    保罗喉结滚动了好一会儿,最终才低下头:

    “是,西蒙大人。”

    下一刻,西蒙与保罗就已经被玩家团团围住。

    “哇!好逼真的建模啊!怎么才可以做到如此精细的呀?”

    “我能摸摸他吗?”

    有个女性红星当着保罗的面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无礼之人!在你面前可是灰月支配者!帝国的晨星!全知全能的西蒙大人!

    保罗差点没怒吼出声。

    但他还是忍住了。

    因为面前的西蒙并没有发话。

    另一边。

    这些天灾红星在观察西蒙,西蒙也在观察他们。

    他们的长相不说比得上地母教圣女...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但也比一般领民要好看太多了。

    只不过...

    这种细胳膊细腿真的能进行战斗吗?

    西蒙扫了一眼身边的玩家论坛。

    上面有一条帖子停留在他的面前——

    ‘任务NPC在哪里啊?我到现在也就只接到一个挖矿搬砖的任务啊!我的大剑已经饥渴难耐了!能不能来一个打怪的任务啊!’

    西蒙沉默一会儿,苍老的脸上拉出一抹笑容。

    “我来到这里,其实是有其一件事想要麻烦各位令人尊敬的天灾红星。”

    说着他还咳嗽两声,同时不动声色地去观察这群玩家。

    “哇!竟然说话了!”

    “令人尊敬的天灾红星?这个称呼也太帅了吧?不过怎么有种苍蓝星工具人的味道?”

    “老爷子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帮忙?尊老爱幼是我大天朝流传下来的美德嘛!”

    “你们懂个屁!这是个任务NPC!”



    面对他们的讨论声,西蒙只轻咳一声,随即说道:

    “从灰月要塞的西城门出去有一片扭曲干枯的森林,其中盛产四肢泥鱼。”

    “泥鱼的眼珠素材是制作低级恢复魔药的必需品,如果各位愿意为我采集五十枚泥鱼眼珠的话,我也能给予各位一些必要的奖励。”

    “但请记住,我只会在午时、下午三点这两个时间段过来回收泥鱼眼珠。”



    下一刻就看见玩家们面面相觑,接着——

    “四肢泥鱼?”

    “冲冲冲!我已经收到任务提示了!”

    只片刻,原本聚在一起的玩家就已经全部冲向西城门方向。

    “西蒙大人...”

    站在西蒙身后的保罗刚想要开口。

    “保罗。”西蒙抬了抬帽檐,打断了他的话语:“跟上去隐秘调查。不要暴露自己。”



    “记得使用留影珠记录他们的一举一动。”

    “是!”

    保罗将手放在胸口对西蒙致以敬意,接着跟在了那群玩家身后。

    目送保罗离去,西蒙拍了拍手杖。

    这些玩家为何不畏惧死亡?是根本不害怕吗?还是说有其他的手段抑制死亡?

    不过...

    这些玩家还挺听话的。



    “看来在保罗回来之前,我这边也要布置一些东西了啊。”

    西蒙扯着自己额前的头发,露出一抹阴诡的笑容。

    就如同菜农...看见了生长旺盛的韭菜。
    灰月要塞自由强壮的劳动力已经不够了。

    因为这里位于光耀帝国与永冬王国西面交界处,只要两国开战,灰月要塞首当其冲。

    除此之外,还因为这附近还残存着并没有清理过的魔女旧教遗迹,因此也有不少魔女旧教徒在此徘徊。

    这就导致灰月要塞自由强壮的劳动力大多数都流向灰月要塞的后方城市奥赛德。

    留在灰月要塞的主要劳动力年龄层次多为老年人以及无法进行重劳动的妇女儿童,少部分的精壮青年或者中年人根本无法满足西蒙大刀阔斧改革的需求。

    “要是真存在特别好用,随便使唤,而且工作还特别努力的天灾劳动力,那该多好啊。”

    西蒙放下手边的公务文件,又一次感叹一声。

    “天灾劳动力?”正在泡红茶的洛丽娜抬起头看向自己的主人,亚麻色头发微微摇曳。



    他平时除了经常说一些‘钱只有花出去才具有价值’、‘培养一个人其实是在投资一个人,洛丽娜,你有这个潜力。’这种莫名其妙的话外,最近又会时不时地冒出两句‘有一说一,我觉得是这样的。’

    有什么和什么啊?

    洛丽娜觉得可怜的西蒙少爷肯定是被某种邪灵纠缠上了,所以最近才表现得有些不太正常。

    慈悲而又宽容的地母神啊,请保佑保佑你忠实的信徒西蒙少爷吧。驱散那些邪灵,让他恢复正常吧。



    ∶鳌⒉煌睦砟睢⒉煌姆啊⒉煌挠镅员泶锓绞..

    文明与文明的碰撞可大部分都是由鲜血驱动的。

    西蒙自认为自己算是接受能力与学习能力十分不错的领主了,时不时还能胡诌两句玩家论坛上面那些‘魔鬼的语言’。

    可其他人呢?其他的贵族、领主...那些人可都是思想十分守旧的。

    这些玩家要如何与这些人相处呢?



    不管怎么样...距离这些玩家来到艾维大陆就只有一个小时了。

    看着玩家论坛中的倒计时以及不断刷新的评论,西蒙也有些期待了。

    艾维大陆与玩家论坛的时间比例保持为一致,这说明时间与那边完全同步。

    “再等一个小时,也就是下午一点的时候吧。”

    西蒙侧身看了一眼身边的落地钟,挥手让洛丽娜退下了。



    他将旁边的鹅毛笔拿起,摊开一张纸,随手打开玩家论坛。

    做笔记。

    这算是西蒙每天都会做的事情了。

    毕竟这些‘玩家’互相交谈的生造词实在太多了,西蒙有时候也必须要搭配翻译笔记来对他们所说的话语进行辨别、认知。

    单一的词语比方说‘卧槽’、‘awsl’...这些词语倒是容易理解。西蒙大概能明白这些应该是表达自己内心震惊或者对某种东西感到惊讶或喜爱情绪时用的词语。

    但接下来有些长句的意思他就有点不太理解了。

    比方说这些玩家们经常说的‘欢迎来到祖安’。

    这句话乍看上去似乎是欢迎别人,但往往在这句话的回复后面,总是带有一些侮辱人性质的脏话。

    “明明前面还在欢迎,为什么后面又要说脏话呢?”

    西蒙眉毛紧皱。

    欢迎和脏话...这之间有什么必要的联系吗?

    唯一合理的推断就是,这句‘欢迎来到祖安’应该是魔鬼的咒文,只要说出口就能激怒别人。

    作为灰月要塞优雅从容的领主,西蒙其实是对这种脏话表示深恶痛绝的。

    “等会儿找洛丽娜实验一下这些‘恶魔的语言’吧。”



    他合上自己的笔记,拈起一边的茶杯,轻品了一口手中的红茶。

    “呼...”西蒙满足地吐了口气。

    要想接触、了解其他文明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至少西蒙为了更深一步地了解这些‘天灾红星’足足做了差不多半本书那么厚的笔记。

    里面密密麻麻的记满了他对这些‘魔鬼语言’的分析以及注解。

    这个过程很辛苦,但西蒙不得不去做。

    因为唯有深入了解这些有关于‘天灾红星’的事情,才能为接下来的布局以及计算做准备。

    记录、观察他们平时的语言沟通是很有必要的。



    西蒙将拉扯脱落的发丝吹出窗外,又瞥了一眼身边的落地钟时间。

    还有半小时,天灾红星就会降世。

    那究竟是如何一副壮观的情形,西蒙更想要走出城主府更直观地去欣赏、感受。

    他将衣架上的绅士帽戴好,又取出办公桌里面的单边眼镜取出,最后再拿出手杖,换装用的人皮面具以及假发等物品。

    “啊...啊...啊...”

    西蒙轻轻地揉搓着脖颈,伴随他不断活动,声线也逐渐变得苍老。

    过了半晌,他看着镜子里年老乡绅的模样,满意地点了点头。

    迎接‘天灾红星’的准备已经做好了。

    ......

    离开城主府后,西蒙漫步于街道。

    虽然沉迷于玩家论坛的事情,但城主应该完成的义务他并没有忘记。

    这座边陲城市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已经被他用各种手段治理得有模有样。

    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他信奉一件事,那便是——

    ‘金币这种东西只是单纯堆积,而不去使用...那就只是单纯闪闪发亮的金属片。’

    “钱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因为能购置到有价值的货品,所以它才有价值。”

    看着市场长街里洋溢着热情笑容,鼓足干劲的领民们,西蒙嗤笑一声。

    把钱币堆起来不去使用的人,不过只是庸才而已。

    “钱这种东西能越用越多...主要还是看投资的对象。”西蒙一手撑着手杖,下意识地抬起头。

    那么...这群天灾红星呢?究竟值不值得自己去花大气力去投资呢?

    “这还真是绝景。”



    在不知不觉中,他头顶的万顷天空已经被夕阳火烧一般颜色所侵蚀了。

    无数焚烧着的红星。

    正在天际的边缘闪烁着猩红的光芒——

    望着空中不详的红星,西蒙抬了抬帽檐,以自己才听得见的声音自语道:

    “欢迎来到灰月。”


    “西蒙少爷,请用。”

    面容还带有稚气的侍女将茶水奉上,双眼闪动着光彩看着身前相貌俊秀的黑发青年。

    西蒙·艾德。

    这位青年被誉为帝国晨星,以其幽默趣味的谈吐、聪慧睿智的头脑让无数贵族名媛为之倾倒。

    当然,这些其实都不是主要的。

    最重要的是西蒙有钱。

    特别有钱!

    作为位高权重的艾德家族后继者,只要西蒙愿意,甚至能让被誉为地母圣都的洛卡伦斯落下金币雨来。

    而西蒙现在已经晋升为灰月要塞的领主,作为帝国最年轻的领主,说是前途无量也没有问题。

    故而帝都的贵族名媛对他频抛媚眼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但也就是这样一个与忧愁完全挂不上边的西蒙领主,现在却愁容满面,时不时地还会叹息两声。

    看着主人这副模样,侍女心中也叹了口气。

    这也难怪。

    近期来从帝都传来消息,似乎有一些旧教魔女教徒通过关卡,直奔灰月要塞而来。

    而这些狂热的魔女教徒的目的自然就只有一个——

    袭杀这位刚刚继位一个月的灰月要塞领主。

    西蒙·艾德作为帝国强有力后盾的同时也是一位极度虔诚的地母神狂信徒,传闻落在他手中的魔女旧教徒不是被手脚砍断就是内脏都被掏空拿去制作魔药了。

    因此他赶往这座边陲要塞赴任的时候,还遭遇到了不少魔女旧教徒的袭杀。

    但就算是在这种人心惶惶的时候,也没有一个手下抛弃这位领主离去。

    其原因很简单。

    因为西蒙有钱!

    特别有钱!

    当然,除开单纯的‘有钱’这一点外,西蒙少爷在笼络人心方面也很有一套。

    总之,能侍奉如此贤明聪慧的领主,真是无比的光荣。

    想到这里,侍女低下身子,轻声细语地问道:

    “西蒙少爷在为魔女旧教徒的事情担忧吗?不过地母圣女艾丽托亚将于几日后来到灰月要塞,有仁慈宽容的地母神的力量,魔女旧教徒应该不足为虑吧?”

    地母圣女艾丽托亚?仁慈宽容的地母神?

    西蒙一边用指腹摩擦着茶具上面的花纹,一边站起。

    “洛丽娜,你知道我迄今为止为地母教会捐赠多少金币了吗?”

    “呃——”洛丽娜面色一愣,刚要回答。

    “你不用回答。”西蒙伸手打断。

    “呃...”洛丽娜张了张嘴,把想说的话全部都憋了回去。

    “迄今为止,地母教会从我这里拿走了一万三千零五十九枚金币,那么,问题又来了,我为何要主动给地母教会缴纳这一笔钱?”

    “呃...”洛丽娜唇瓣动了动,刚要回答。

    “你不用回答。”西蒙抬手将她想说话的话压下去。

    “是...”洛丽娜闭上了嘴。

    “是因为这笔钱是地母教会应得的。”西蒙重新坐下,品了一口红茶继续说道:“你应该很疑惑吧,为何我会说这是地母教会应得的。”

    “不...那个...我知道...”洛丽娜嘴巴张开,然后又立刻闭上。



    见她没有回答,西蒙继续说道:

    “因为地母教会通过各种‘正当’的理由征收富人的财产,然后再把这些金币全部都屯在自家的神殿中,就算我不主动缴纳,这些钱也会一分不差被刨走。你明白了吗?”

    “我...我明白了。”洛丽娜脸色涨红,憋得很辛苦。

    西蒙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口道:“你先出去吧,顺便把门关上。”

    “是。”对于主人的话语,作为贴身侍女的洛丽娜是不敢有任何反驳的。

    她低下头,对西蒙施了一礼,随后才恭恭敬敬地踩着小碎步离开了。

    目送着洛丽娜离开,西蒙禁不住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没办法,最近压力太大了,要是不通过这种手段排解压力的话。西蒙甚至感觉自己要变成秃子了。

    这么想着,西蒙斜视了一眼导致自己压力如此之大的罪魁祸首。

    那是一块静静飘浮在他身旁的光屏。

    在他一个月前的成人礼上,这块光屏突然在他的面前。

    只要他念头一动就会这样出现飘浮在自己的身边。

    至于上面的内容...

    “游戏《艾维大陆》即将上线!全光脑演算游戏!超高自由度玩法!开放二十四小时游玩,持续关爱你的肝!现在下单游戏头盔还能享受9.9折超值折扣!”

    “????”西蒙。

    这些生造词迫使他忍不住拉扯着自己耳边散落下来的黑发。

    全光脑演算游戏?

    超高自由度玩法?

    游戏头盔还能享受9.9折超值折扣?

    这上面都是什么?难道是魔鬼的语言吗?

    上线是什么意思?

    光脑是什么意思?

    9.9折...好吧,这个倒是能明白。

    总之,看着这名为‘《艾维大陆》玩家论坛’的光屏。

    西蒙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生活在艾维大陆极东之处的土著一样。

    不过要是结合下方的一些被叫做‘帖子’的东西来看,西蒙也差不多能够明白一些东西。

    “《艾维大陆》跳票半年多终于要上线了?!”

    “全光脑即时演算?我滴个乖乖,就算时下最火热的《辉煌》都没这么厉害吧!”

    “呜呜!爷爷!快醒一醒!你关注的游戏终于要上线了!”

    “这波啊,这波是《艾维大陆》开服。’

    诸如此类的评论下面还有很多很多。

    “我滴个乖乖...”

    看着这些评论,就连西蒙都禁不住来了一句恶魔的低语。

    他一个月专门统计过,光就这条讯息底下就有差不多十多万人回复...点赞人数足足有一两百万点赞。

    这是个什么程度?

    帝国最大的都市帝都不过也才十多万人居住。

    至于一两百万点赞——

    原谅西蒙吧,他现在觉得作为一城之主的他就只是个土著。



    经过玩家论坛的长久熏陶,西蒙下意识地用上了‘魔鬼的语言’。

    首先,光屏并不是幻觉,也不是某些人对自己使用了某种咒法。

    因为西蒙为了这块漂浮着的光屏专门去请了地母神教中的最高祭祀为自己施加净化魔法。

    这其中花了不少钱。

    真的真的花了不少钱。

    可这块光屏依旧存在。

    而且似乎除了西蒙以外,其他任何人都看不见。



    既然光屏上面的内容不是幻觉,那么在这上面的留言又是什么情况呢?

    西蒙的食指加大力度,原本柔韧的黑发被拉得绷直,头皮都被拉得生痛。

    思考,再思考。

    智慧使人崇高,让人明白事理。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内,西蒙已经在这个叫做‘玩家论坛’的光屏中获得了很多的情报。

    首先,这些留言的生物大多数都自称玩家。

    而他们所讨论的游戏《艾维大陆》与自己所处的艾维大陆又是同样的名字。

    那么能否这样假设呢?

    他们所说的‘上线’,实际上就是来到这个大陆。

    ‘开服’其实就是打开那个世界与这个世界的壁垒。

    西蒙站起身子,侧身扶着窗台,看着深邃夜空中闪烁着的双子明月与点点发亮的星辰,他想到了艾维大陆口口相传的古老传说。

    传说在某一天,会有一群不速之客来到艾维大陆。

    他们一开始很弱小,可逐渐会通过各种渠道变得强大。

    他们有的软弱、有的刚强;有的贪婪无恶不作、有的善良待人温和...

    传说称呼这群人为——天灾红星。

    这并不是意为这群不速之客降临就会立刻带来天灾。

    而是只要他们愿意,整片大陆都会陷入如同天灾一样的灾难。

    “天灾降临吗...?”

    西蒙看向蓝色光屏上面的数字。

    《艾维大陆》开服倒计时——11小时5分12秒。

    “如果能够沟通的话,应该还都是一群不错的劳动力吧?”

    西蒙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用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
    马车颠颠簸簸的往前跑着,两个时辰便来到了小莲庄,也就是宋北云住的地方。

    这里距南京城不算远也不算近,这里住得大多是一些庄户人家,庄子上最有钱的地主就是阿俏的主家,足足有歉錾荡蟾觯园哺е骷业墓ぷ骶吐湓谒纳砩狭恕br />
    可当他刚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主家太太和阿悄忙前忙后的,又是换尿布又是烧热水又是喂奶,明明只有两个人却生生折腾出了人声鼎沸。

    “红姨……你们这?”

    宋北云的话让主家太太抬起头,她笑盈盈的说:“这孩子太亲人了,笑得咯咯响,将来定是个干大事的。”

    “刚才……”

    “嗨,有些事不是咱庄户人家该打听的,那憨大个说若是我们不管,这孩子怕是有性命之虞。我这当娘的人,哪忍看到这个,收下便收下吧,就当是养了个孙子。你看看这孩子,肉嘟嘟白生生,惹人喜爱的紧。”

    这种淳朴让宋北云心里充满了愧疚,她和阿俏也许真的不知道这个孩子意味着什么吧,但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这小兔崽子就是个烫手的山芋,就祈祷老天爷开个眼吧,放过这么一票吃瓜群众。

    算了,就当自己行善积德吧。

    “那红姨,我就先回去了。”

    “别忙,今日上午外头来了几个卖鸭子的,我买了几只鸭子,让阿悄杀了晚上吃鸭,你便留下吧。”

    “不用了,红姨。我这头还有些事。”

    “你有甚事,让你留下便留下,这长大了还客气起来了,你小时候可没少在红姨家吃吃喝喝。”

    长辈么……其实都是这样的,在他们眼里平均年龄是要减少一半的,就像她那二十多的儿子,在她看来大概也就是十岁左右,而宋北云更小一些,也就七八岁了,就自然认为孩子的们的事都不是事了,而这种方式虽然会让人平添些困扰,但总归是一片好意,不好执拗的。

    坐在院子里逗逗大黄,用豆粕喂喂鸡,这天色也就暗了下来,玉生这时也从私塾中回来了。

    “玉生哥,放课了?”

    “嗯。”

    玉生就是红姨的独生子,在人家眼里就是个老实巴交还没什么天赋的读书人,平日里会教庄里的孩子们读书认字,他总是说不论如何都得识字,不然长大之后容易被欺负。

    为了这事,宋北云还专门给他弄了块黑板,还教会了他用石灰弄出了粉笔,现在他看书看腻了,就会去庄子的祠堂上给那帮皮猴上上课,倒也算是尽了一份力。

    “等等!”

    在擦身而过时,宋北云借着微弱的光看到玉生的脸上多出了一块淤青,身上的衣裳也破了一块,屁股后头还都是泥。



    这玉生听闻,立刻侧过脸,连连摆手:“没事没事,自己撞的。”

    “行了,我从小就跟人打架,这撞的和打的我还分不清?”宋北云皱着眉头围着玉生转了几圈:“下手够重的啊,说吧,是谁!”

    玉生连连摆手:“没事,真没事。”

    “你要不说,我可就告红姨去了。”





    玉生无奈,加上他性子又软拧不过宋北云的泼皮性子,所以坐在院子中说起了下午的事。原来今日他早早的下了学,独自去往县城里打算去拜访几个同窗,看看夫子们最近有什么新的批注。

    在县城时与县令的公子发生了口角,那家伙叫了些人把玉生给打了一顿,虽然伤的不重,但这口气实在是让人难以咽下。

    “不怪别人不怪别人……”玉生摆手道:“这就是我身无功名,若是有功名在身,他们也不敢……”

    说完,他便呜呜的哭了起来,也不知是恨自己苦读无门还是受了委屈无处发泄。

    “行了,玉生哥。”宋北云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娘的,明天我就是会会他。”

    “可不行……”玉生拉住了宋北云:“那可是县令之子。”

    “县令?”宋北云冷笑一声:“县令就能随便打人?玉生哥,你别着急,这事包在我身上。”

    这时,屋里传来阿俏招呼吃饭的声音,宋北云看了玉生一眼,然后回道:“玉生哥说让我帮着送去房里,他今天想了个破题之法,要验证一番。”

    玉生感激的看了看宋北云,然后便起身回去了自己房间,而宋北云看着他萧索的背影揉了揉鼻子:“真的是人善被人欺,破烂时代。”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