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紫薯精的美漫之旅

第五章 野蛮生长    文 / 垂天之翼 更新时间: 2020-02-09 13:05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布置文斗场的时候,赵允明格外积极,不仅派王府人手包揽,还强烈建议苏老泉学人家比武招亲,把场地设在门外大街上。

    杜守义百般阻拦,最后文斗场才设在了苏宅前跨院,不许百姓围观。

    可赵允明还是派人请来了眉山书院一众老师和学子,以及本地高儒俊秀,前来观战。

    杜守义正要上去理论,却被杜若拦住:“爹,不碍事的。”

    杜守义无奈看了看杜若,心说也是,反正你小子草包的名头眉州人尽皆知,似乎没必要遮掩,破罐子破摔罢。

    〔梢涣鳎舨皇巧砦适椅薹ú渭涌凭伲囟ㄔ缫阎辛俗丛 br />
    “这个毋庸置疑,我听说去岁解试,小王爷用化名参加,轻而易举就夺得了头名解元!”

    《罚宰右欢ń耍 br />
    被邀请来的人在院子里议论纷纷,无不哂笑,而正对着院子的门房已经被收拾出了一片地方,这里是文斗主场地。

    此时,主位上并排坐了四人,苏老泉和眉山书院院正、本地知名大儒方举孝坐在中间,两人左右分别是双方家长杜守义和赵允明。

    四人面前台上,参赛选手杜若和赵宗泽一左一右,针锋相对的站着,赵宗泽器宇轩昂,傲然负立,气度不凡。

    而杜若外表看起来也是一翩翩少年,身长面嫩,眉眼清俊。

    不过,和赵宗泽端着姿态不同,此时的他微微张嘴,神情有些呆滞的看着苏老泉身后位置,看的苏老泉身后的苏小妹都羞赧的低下头了。

    “唉!”

    见儿子如此失态,杜守义无奈扶了扶额头。

    台下众人也都暗笑杜若孟浪,文采不如小王爷,修养更是不如。

    杜若也不想失态,但记忆终究是不如现实更有冲击力,那边的苏小妹实在太美了,身着浅紫襦裙的她,头戴碧玉钗头,肤光胜雪、腰肢纤细,尽管眉眼灵动,可身上还是处处透着娴静婉约的古典气质,让人沉迷。

    她身边的苏辙也让杜若侧目,苏辙正含笑和台下相熟的学子挤眉弄眼打招呼,风趣又不失儒雅。

    “我坡仙怎么不在?”

    偶像苏轼不在,杜若又有些失望,他脑海中只有苏轼模糊的影像,只知他比苏辙更玉树临风。

    “咳!”

    被杜守义的咳嗽提醒后,杜若总算端正了神态,反正以后早晚能见到偶像。

    “各位,吾小女不才,承蒙知州和王爷厚爱……今效仿古人‘锦屏射雀’,特设文比场,以择良婿。”

    苏老泉起身,做了一番开场白,台下人又嘲笑杜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本次文比以词为主,由方院长出题考评,我等三位家长也参与评审……最后由小女自行选择。”

    苏老泉又说了文比规则,苏辙转头对苏小妹露出笑容,苏小妹低头莞尔,女子亲自择婿,对这个时代女子来说,是莫大的幸运。

    三位家长参与评审,但众人对公平性也没有异议,他们都是饱学之士,众目睽睽之下不会徇私。

    再者,就杜若肚里那点墨水,能作出什么词来,只怕押韵都难,其实不必细评,作出来即可分胜负。

    眉山书院院长方举孝站了起来,他对这场实力悬殊如此之大的文比没什么兴趣,所以打算尽量从简,结束后好于苏老泉安郡王两家把酒言欢,和这些文才一流之士喝酒玩酒令那当真是享受。

    “咳咳。”

    清了清嗓子,方举孝对杜若赵宗泽两人道:“第一题,你们自行选词牌,就写此时,时间一炷香。”

    说完,有人抬来笔墨纸砚,旁边自有人点香。

    所有人目光都汇聚在两人身上,台下学子们客人们也不再聒噪。

    “哼!”

    赵宗泽冷冷扬起嘴角,略沉思片刻,便提笔文不加点的写了起来。

    “不愧是小王爷!”

    众人暗暗赞叹,连苏小妹都微微踮起脚,张目望向了赵宗泽。

    一旁杜若,则犹豫了起来,不是写不出,而是脑海中的货太多了,不知道该选哪个。

    ‘《如梦令》《醉花阴》《声声慢》选哪个呢?还是考虑辛弃疾的?要不选明清的词人?

    杜若上学时候没感觉学多少词,可现在到用时,发现还真不少。

    可出题人说要写“此时”,此时包含很多,写诗作词无外乎寓情于景,首先要明白自己心情,可我现在的心情该是怎么样的呢?

    自然不能是穿越后的新奇与激动,应该是……’

    原杜若深爱苏小妹,却因为父亲销婚约抑郁而死,死前也想过退婚是不是苏小妹的意思,每想到此处便回忆起以前和苏小妹青梅竹马的亲密情景,更是悲从中来。

    ‘知道了!’

    这样想,杜若便立刻明白该写哪首词了,心中默默对词原作者一番歉疚赔罪,便提起了笔。

    “哟?”

    众人见他提笔,倒都是一惊,旋即幸灾乐祸,等着他能作出什么鸟词来。

    杜若正写着,这边,赵宗泽已经收笔,又引得众人一阵赞叹。

    待杜若写成,方举孝便示意先写完的赵宗泽当众诵读出所作词,这也是一般文会规则。

    赵宗泽也未看杜若,先对四位评审作揖,后开始当众吟诵:

    “我这首是《卜算子.小春》——眉山三月花,点雨添娇绻。

    一水盈盈在枝头,约个风来见。



    两两三三去踏青,正好新晴遍。”

    吟完,在场众人无不拍手叫好,拿到词稿传阅的四位评审也都不住地点头,赵允明自不必说,方举孝夸这首词“正应了时节,颇有妙趣”;苏老泉赞“词为精品,且一蹴而就,更为难得,比肩曹子建。”

    连杜守义看了词后,也不得不尬笑称赞:“好词,好词啊!”

    苏辙欣赏的看着场中赵宗泽,苏小妹也和羞抬首,偷看赵宗泽,心中复念他词中句子。

    确实不错。

    “该杜若了。”

    方举孝指了指杜若,台下众人顿时看向他,眼神或审视,或嘲讽,有些混蛋想象着他会读出什么狗屁不通的词,已经快要笑出来。

    台上,杜守义捏着眉心,不忍看杜若,苏小妹看他眼神亦不忍。

    且不说珠玉在前,他能作出来一首完整的词来就已经难得了。

    “咳咳……”

    一声咳,杜若身上多了几分大病初愈的凄惨气质。

    “不才拙作《声声慢》……”

    听他居然作的是这种长词,台下众人更为不屑起来,这么短时间,饶是小王爷之才华也作了首短词罢了,这小子居然敢作长词?

    倒要听听是什么街边地摊词!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杜若吟出第一句,众人俱是一愣,这开篇倒有些惊艳的意味,而且居然押韵了……

    杜若继续:“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方举孝和苏老泉对视点点头,这句正应了“此时”,一旁赵允明微微蹙眉,而杜守义惊喜的看着杜若,原本做好丢人准备的他,有些期待了起来。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吟完上阙,台下已经有人拍手喝彩,众人无不在心中回味最后一句,苏老泉等人更是惊讶望着他。

    而杜若此时则看了眼在苏老泉身后的苏小妹。

    似是在问她:小妹,这雁,还是旧时相识吗?

    苏小妹蕙质兰心,焉能不知词中意是在对自己说,她羞红脸,迎上杜若目光,眼神歉疚又无奈。

    杜若继续读词: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下阙,杜若结合自己人设,装出哀愁表情一口气读完,全场鸦雀无声,人们或低头回味,或瞠目结舌,或难以置信。

    “好词!好一个‘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此词可流传千古!”

    一声赞叹打破沉寂,苏老泉激动的站起身,瞪大眼睛看着杜若,眼神里都是赞赏。

    哗啦啦……

    一瞬间,台下众人都鼓掌喝彩起来。

    台上杜若谦虚的笑了笑,心说易安居士这首词可是入选后世中学教科书的,能不牛逼吗?

    不过他心中也生出了一些抄袭的歉疚,但转念一想,自己穿越过来必要有一番作为,以后历史轨迹肯定全变了。李清照纵使天赋奇才,可如果没有那些凄凉遭遇,只怕也写不出这么凄婉的词来。

    所以,用就用了,何须多想。

    “他怎么可能写出如此惊世骇俗之词?”

    苏辙又惊叹又不解,苏小妹却低声哀叹:“杜若哥哥这几天想必非常难受。”

    苏辙立即恍然,点头道:“倒也是,若非销婚约致使他伤心的死去活来,他哪有这般感悟,又哪能写出如此凄婉惊人之词?回味一遍全词,真个是字字都是哀愁啊!”

    那边,杜守义得意的看着赵允明,赵允明铁着脸,他有些担心台上全身僵硬的赵宗泽会失态。

    赵宗泽自杜若吟出上阙,表情就开始凝固了,此时他满眼都是挫败,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杜若玩味的看着他,心中暗爽:小子,和本大爷比词?现在知道难受了吧?

    “啧,我看小杜公子这首《声声慢》远超小王爷的《卜算子》!”

    台下众人达成共识,不过也有人疑问:“这么好的词,真是这个草包原创?”

    这引发了一阵非议,台上原本尴尬无比的赵宗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立刻盯着杜若,冷冷质问:“这首《声声慢》,当真是你所作?”


    一到苏宅,本来还算精神的杜若立刻病恹恹起来,被两个随从小厮搀着,神情哀凄,步伐如黛玉,杜守义更是一副求大夫救命的架势。



    苏老泉喊着杜守义的表字,急步迎来,将两人请入正厅。

    杜守义:“老泉兄,不想我儿对令爱痴心一片,前日告知销婚后,竟抑郁成疾,如今死去活来命悬一线,还望兄垂怜我儿!”

    他说完,肩膀悄悄抵了抵身边杜若,杜若见到传说中的苏洵难免失神,被抵了下才反应过来。



    杜若重咳两声,身子竟摇摇欲坠,苏老泉立刻紧张的伸出了双手,但杜若晃了晃稳住身形,没有倒下。

    苏老泉还没有表态,他不急着抱大腿撒泼。

    “这个……”

    苏老泉一时为难起来,他看了看杜若,长相倒是清俊,可惜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他实在不想让自己才华斐然的小女儿明珠投暗。

    可他又不忍心一口拒绝,万一害的朋友儿子又死了,那罪过可就大了。

    “父亲为难了。”

    客厅后面,正有两人在偷听,一名少年约摸十七会,只是吃喝,连一句诗词都憋不出呢。”

    他身边穿着淡紫色襦裙,身姿绰约,个头不比他矮的少女则微微低头,只说:“不知道杜若哥哥的病好些了么……”

    这少女即是苏小妹,她从小和杜若要好,爱粘他,如今也惋惜他不学无术,但内心并没有嫌弃。

    至于废婚约,配不配的问题,都是苏父做主,她没有话语权。

    她当然也想嫁给有才华的人,但若是父亲不取消和杜若婚约,她也不会有意见,因为她非但不嫌弃杜若,见了面还会有难以言说的亲切感。

    正厅内,苏老泉踟蹰了一会,终于开口:“怀远兄,我观贤侄气息还算平稳,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应该不会再殇二次吧?”

    这是婉拒,后面苏辙松了口气,而杜守义面上苦笑,实则偷偷给杜若递了眼色,又看了看苏老泉的小腿处。

    该碰瓷了!

    杜若心中万分无奈,心说自己前世好歹也是个音乐行业里的体面人,真要我做出抱着人家腿求人家把女儿嫁给自己的腌臜事?

    好!

    杜若心一横,正要“饿虎扑食”,突然,苏宅门丁来报:

    “安郡王求见。”

    “快请。”

    厅里苏老泉和杜守义同时起身,这安郡王名叫赵允明,乃是太宗第五子赵元杰的嫡子,虽没有任何实权,可两人也不敢怠慢。

    “哈哈哈!”

    赵允明身穿锦绣云海袍,金冠玉带,胡须打理的很精致,一进门便对着苏老泉杜守义两人大笑抱拳。

    “想不到杜大人也在,不知本王是否打扰到了两位?”

    “没有,没有。”

    苏老泉干笑几下,他心中正喜赵允明来的巧,帮自己解了围。

    杜守义也讪笑了下,带杜若对赵允明行了礼。

    杜若见眼前这宋朝王爷约和杜守义差不多年纪,可保养的比杜守义要好,面如冠玉,神采飞扬,不愧是皇家贵胄。

    但此时这厅中最惹人注目的却不是王爷,而是他身旁跟着的一位青年,此人身穿缎白灯笼锦蜀绣袍,头戴白玉冠,剑眉凤眼,金相玉质,举手投足都带着逼人的贵气。

    “真帅!”

    杜若都忍不住暗暗赞叹,搜寻记忆得知这是小王爷赵宗泽,比自己要大几岁,不过此人自进来后都未正眼看过自己一眼,未免有些傲慢,自己好歹是眉州地头蛇的独子。

    “不知杜大人来老泉兄府上所为何事?”

    赵允明先问起杜守义来,杜守义一怔,“复婚”这事他不好说出口,便反问:“不知王爷来此何事?”

    他隐隐看到外面二门处似乎有王府随从抬着礼盒,心中有些不详。

    “哈哈,杜大人也不是外人,刚好作个见证。我是来为宗泽提亲的,媒婆聘礼一并都带来了。”

    苏小妹和杜若有婚约这事本没几个人知道,赵允明去年就找苏老泉结亲,得知婚约后便作罢,但也看出苏老泉有嫌弃杜若之意,所以一直留着心思,这会得知两家销了婚约,便立刻带着儿子来提亲。

    “太好了,宗泽兄可是当世才子!”

    后面,苏辙听到赵允明的话后大喜过望,他看了看身边苏小妹,笑道:“宗泽兄之才,虽不及二哥,但要在我之上,这才配得上小妹嘛!”

    苏小妹羞红着脸,支吾道:“三哥胡乱说什么!”

    赵宗泽才华在眉州文界有口皆碑,加上其皇室身份,是无数眉州少女闺中心仪的对象,苏小妹之前在文会上见过几面,每次都印象深刻。

    “什么?”

    厅中,杜守义炸了,他立刻瞪眼看苏老泉,一脸老泉兄你不讲义气,是不是早就和王府串通好才销婚约的表情。

    多年好友,苏老泉立刻读出杜守义意思,忙道:“我也不知,我也不知啊。”

    杜守义相信苏老泉,但还是如临大敌,一旁赵允明早知其中道道,笑问:“杜大人为何如此紧张?这不是一桩美事吗?”

    杜守义憋了憋,他已经和苏家销婚约,自然没理反对什么,憋了好一会儿,他看着一旁可怜兮兮的杜若,把心一横:“巧了,我们也是来提亲的!媒婆聘礼随后就到!”

    “哦?真是巧呀,不知杜大人提的是苏家哪位子女?”

    赵允明从容笑着,如今杜家没了婚约,双方公平竞争,自己儿子赵宗泽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比面前不通诗书的草包杜若强一万倍。

    “王爷不是明知故问吗?老泉兄就一个女儿还未出阁,我就一个儿子,总不可能是找他家二郎苏轼提亲!”

    杜守义说完,杜若却有些害羞,死老爹,真讨厌!



    此时,两人之间气氛剑拔弩张起来,如今不是汉唐,杜守义身为文官集团中层干部,自然不怕任何皇亲国戚。而赵允明身为郡王,也不会怕文官,双方谁都没有退步的意思。

    “总要有个先来后到!”杜守义冷冷道。

    “此为人生大事,未定之前哪有先来后到之理?”



    “我们胸有成竹!”

    ………

    双方争论一番,最后自然让苏老泉定夺,苏老泉两边都不愿得罪,只是踟蹰不言。

    “人人皆知苏小妹文采一流,乃女中李杜,想要赢其芳心,必要有李杜文才。不如我与杜若兄文比一番,请小妹自选。”

    此时,一直站在赵允明身后的赵宗泽开口了,一说话就让场面安静了下来。

    “你敢应战么?”赵宗泽看向了杜若,眼神像是在看垃圾。

    杜若怔了怔,而杜守义“知道”他是露怯,替他窘迫起来。

    “民间有比武招亲之说,既然你们双方争执不休,不如咱们来个文斗选婿,我想小女也是很乐意的。”

    苏老泉说这话的时候,十分抱歉且温和的看着杜守义和杜若,他知道他们父子必定会知难而退,所以提前道歉。

    “文斗,杜若只怕都没资格和宗泽兄比吧。”

    后面,苏辙摇摇头,苏小妹眨了眨眼,微微凝眉,她觉得赵宗泽这是凌弱,眉州谁都知道杜若无才啊。

    “唉!”

    杜守义无奈看了看杜若,意思是儿子咱们走吧,别在这丢人,你回去吃口馒头赌口气,好好读书啊,看看没文化多悲哀,连妞都泡不到!

    “敢问赵兄,文斗比的什么?”

    杜若却站出来,淡淡问了句。

    见杜若如此,苏老泉愣住,赵允明父子都露出一抹嘲弄,赵宗泽慢条斯理道:“当然要听苏伯父做主,我都可。”

    语气平淡,却端的十分霸道。

    苏老泉苦笑道:“考校诗词即可。”

    “那就比词吧!”

    杜若本想着穿越后稳妥一点,慢慢改变原主人设,可眼下为了当苏轼妹夫,也顾不上这么许多了。

    ‘现在是仁宗时代,李清照和辛弃疾都还没出生呢!和我比词?比吧!婉约的,豪放的,随你!我TM比不死你!’

    杜若心中自信,然而其余人听他居然答应文斗,都险些惊掉了下巴,赵家父子轻蔑的笑了,苏老泉盯着杜若,怀疑他死去活来后弄坏了脑子,杜守义也难以置信的看着杜若。

    “不好意思,我儿病未痊愈,一时迷糊。”杜守义对苏老泉拱下手,便欲拉杜若离开,“若儿,咱们走,回去找大夫再看看脑子……”

    杜若却没有要走的意思,他挺直腰板,一扫颓靡,正色道:“父亲,我是认真的,有时候人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杜守义直接愣住,其他人仍然认为杜若是自不量力,强撑而已。

    “倒是有些胆气。”

    后面苏辙惊讶,心中稍微对杜若产生了些好感,苏小妹则绕弄着纤指,若有所思的想着杜若那句“有时候人们看到的,不一定是真相”。
    大宋眉州,位于川蜀西南成都府路,山俊水清,孕奇蓄秀之地也。

    俯瞰眉州城,像一方玉印坐落在岷江畔,城间青瓦民居鳞次栉比,街道巷子纵横交错,园林阔宅错落有致,井然繁华。

    州城子午门旁,有一处府邸,修建的十分气派,高墙深院,屋宇叠嶂,朱红大门前有一对丈高石狮子。

    这是眉州知州杜守义的府邸。

    “少爷死啦!”

    初升的春阳艳艳,杜府后宅东院,一名小厮冲出堂屋,扯着驴嗓报起了丧。

    霎时间,府里乱作一团,东屋内哭声大震,响彻宅邸。

    很快,丧信便随哭声一起,传到了外面,并在眉州城内扩散蔓延。

    “唉哟,小公子还未及弱冠,怎么就撒手人寰了。”

    “可怜杜知州,那可是他独子。”

    眉州城百姓们得知此事皆叹息一声,不过也有一些直性子,脱口而出:“纨绔子,死得好!”

    话刚说出来,心中便觉得过重,旁人听了也兀自摇头。

    大家又想起小公子往日的形象来,确实不学无术,五谷不分,喜欢混迹于市井,专爱遛鸟斗鸡狗之事,是眉州城年轻一代中出了名的纨绔。

    可除此之外,倒也没有别的劣迹,更没有害过人。

    “小公子他也曾是个读书的天才。”

    有人回想起什么,又是摇头叹息。

    …………

    眉山县是眉州属县之一,紧挨着眉州,县城距离州城不过二三里地,半个时辰不到,知州独子今早夭折的事,便也在眉山县传开了。

    县城内有一书香世家苏氏,苏家有一小女,名嘉卉,因为头上有两位才气满眉州的哥哥,故本地人都唤其苏小妹。

    苏小妹正值碧玉年华,生的袅娜娇媚,美丽动人。她自小读书,才华也不输两位哥哥,若跟哥哥参加文会,文采必压过哥哥一筹。

    此时,知州公子死讯传到苏家,苏家人无不惊愕,苏小妹眼里流露出自责和悲伤,苏父眼里也带着歉疚。

    “唉……”

    正当苏家人神色复杂的摇头叹息时,家丁又慌忙跑来禀报。

    “知州公子他…他又活了!”

    苏家人一愣,旋即面面相觑,苏小妹松了口气,苏父先也松了口气,但随后却微微皱起了眉。

    ……

    知州府邸,东宅。

    “卧槽!”

    杜若睁开眼,刚想看看周遭环境,却突然感觉头疼欲裂,一大股记忆画面如奔腾长河正在强制和自己记忆融合。

    “我儿,‘卧槽’是何意?可是睡得不适?”

    床边,一名满脸挂泪,胡须上还沾着清水鼻涕的中年男子激动的看着杜若,他身边是同样哭红眼的妇人。

    就在此时,大夫闻讯赶回来,中年夫妇连忙让开位置给大夫把脉,夫妇抽空整理了下仪容。

    杜若还躺在床上发蒙,床前站满了人,大家都在一脸认真的小声讨论小公子回魂后说的“卧槽”是什么意思,好神秘,莫非人死后到了地府只要大喊一声“卧槽”,就可以回魂还阳?

    “公子脉象平稳有力,已无大碍。奇哉!”

    得到大夫回复,中年夫妇喜不自胜,着人送大夫后,忙扑到杜若床边对他抚摸不停,像是对待失而复得的宝贝。

    这夫妇自然是杜若爹娘,他爹眉州知州杜守义,娘亲柳氏,汴京人。

    此时杜若已经接收了身体原主人部分记忆,对现在情况知道了大概,所以他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任由父母摸着自己脸庞,也不说话。

    他是穿越而来,现在内心难免复杂如麻,所以他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做,只想慢慢平复心情,融合记忆。

    “若儿,都是为父的错!为父不该背着你……唉!”

    床前杜守义懊悔的叹了口气,旋即语气坚定道:“多说无益,若儿,咱们现在就去苏家,为父就算豁出这张老脸,也要找他们恢复婚约!”

    一旁杜母柳氏也迫不及待,急忙招来管家: 6攀匾逯霸诿忌较氐敝厥保潘樟郊依赐芮校笔倍湃艉退占易优找黄鸲潦橥嫠#托∷剿甑乃招∶米钗酌埽嗝分衤怼br />
    且苏小妹也有过目不忘的天赋,某天杜守义和苏父老哥俩便谈笑似的定了两人婚约。

    后来,杜守义升官到别处,杜若也离开眉山学堂,便渐渐地疏于学业,长大后不仅沦为庸才,还纨绔起来。

    反观苏小妹,如今才学见识都远超同辈男子,被苏父视为掌上明珠,及笄后苏父自然想为她择一位才华横溢的良婿,而不是嫁给庸才杜若。

    苏父是一位忠厚君子,虽是十几年前口头婚约,他也不敢私废,前几日便找杜守义一番告罪商议。杜守义政务繁忙,平时对原杜若只有苛责,父子很少交心,他不知原杜若如今心意,便爽快答应了废约销婚。

    于是,心里只有苏小妹的原杜若,在得知销婚消息后就在府中发狂大闹,杜守义见惯了儿子的叛逆,便对其置之不理,谁知几天下来原杜若抑郁成疾,昨晚突然吐了口血,今早就活活气死了。

    所以现在,杜若奇迹般复活,杜守义夫妇提心吊胆,怕他还想不开,急着带他去复婚。



    杜若轻声说了句,他传承记忆,所以心中对小时可爱,现在貌美的苏小妹还是很喜欢。

    但他也知道,原杜若确实配不上苏小妹,就算杜守义腆着脸带自己去求恢复婚约,苏家化灿烂的巅峰,名人辈出,唐宋彦博、狄青、包拯、庞籍……后面还有王安石,司马光,以及章惇!

    这些牛逼闪闪的名字每一个都彪炳千古。

    “嘿嘿嘿,要是娶了苏小妹,苏轼就是我大舅哥了啊!”

    杜若兀自暗爽起来,现在在他心中,妹子的魅力却要逊色偶像一筹的,那可是坡仙啊!

    “爹,万一苏家不答应复婚约咋办?”杜若担心问。

    杜守义看着这会的杜若,终于露出一抹欣慰,心说这才对嘛,总算正常了。

    “苏家人都很仁厚,尤其是苏老泉,最是心软。”杜守义狡猾笑了笑,“若儿,待会到了苏家,你表现的凄惨些,看为父眼色扑下,逮住苏老泉的腿就不要松手。”

    杜若:“………”

    他没想到自己这个便宜爹看着一脸正气,居然知道卖惨博同情的路数……真奸诈!

    “君子欺之以方嘛,我与你苏伯伯诚挚相交二十年,只为儿子欺他一回,也不为过。”

    见杜若眼神古怪,杜守义难为情了一下,很快就恢复正常。

    ————

    ————

    (注:苏小妹是传说人物,后面还会出现一些这个时代有名的传说人物,比如展昭。)
    对钱松来说,来到这个漫威世界,相当于第二次重生了。

    体验过吃紫薯噎死前那种窒息的痛苦,经历过作为“植物人”在苦寒的修真世界的绝望和孤独,他很珍惜当下,很感恩此刻,让他重新有了【活着】的感觉。

    收拾好悲伤的心情,他按照大妖传承里的方法,盘膝坐下,五心朝天,将灵觉拓展开去,去感知着四周的天地万物。

    很遗憾,这个世界,没有灵气。

    这里的宇宙法则,和那个修真世界完全不同。

    也就是说,大妖传承中很大一部分关于如何吸收利用灵气的法门,是用不上了。

    “难道,我注定要成为一只邪恶的妖怪,要依靠吸取生物精气为生?”钱松在心中自问着。

    毕竟,作为一个曾经三观正常的人类男子,他真的不想变成那样的怪物。

    要知道,他如今已经是一个化形成功的妖怪了,“食量”是很大的,如果没有灵气,只靠吸取精血过活的话,并不是一天三顿,每顿一只小鸡仔就能满足的。

    更何况,如果靠着血精之气来修行,将来随着他修为的提高,嗜血的欲望将会越来越膨胀,越来越难以抑制。

    彻底堕落成一个妖魔,也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

    别说这里是漫威世界了,就算只是前世那样的普通世界,人类也会想方设法干掉这样的妖魔,不惜一切代价。

    胡思乱想着,对未来感到迷茫的钱松,外放的灵觉开始混乱了。

    似乎是初级妖怪的本能使然,他的灵觉又开始不自觉地往草原上的动物们身上飘去。

    看啊,那一群群的角马,数量不下三万头;

    看啊,那狂奔着的羚羊,体内的血气充盈,多么美味;

    听啊,那是大象的嗥叫,肉山一般的体型,吸一只,顶三天;

    听啊,那些“桀桀”怪笑着的鬣狗,那盘悬在天空中的秃鹫,那潜伏在水下的鳄鱼,真的好想把它们全部吸干!

    还有远处,冒着炊烟的村落,围着篝火跳舞的人类……prprprpr嘶溜!

    钱松就像精神分裂了一样,一半的思维被邪恶的嗜血欲望支配着,另一半的意识还能保持自我,却只感到恐惧和无助。

    恐惧来源于很多方面,这个漫威世界大能到处有,他没有安全感是其一,比起这个危险的世界,他更害怕的是他自己。

    他没想到,这才刚刚渡劫成功不到1小时,就入了心魔。

    接下来,他会不会变成一个彻底的疯魔呢?

    他没有信心能够自持,因为做了一百多年动弹不得的“植物人”,他知道自己内心深处蕴藏着怎样的疯狂。

    混乱的欲望即将吞噬他的全部意识,就在这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一副画面,那是大妖妖丹爆炸后,他看到的最后一幅画面:

    是那只青狐。

    青狐开口了。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他听到了青狐的声音,那是一道非常温和的女声:

    【别忘了,你的本来面目。】

    “啊啊啊啊啊!”如同当头棒喝一般,钱松大吼着,仰天高叫。

    他盘着的双脚放松开来,从毛孔中渗出了大量的血珠,这是刚才吸取了雄狮的血精之气,凝结而成的。

    血珠滴在脚下的草叶上,青草瞬间就被染红了,然后就像瘟疫一样,迅速将钱松周围方圆百米范围的草地,都染成了血色。

    随着体内的血精之气完全排出体外,钱松脸上的表情,也从扭曲变得平静,祥和。

    他眉头舒展,嘴角微微翘起,入定了。

    十根脚趾缓缓伸长,长出了无数人参一般的根须,迅速地扎根到了土壤中,只是片刻,便如千年老树一般,深入地下,盘根错节。

    他身上紫色的紧身衣上,也在几个呼吸间,长出了一层绿色的“青苔”。

    …………

    那青狐所说的话中,所谓“本来面目”指的是什么呢?

    这其实是一语双关。

    表面的意思是,钱松原本是个正直的人类,有着完整的人性,应该遵循本心,不能坠入魔道;

    另一层意思是在提醒钱松,别忘了他的“原形”是什么。

    他是紫薯精,他本来就是植物!

    他不是普通的动物修炼成精。

    在这个没有一丝一毫灵气的世界,如果是普通的动物妖精,想要修炼的话,恐怕也只能走邪修这一条路了。



    因为和动物不同,植物,本就不靠吞噬别的生物为生。

    植物,本就可以自己吸收土壤中的养分,本就可以靠着光合作用自给自足。

    如果说“吸取日月精华”的修真之法“近乎于道”的话,那么植物本就比动物更接近“道”。

    直到这一刻,钱松才理解了,为什么他一个小小的紫薯精渡劫,会引来如同传说中的“紫霄神雷”一般的天劫。

    这不是“杀鸡焉用牛刀”的问题,这简直就是用氢弹来杀菌。

    有个成语叫做“天妒英才”,天道,或者说起码那个修真世界的“天道”,是在“妒忌”像钱松这样生出了灵智的植物。

    神话传说中的顶级仙佛,都是如何表现自己修为实力的呢?

    “三花聚顶”,“步步生莲”,对不?

    为什么要用植物来形容他们的高等呢?

    因为植物近乎道,太过逆天,简直破坏游戏平衡。

    不信?



    别的种类的精怪,哪有像钱松此刻这样,能如此高效地同时吸取着大地与太阳之力呢?

    如果再加上周围灵气充沛,那修炼速度直接起飞,修为会呈几何倍增的速度上涨,修真世界的顶层修士,将会迅速被植物系妖物占满,也就没有别的种族什么事儿了。

    真正的植物精怪又不像钱松这样原本是个人类,它们有了灵识之后也依旧单纯,没有任何七情六欲,自然也就不可能滋生心魔,所以“天道”要消灭这样的BUG,也只能加大雷劫的力量,死命地劈它了。

    在原本那个修真世界,是没有植物精怪敢像钱松此刻这样,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地修炼的。

    谁敢试试,天劫就会“秒出警”,试试就逝世。

    钱松很幸运,这漫威世界,木有天劫。

    没有天劫又如何?

    四个字:

    坚……呃,野蛮生长!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