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科幻·灵异 > 嬉笑者

第七十六章:群殴    文 / Rongke 更新时间: 2020-02-09 11:1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见二人肆无忌惮地讨论起自己的下场,夏诺挠了挠头,目光从海贼旗上收回,“唔,不管怎么说,看样子的确是毒牙海贼团的船,没有来错呢。”

    夏诺一边把刚抖干净的靴子穿回脚上,一边从背后缓缓将洞爷湖拔了出来,再度站直身体时,他脸上不正经的神色已经是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眼中淡淡弥漫开来的冰冷之色。

    是时候办正事了。

    “少给老子在那里叽叽歪歪了!”

    大概是觉得被无视了,汤姆森眼中凶光毕露,又见对方掏出了一柄像是武士刀的武器,顿时再也没有丝毫犹豫,重重扣动了扳机!



    伴随着“砰”的一声轰鸣,子弹刹那间脱离枪膛,向着七八米外的夏诺呼啸而去。而汤姆森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在他看来,这个不知好歹半夜模上船来的小子,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战五渣的专属攻击方式啊……”

    望着激射而来的子弹,夏诺心中微微吐槽了一句,面上的表情却依旧冷淡,旋即就见他脚跟微微一顿,整个人的身体侧了过来,向着右边退了那么一小步。

    下一刻,子弹便是穿过了他刚才胸膛所在的位置,擦身而过,消失在了远处的夜色中。

    避过这一枪后,夏诺丝毫没有耽误下去的意思,握紧洞爷湖的剑柄,低喝一声后,整个人当即以极快的速度,向着两名海贼所在的位置冲去!

    他的动作幅度不大,脚步声更是轻微到难以察觉,但迅猛凌厉,犹如夜色中猛然蹿出的黑豹一般,转瞬就到了跟前。而这一边,汤姆森似乎还没从刚才夏诺躲过子弹的一幕带来的震惊中缓过神,直到夏诺那被黑色兜帽遮住的半边脸颊在眼前渐渐放大清晰,他才反应过来,慌忙抬高了枪口,准备再次扣动扳机。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在这一刹,洞爷湖的剑尖已经是裹挟着重重破风之声,从他的胸膛贯穿而过。

    这一剑直刺心脏,汤姆森的眼神迅速涣散,身体潜意识地挣扎了几下后,还是彻底瘫软了下去,鲜血从他的胸口喷涌而出,溅了旁边目瞪口呆的瘦海贼瓦迪一脸。而夏诺却是压根没打算给这家伙反应的机会,迅速将木剑从汤姆森的尸体里拔出,而后手腕微抖,变刺为斩,一剑直接削去了对方的半个天灵盖。

    噗通!噗通!

    两具尸体倒地的声音几乎不分先后地响起,夏诺一脸平静地收回洞爷湖,握剑的那只手反过掌来,向右拂开,微微一抖,剑刃上沾染的鲜血顿时就顺着剑尖方向迅速淌下,如同振落附在雨伞上积水一般。

    而与此同时,机械的系统提示音,也是在他的脑海中响了起来:

    “您击杀了一名敌人,英雄经验值+7”

    “您击杀了一名敌人,英雄经验值+5”

    “当前英雄等级:2级(97/100)”

    …………

    “还差一点升级。”

    调出属性面板扫了一眼,夏诺眼中露出了一丝若有所思之色,随后很快就收回了目光,微微抬头,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身处的这条船上。

    大概是先前那声枪响的缘故,船舱二楼已经有好几个房间亮起了灯火,其中最右边还有一个家伙推开了窗子,疑惑地往甲板上四下打量起来,可惜因为角度问题,他并没有发现正下方的夏诺以及地上的尸体,

    而凭借着远超常人的耳力,夏诺已经察觉到,仅是一墙之隔的一楼内部,有着三四道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向着舱门这里迅速接近着,看起来应该是里面有海贼不放心,专门出来查看一下情况。

    心念至此,夏诺瞬间做出了抉择,身体后退,紧紧贴在了门边的墙上,隐藏在了阴影之中,默默等待着海贼们的到来。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那几个接近的海贼骂骂咧咧的声音,也是逐渐清晰地落入耳畔:

    “他娘的,大半夜的乱开什么枪,船上的人起码吵醒了一半,要让老子知道是哪个狗日的开的,非得揍死他不可。”

    “哈哈,别生气嘛副船长,也许是真的出了什么情况呢,哦,对了,杰克,今晚轮值守夜的是谁?”

    “好像是汤普森和瓦迪吧,瓦迪是上半夜,汤普森是下半夜。现在才十一点半,看来是瓦迪开的枪了。”

    “草!就知道是这个拖油瓶,每次抢了女人回来就抢着腰上,结果碰见海军的时候怂的跟什么似的,哼,依老子看,哪天非得让博尔特船长,也一起把他处理了不可!”

    ………………

    嘭!

    大约五六秒后,舱门猛地被人从里面大力推开,旋即就见四个打扮各异的海贼从里面大步走了出来,为首的海贼是个赤裸上身的精壮大汉,一副怒气冲冲的样子,而剩下的三个人则是有些敬畏地跟在后面。显然,精壮大汉就是他们刚才提到的副船长了。

    结果刚一开门,还没踏出门槛,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就从船头甲板那边隐隐飘了过来,向鼻子里钻去,四个人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神色各异地对视了一眼。

    “情况不对。”

    精壮大汉眉头紧皱,手握在了腰间的刀柄上,“可能真的是出什么事了,都掏出武器来,一起到甲板上看看,杰克,你立马回二楼去,船长他们还在睡呢,去把他们都叫起来。”
    初夏的夜晚,潮气在海上淡淡浸润,还带着一丝独属于春末的微凉寒意,繁星漫天,月如银盘,柔和的清辉洒落,一眼望去,无垠的大海愈发显得苍莽寥廓。

    一艘足有十几米高的大船,此刻正静静地停泊在海面上,风帆收拢,铁锚入海,远远望去,犹如油画大师笔下的静物画一般,极具沧桑感。

    阿嚏!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响亮的喷嚏声,蓦地在瞭望塔上响起,瞬间向着四周回荡开来,打破了四周寂静的氛围。

    甲板上,名为汤姆森的高壮海贼猛地从半睡半醒间清醒,晃了晃昏沉沉的脑袋后,猛地抬起头,朝着瞭望台怒声吼道:“喂,迪瓦!你个混蛋在干什么呢,还要不要人睡觉了!”

    “啊,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足有七八米高的瞭望台上,一个瘦的跟秸秆似的海贼探出头来,笑嘻嘻地道:“晚上有点冷,刚才没忍住打了个喷嚏,你继续睡吧,没到换班时间,不会再吵你了。”



    汤姆森冷哼了一声,瞅了瞅瘦海贼,见他身上居然只穿着一件背心后,没好气地道:“就穿那么点,冻死你也活该,去,到屋里加件衣服,再出来继续守夜。”

    “咦,我说汤姆,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我了?”瘦海贼啧啧了两声,“先说好,我可不是那么容易被你感动到的人啊。”

    “放你娘的屁!”

    汤姆森呸了一口,“现在才十一点多,离换班时间还早着呢,老子还想好好睡一觉,可不想再被你的声音弄醒,这边有我看着,快点给老子滚去加衣服!”



    瘦海贼叹了口气,抓住桅杆上的软梯,从瞭望塔上慢慢爬了下来,然后搓着手推开船舱的门,走了进去,而汤姆森就靠在墙边等着,有些疲倦地打了个哈欠。

    没多久,脚步声由远及近地传来,加了一件皮夹克的瘦海贼顺手关上门,走了出来。不过相比之前,他的表情里带着一丝疑惑,“我说,汤姆,之前那几个女人呢,刚才路过关她们的房间怎么没看到?”

    “怎么,大半夜的还想着女人,你他娘是精虫上脑了?”汤姆森嘴角露出一丝揶揄之色,“你是说上次我从洛克镇那边抢的几个吧,都十几天了,早就玩腻了,再养着也是麻烦,今天一大早,西马尔船长就把她们一起处理掉了。”

    “哦,我说呢。”

    瘦海贼先是恍然大悟,然后满是可惜地叹了口气,“有点早了啊,那个叫玛瑞亚的女孩还是蛮够劲的,本来还想明天再和她试试的。”

    “切,瞧你那点出息。”汤姆森嗤笑了声,向着船舱方向努了努嘴,“别忘了,我们的船长可是悬赏七百万的大海贼博尔特啊,等以后进入了伟大航路,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嗯?”

    “说的也是啊。”

    瘦海贼嘿嘿一笑,目光投向桅杆高处,“那么,我就上去继续值班了,你先睡吧,到了后半夜我会喊你的。”

    然而。

    就在这时,一股窸窸窣窣的奇怪声响,忽而从船头那边传了过来,并在这夜色中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嗯?”

    两人同时眉头一皱,彼此对视一眼后,相当有默契地从腰间抽出了一把手枪来,然后慢慢向着船头那边摸去。

    月光下,船头的景象渐渐映入视线,只见此刻船首右侧的栏杆上,赫然有两只手抓在了上面,一个浑身都笼罩在黑衣中的身影,正以一种奇异的体位,在迅速向上攀登着。

    见此一幕,汤姆森与迪瓦面色微变,毫不犹豫地举起了手枪,对准了来人。而与此同时,那道黑色人影似乎也是察觉到了他们的到来,不过出乎意料的是,对方仅仅是向这边望了一眼,视线稍微在枪口停留了一下后,就又若无其事地向上攀去。

    最后,在两人眼睁睁的注视下,黑影右腿一动,以一个幅度极大的动作轻轻松松翻过了栏杆,然后稳稳落在了甲板上,从头至尾,姿势都几乎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结果刚一落地,就听到“biaji”一声怪响,像极了不慎之下一脚踩进水坑的那种动静。

    然后两个海贼便是目瞪口呆地看到,对方低头看了看后,直接从脚底把靴子拔了下来,然后拎着它旁若无人地在栏杆上敲着,靴子里面的水就这么一抖一抖地流了出来,哗啦啦淌了一地,而来人还在那边以满是蛋疼的口气嘟囔着:

    “妈蛋,身上全湿了,果然以后还是得多练练,就算是自行车也不是那么好骑的,下次再半路翻水水,就太丢人了啊……”

    被这么一提醒,两人才发现,对方不仅仅是靴子,浑身上下都是湿漉漉的,简直就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看上去颇为惨烈。

    不过……

    这不是关键好嘛!

    强行压制住莫名从心头涌上来的吐槽欲望,汤姆森双目微微眯起,歪了歪脑袋,冷冷道:“喂,那边的小子,给老子停下,把头转过来,老老实实站好。”

    “哈?”

    黑影抖靴子的动作顿时就是一顿,然后就见那货扭过头来,奇怪地道:“为啥?”

    令人智熄的操作……

    “废话,你说为啥!”

    被这么一反问,汤姆森只觉整个人都惊了,一反常态地直接怒吼出声:“大半夜地你当这里是你家呢,说爬就爬?能不能给点尊重啊,没人教你认识海贼旗的吗?!”

    说着,他的枪口顺着桅杆往上一指。那里,正有一面黑色的旗帜在随风飘扬,上面的白色骷髅头图案,即便是在夜色中,依旧清晰可见。

    黑影正是夏诺,被汤姆森这么一说,他也就顺着对方所指的方向,虚着眼看了过去。

    “唔,骷髅头嘴巴边上竖两根紫色尖牙,这画风略清奇啊,哪位大手子干的……”

    他的吐槽这边两个人自然是没能听见,瘦海贼瓦迪见夏诺抬头看着海贼旗发呆没做声,还以为他是被吓傻了,不由嗤笑了一声,扭头对旁边的汤姆森嘿然道:

    “我说,这小子就是个刚出海不久的菜鸟吧,冒冒失失的,连上了海贼船都不知道,留着也是碍事,干脆直接杀了丢海里得了。”

    “估计是。”

    汤姆森越看夏诺越觉得不爽,总觉得对方身上有股难言的欠揍气质,闻言立刻点了点头,赞同道:“就这么处理吧,早杀了早完事,老子还要睡觉呢。”
    正如之前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的大叔所说,酒屋里的一切装饰,包括亭亭如盖的大榕树,复古清新的装修风格,墙角缓缓流出古典音乐的留声机,和最重要的仿真树洞,都是为了让客人不由自主地安下心来,就像回到自己家里一样。

    换句话说,是让他们能够放下警惕,或是在吧台吹水闲扯时,或是在树洞独自吐露心声时,来为夏诺提供足够的情报和选择余地,以挑选下手猎杀的目标,从而快速提升英雄等级。

    哲普创办巴拉蒂餐厅的初衷,是为了给那些在海上航行陷入饥饿绝境的人们以希望,无论对方是什么人,这种志向夏诺刚开始觉得很伟大,但当他后来在餐厅呆的久了,形形色色的人渣见得多了后,有时是真的忍不住想一刀砍死来闹事的蠢货,只不过由于顾忌到哲普的想法,与餐厅的生意问题,才不了了之罢了。

    但是,从今天开始,一切都将改变。

    从一开始,他着手创办树洞酒屋,并坚持让它只在夜晚开业的目的,就是这个。

    也只有这一个。

    ………………

    眼角余光落在依旧略显疲惫,但依旧详细介绍着情报的卡尔身上,夏诺微微抿了抿唇,倒是觉的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他这个猎杀人渣的计划,早在半年前就已经有了雏形,但因为条件限制,一直到上个月才开始逐步实行。建造酒屋的资金,巴拉蒂餐厅本身的知名度和客流量,以及足够值得信任的帮手,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没有半年的沉淀,光凭夏诺自己,根本做不到眼前这种局面。

    就比如现在,正是因为餐厅里的厨师都对巴拉蒂产生了深厚感情,和夏诺哲普他们成了真正的伙伴,他才能够从里面挑几个资格最老的厨师当酒保,并将计划合盘拖出,让他们配合自己。

    说起来,巴拉蒂餐厅的厨师其实都很对夏诺胃口,之所以答应夏诺的要求,除了酒屋的小费收入的确不菲之外,其实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于夏诺的计划颇为认同,他们可不都是哲普,对于一些之前来闹事的人渣,早就心怀不满了,卡尔如此,另外两个酒保也同样是这样。

    当然,从头到尾,一切还离不开哲普的态度,虽然老头没说什么,但当夏诺提出这个计划,并强调不会对餐厅的生意造成影响后,几乎是一瞬间,装修餐厅所需的两百万贝利就甩到了夏诺的脸上。

    他没有问夏诺为什么要猎杀海贼中的人渣,也不可能知道夏诺杀人可以快速刷经验升级的事。

    但就是因为当初在迷离暮色的笼罩下,三人第一次踏上巴拉蒂餐厅之前,夏诺说过自己不想一直当一名厨子,说过自己想要成为世界第一大剑豪……所以。



    ………………



    思绪渐散,目光从记事本的某处收回,夏诺眼角的杀意缓缓收敛,他深吸了口气,蓦然合上了本子,微微抬起头来,望向卡尔,沉声问道:“那个‘毒牙’博尔特,是什么时候离开餐厅的?”

    “没多久,大概也就是十几分钟前的样子吧。”

    卡尔挠了挠头,一边回忆着一边道:“另外,之前听他们几个干部在吧台闲聊的时候,提到是要去普洛斯岛来着……”

    “那就好。”

    夏诺迅速思索着,所有可用的线索与信息在脑海里闪掠而过:“普洛斯岛在西北方向,但今天一整天刮得都是东南风,至少明早才会变向,没有风帆助力,他们走不了多快,甚至有可能半夜抛锚休息,时间上来说,想要追上他们实在是太轻松了。”

    “哈?现在就去?”卡尔愣住了。

    “嗯,虽然酒屋的吸引力很强,日后熟客会有不少,但谁知道以后这帮人还会不会来。”夏诺轻轻嗯了一声,“今晚的话,又是满月,光线很充足,算是最好的机会了。”

    “那……还有两批海贼呢,西马尔海贼团与戴维一伙,尤其是西马尔,他们现在船还停泊在外面,干部还在这里面喝酒呢,哦,对了,刚才那个光头就是,待会儿跟着他们下手的话,不是更容易吗?”卡尔一脸不解地道。

    夏诺摇了摇头,淡淡道:“从你记的树洞笔记来看,毒牙海贼团刚刚抢掠过一个村庄,杀了不少村民,之前也干过不少这种事了,一船都是该死的人渣,杀了也就杀了。”

    “但另外两个不同,虽然也都号称海贼,但那个西马尔海贼团就十几个人,穷的叮当响了,居然在考虑要不要去附近的岛屿找点苦力活干挣钱,简直是海贼中的耻辱。”

    夏诺扬了扬手里的记事本,一脸蛋疼地道,“而那什么戴维一伙,只是一群不懂事的孩子罢了,刚出海就想要硬闯16支部打响名气,根本都不用理会,过几天就会被海军教做人。”

    “这样的两批人,根本就不该出现在候选名单里才对吧?”

    “再说了。”

    夏诺叹了口气,把记事本塞还给了卡尔,“我之前提过的吧?为了稳妥起见,每次只对一批目标动手,客人里出事的比例可不能太高,海军又不都是傻子。”

    “还有啊,以后那种看起来就不可能是候选目标的普通客人去树洞时,就不要窃听了,侵犯他人隐私可不好。”说到这里,夏诺又没好气地瞪了眼卡尔,“我可不想下次再来时,又看到第一页上面那种东西,连那对新婚夫妇在床上的拟声词都记下来了,你是想干嘛?”

    “呃……”

    卡尔顿时臊红了脸,左看看右看看,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

    直到看见夏诺没多理他,推门走了出去,他才愁眉苦脸地翻开了记事本,嘀咕道:“臭小子,现在神气什么,等你以后长大就知道了,男人在海上待久了,会寂寞成什么样子……”

    …………………………

    后厨与船尾交接的过道口对面,是巴拉蒂餐厅地下室的入口。

    此刻的夏诺,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卫衣,兜帽拢在头顶,遮住了长发与半边面庞,洞爷湖斜插在背后,仅仅只露出了剑柄,远远看上去,如同游弋在黑夜中的死神一般。

    昏暗的光线中,隐约可见底下是一条狭窄的楼梯道。

    而沿着楼梯往下走去,潮湿的水气顿时就扑面而来,没过多久。一个小小的水湾就出现在了视线之中。

    水面上,停泊着一大一小两艘船,船尾正好对着楼梯口方向。

    青花鱼头1号,青花鱼头2号。

    这就是两艘船的名字,巴拉蒂本身船型巨大,外形酷似青鱼,而大一些的青花鱼头1号,其实就是餐厅外面的那个鱼头,平时停在水湾中,只露出前半个身子,只有战斗需要的时候,才会驶出泊口。船头装有重炮,没有桅杆风帆,动力完全依靠脚踏,速度极快。

    原著里,在哲普没怎么出手过的情况下,就是靠派迪卡尔这两个家伙驾驶着它,击退了许多对餐厅有非分之想的敌人。不过现在嘛,因为有夏诺坐镇,来闹事的海贼都被轻轻松松收拾掉的缘故,这艘船也是放在这里搁置了半年之久,一直没有被用到的机会。

    可惜的是,今天的主角,依旧不是它……

    目光落在旁边稍小一号的青花鱼头2号上,夏诺没有多作耽误,来到船身旁边后,三步两步,直接沿着上面的扶梯爬了上去,在驾驶舱里坐稳后,双脚搭在了踏板上。

    “唔,青雉那种海上自行车的既视感呢……”

    夏诺虚起眼吐槽道,这艘小船是当初哲普订购青花鱼头一号时,船厂附赠的残次品,只有一号的一半大,船头还没刷漆,也就没有做成青鱼鱼头的形状。

    没有重炮,没有火力,虽然整体更为小巧灵活,但由于驾驶舱只有一个座位的缘故,普通人脚踏根本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浑身虚脱,力气用尽。就像夏诺说的,这丫根本就是一个海上自行车罢了。

    不过,嘴上虽然这么讲,但夏诺其实对这玩意还是很满意的,一来没有鱼头标识,不像一号那样会暴露巴拉蒂餐厅,二来对于经受过魔鬼训练的他来说,骑着这东西开出几十海里就跟玩似的,根本没有负担可言。

    而这,也是他能够追上毒牙海贼团,在黑夜中隐匿接近不被过早发现的信心所在。

    “那么……出发吧。”

    略微活动了一下指骨后,夏诺抓住船舵,轻轻转动,对准了出口方向,旋即腿部陡然发力,重重踩下踏板,刹那间,水湾中浪花飞溅,青花鱼头二号当即化作一道黑影,在月光之中,脱离了巴拉蒂餐厅,向着西北侧的海面疾驰而去。

    不过……

    夏诺没有注意到的是,就在他离开水湾的那一刻,楼梯道上蓦然出现了一个高壮的身影,无论是头顶足有一米高的厨师帽,还是那两缕又粗又长的胡子,都显得那么独特。

    黑暗中,望着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的小船,哲普一脸不爽地冷哼了声:

    “哼,一个个的,都是这样,把老夫当成什么人了,真是年纪大了,翅膀就硬了。”

    “不过。”

    长长叹息了一声,哲普回过身,向着来路慢慢折返而去,只留下了一个苍老的背影,“还好两个混小子都没成年,不是正式出海啊……”
        ÷缟稀!闭乓喑谖⑿ψ诺溃罢饧虏⒉换岜坏弊鍪裁炊济挥蟹⑸谎诟枪ァ!br />
    韩子萱和班主任已经来到台下,他们的目光都汇聚在了张亦弛身边,完全无视了旁边坐着的莫测。

    莫测只是伸了个腿,就将两人绊倒,狠狠摔在了地上。

    “好了,你们现在可以离开这里了。”张亦弛。

    韩子萱疼得爬不起来。

    班主任磕掉了一颗牙。

    而那几位校领导还在屁颠屁颠往过赶。

    张亦弛直接掏出了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其中一位校领导,他的笑容冷了下去:“需要我再重复一次么?”

    校领导们如悬崖勒马一样,疯狂逃离。

    随后,张亦弛又把枪口挨个对准了班主任、韩子萱。

    两人见状已经顾不得其他的事情了,没命地逃跑。

    张亦弛拿着枪对着他们的背影,模仿了一下枪声响起的声音。

    但所有人都离开,偌大的礼堂只剩下他们两人后,张亦弛将那把枪随意扔在了地上。

    实际上,从局里批拿枪太过麻烦,张亦弛干脆在来学校的路上去小卖铺买了把玩具手枪。反正以他的身份,假枪在他手里也能变成真枪。

    “这就结束了?”莫测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踩灭。

    “毕竟要顾虑河蟹大神,不然送他们螺旋升天。”张亦弛活动着脖子,“不过也没那么容易结束,做好准备了没?”

    “啥?”

    “啪。”

    张亦弛又打了个响指。

    礼堂里出现了几十个人,高矮胖瘦皆有。

    “刚刚大屏幕里这几个人说要来找咱们线下solo。”张亦弛将麦克风拔开扔在了地上,“你不是也约他们了么,我干脆让他们直接过来了,省时间。”

    “我去?这轮回世界是你家开的?”莫测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张亦弛有这超能力了,“还是因为那个面具?”

    “处理完了那群小屁孩,该松松筋骨揪几个喜欢在网络上重拳出击的键盘侠玩玩了。”张亦弛用手掂了掂麦克风架子,“我用这玩意儿,你用你的王络上你怎么就不懂这么礼貌呢?”张亦弛一话筒架子怼到了眼镜男的脸上。

    眼镜碎裂,碎片扎在了脸上,眼镜男惨叫着倒在了旁边的座椅上。

    “然后是你,小胖墩儿,要和我俩线下solo?”张亦弛大步走到离他第二近的男子面前。

    “我没有,我不是,我——哎呦卧槽!”

    话筒架子横扫过去,将其扫翻在地。

    一连打翻两个人,其他人都明白了情况不妙,要么后撤要么做好了攻击架势。

    张亦弛来到了一女子面前:“哟,还有个姑娘呢?”

    见张亦弛把话筒架子收到了身后,女子松了口气。

    “啪!”

    一个耳光。

    “啪。”

    又一个。

    女子被扇懵,有点披头散发。

    “以后说话规矩点,网络是我家,文明你我他,明白吗?”张亦弛一脚将女子踹倒在地,这时一个看上去有点憨的壮汉扑了过来。

    莫测从张亦弛身后及时赶了过来,一脚踢在了壮汉的胸口上,顶住了壮汉:“哇,现在说话怎么拿腔拿调的?”

    “学你说话呢。”张亦弛抓好话筒架子,朝壮汉的面部狠怼了一下,壮汉捂着脸惨叫起来。

    “戴上面具这么厉害,怎么还要亲自动手?”莫测又是一脚,踢向朝他们冲过来的一个人。

    “想打架。”

    “那就得用拳头啊,男人的浪漫。”莫测抡起了王八拳,冲入几十号人里进行混战。

    张亦弛笑了一声,将话筒架子随手扔在地上:“还说不是王八拳。”

    “帮忙啊!我能一个人打过几十号人?”莫测冲进去牛气了不到四五秒,就又溜了回来,“你就不能少拉过来几个吗?对我武力值这么放心?”

    “人多点好打。”张亦弛挽起袖子,伸出指节分明干净修长的手松了松领口,“办他们。”

    “你说了算。”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