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都市之近身战神

第264章 无法抗拒    文 / 梁七少 更新时间: 2020-02-11 04:06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王下七武海!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让伟大航路的海贼们又羡又怕的称号,羡的是只要成为王下七武海,就会被解除悬赏,成为海军的盟友,甚至能够光明正大地进行劫掠。

    怕自然是因为能够成为王下七武海的海贼,本身实力强大的同时,与他们这些海贼还是对立面的关系,别说主动招惹了,要是遇到的豢眩,好不容易缓解了一些,刚想发动果实能力跑路,就发现面前不知何时站了一位容貌俊秀的黑发少年,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
    这坏木椭挥姓庖换锉康傲恕!彼鲁鲅倘Γ锲氐溃安畈欢嘁餐婀涣耍愿老氯ィ急甘胀伞!br />
    利用紧急求救信号钓鱼,这是G-5支部的惯用把戏了,运气好的话,有时候甚至能吸引来三四个海贼团,而今天这次,显然收获并不算丰厚,所以一时间她也失去了继续戏弄对方的兴致。

    “是,上校!”

    后面的属下得到命令,立马下去调度起来,很快,原本慢悠悠吊在后面的另外两艘军舰,就分别一左一右,向着那艘海贼船包抄了过去,而主舰也同样提升速度,转眼就与海贼船的距离拉近了不少。

    这个海贼团名为华莱海贼团,船长华莱由于喜欢动辄屠镇而凶名赫赫,被称为“刽子手”,悬赏金高达一亿一千破好了!”

    甲板上的海贼们闻言呆了呆,而后相当默契地对视一眼,纷纷在心中叹了口气,不由有些绝望。

    既然船长也没什么好办法的话,那看来今天十有,那就绝对没有放过的道理,而这对他们来说,求生的希望一下子就翻了好几倍。

    甚至如果做绝一点的话,他们还可以趁着这个新赶来的海贼团猝不及防的时候,向着他们开上几炮,让其机动力大为下降,这样一来,海军的首要目标,自然就从他们转移到了对方的身上。

    “快,加快速度!”

    “都给老子提起劲来,决定你小命保不保得住的时候到了!”

    大抵是求生欲过于强烈的缘故,整个华莱海贼团的海贼们上下一心,居然真的让本来就已经逼近极限的航行速度又加快了几分,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来到了距离对面那艘海贼船只有两三公里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包括华莱在内的一众海贼们,也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了。

    如果说之前对面这艘海贼船,还是被蒙在鼓里,想来找那个求救的商队分一杯羹的话,那么一直往这边航行还能理解。

    可现在都这个距离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后面追上来的海军,也就该反应过来这分明是个陷阱才对,怎么还傻不愣登地一直在逼近,就像是主动上来送死一样?

    “把望远镜给我。”

    华莱有些坐不住了,又拿起了望远镜,极目眺去,终于是在眯眼努力分辨了好半天后,看清楚了那面飘扬的海贼旗上的图案。

    于是下一秒,他的脸色就骤然变得煞白,甚至双手都开始微微发抖起来。

    “怎么了?”

    见到船长的反应,旁边几个华莱海贼团的干部都有些不解,于是也纷纷举起了望远镜望去,而后几乎是同时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那……那是疾风海贼团的海贼旗吗?”

    “是疾风剑豪夏诺的海贼船?”

    “也就是说……”

    “我们被海军和七武海联合包围了!”

    联想到那位疾风剑豪的新身份,几个干部同时意识到了自己现在是什么处境,顿时就有一股寒意从脊背直冲后脑勺,头一回明白了什么才叫真正的绝望。


    这个来源未知的求救信号,不管是不是骗局,去一趟都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现在是七武海,首先海军不可能对他动手,而如果对方是海贼的话,哪怕如今是到了新世界,除去四皇本人亲至之外,其余的人他自信都有一战之力,没什么畏手畏脚的必要。

    而如果还真的碰上了那一丝小可能,奇迹般的不是骗局的话,那就更好了嘛,顺路就能救下上百条无辜生命,夏诺还是很乐意去做这样的事的。

    …………

    大概半个多小时后,疾风号终于顺利抵达了求救信号所提到的那一片海域。

    这片海域位于西北方向,距离无风带很近,而之所以能够很快锁定具体方位,是因为这一带有一块相当奇异的巨岩。

    这块巨岩高达三十多米,即便隔着数海里都能清楚看到,石头表面裂纹遍布,上面有不少炮孔和弹痕,似乎有些年头了,然而却依旧屹立不倒。

    “看到船了,船长!”

    桅杆上传来的瞭望手的声音:“那块巨岩背后的确有一艘船,已经沉了一小半了,不过……好像没看到上面有人。”

    “没人吗?”

    夏诺眉梢微微一挑,目光落在了一旁趴着晒太阳的小洛身上,后者立马会意,翅膀一振,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向着巨石背部方向疾驰而去。

    片刻后,小洛就匆匆飞了回来,面对众人的目光,它轻轻摇了摇脑袋,就又趴着打盹去了,显然也没有在那艘沉船上发现人影。

    奇怪……

    目光从那艘沉船上收回,夏诺这下真有点搞不清状况了,既没有看到骗局陷阱,也没有见到求救的人影,难道说有别的人提起一步抵达了这片海域,把船上的人都给接走了?

    正琢磨着要不要就此离开的时候,他的余光突然注意到远处的海平面上,隐隐出现了一个小黑点,当即拿起一支单筒望远镜,向着那便眺望了过去。

    而其余的干部们也先后注意到了那个黑点,纷纷跟着看了过去。

    “是一艘海贼船。”

    看清那个小黑点是什么后,基德哼了一声,放下望远镜冷笑了起来,“看来果然是陷阱,就不知道那个海贼团是什么来历,居然敢惹到我们头上来。”

    夏诺没说什么,依旧举着望远镜,过了片刻后才微微皱起眉,淡淡道:“不是他们,他们似乎也是被骗过来的,正在被后面的船追杀。”

    “诶?”

    这话一出,基德等人一惊,急忙纷纷又举起了望远镜,仔细搜寻了半天后,果然发现在海平面的更远处,有好几艘船正不紧不慢地吊在后面,跟着那只海贼船。

    “那是……”

    等距离又拉近了一些后,那些船的样子终于能勉强看清,大伙儿顿时都愣了愣,“海军的军舰?”

    这些舰船用的都是纯白色的帆布,上面还有着蓝色海鸥的图案,船舷两侧的炮口也比寻常船只多出数倍,不是海军的标准制式军舰还是什么?

    “海军吗?”

    夏诺这下倒是不怎么意外了,他放下手里的望远镜,转头看向了德朗普道,“让舵手加速,过去看看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诶?”德朗普呆了呆,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不是吧,船长,既然知道是海军在那做陷阱,我们直接离开不就好了吗?”

    “急着离开干什么,这种好戏可是难得一见啊。”夏诺悠然地道,“别忘了,真说起来,我们现在可还是海军的盟友呢,这不正好可以顺路凑个热闹,帮他们一手嘛。”

    “……”

    德朗普目瞪口呆,其余人这时候也才反应过来,对啊,船长都已经是七武海了,除非世界政府撕毁盟约,不然就底下这些海军支部的人,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来攻击他们?

    于是一瞬间,大伙儿就转变了立场,不仅不再多问,反而乐呵呵地催促起了德朗普,想要早点赶过去,颇有一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态。

    ………………

    与此同时,远处的海军舰队主舰上。

    “真是有趣啊……”

    甲板上,一个肩挂海军上校衔的秃头男子,用望远镜看着前方慌不择路的海贼船,慢条斯理地道,“明明这种把戏我们都玩了上百次了,可到现在还是屡试不爽,总有这种贪心的笨蛋上当,自己过来送死。”

    “切,还不是老娘的功劳?”

    旁边一个同样是上校肩章的红发女人,一边掐灭手头的香烟,一边不屑地睨了他一眼道,“要不是老娘装小女孩装的像,你以为这些能来到新世界的海贼,都笨的跟你一样,轻易上了这种当?”

    “是是是,都是你的功劳。”

    秃头男子懒得和她争论,放下望远镜,在海风中伸了个懒腰,然后转头望向后面的属下道,“怎么,维尔戈先生他还在房间里睡觉吗?”

    “是的,米格上校。”这名属下点点头,“维尔戈先生昨晚好像睡得比较晚,特意吩咐过我们在中午十一点前不要吵醒他。”

    “啧,中将先生可是越来越懒惰了啊,明明之前还不是这样的来着。”名为米格的上校摸了摸自己的秃头,嘟囔了一句道,“也不知道是受什么打击了,照这样下去,恐怕本部那边就又要再派一位中将来我们G-5支部坐镇了。”

    “那样岂不是更好吗?”红色长发的女上校哼了声道,“最近这段时间来新世界的海贼可是越来越多了,我们和G-1支部那边人手都有点吃不消,老娘还真巴不得本部再派点援军过来呢。”

    海军在新世界的势力范围有限,眼下的G-1支部与G-5支部,就是驻扎在这边的全部力量。

    “是这么个道理,不过就算有援军也不会太多的。”

    秃头上校米格从怀里取出一根雪茄,刚准备点燃,就被女上校霸道地抢了过去,他呆了呆,却又不敢抢回来,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又取了一支出来。

    “现在我们两个支部能在新世界立足,已经是当前各大势力妥协默许的结果了,要是本部那边兵力调动过多的话,无疑会激起四皇的反弹,那么一来,我们的处境反而还危险多了……”
    罗布·路奇、卡库、布鲁诺,卡莉法……

    这些夏诺有印象的CP9特工,按照原著时间线,要等到明年,才会接受上头寻找冥王图纸的任务,潜入七水之都。

    所以,现在大部分都还臣的情况下,这足以把有选择困难的人逼疯,而不巧的是,夏诺就是个深度强迫症患者,还好最后是艾薇站了出来,她指出针盘上的指针摇晃的频率,与岛屿的磁力大小以及位置远近有关。

    也就是说,只要不是某座岛天然拥有极强的磁力,那么大部分情况下,摇晃频率最高的那枚指针,指向的岛屿就是距离最近的那个。

    这让夏诺立马就拍板做了决定,就选择了摇晃频率最高的那枚指针,反正去哪儿都差不多,不如早点找个地方登陆,好好见识一下新世界这边的风土人情。

    对此干部们也没什么意见,德朗普收拾好指针,就准备回驾驶舱执行命令,但偏偏就在这个时候,会议室桌子上的电话虫,突然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还一边发出“巴拉巴拉”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只电话虫还是当初夏诺在巴拉蒂餐厅时,从亚尔丽塔的未婚夫手上缴获的,一晃这么多年过去,早就进入了成年期,变得有脸盆那么大,夏诺不方便再随身携带在身上,因此这半年多来一直是将其放置在会议室中。

    “这是什么情况?”夏诺看着这只哭的越来越伤心的电话虫,有些疑惑地道,“以前我没见它好端端地变成这样啊?”

    大家也都一脸茫然,基拉则是立马转头看向了基德,神情隐隐有些不善,后者立马愤怒地吼了起来:“这次又不是我,你小子看我干什么!”

    夏诺莫名其妙,看了基拉一眼,后者立马轻声解释道:“上次基德躲在会议室里吃榴莲,强行喂了电话虫一口,搞得它哭了好半天,所以我怀疑这次也和他……”

    “都说了本大爷没有!”基德恼羞成怒,气的大叫道:“我们都在这儿坐了半个小时了,你们哪只眼睛看我又偷偷喂它东西吃了?”

    “谁知道呢。”基拉面无表情地道,“要么就是你悄悄放了个屁全被它吸进去了,毕竟电话虫离你的座位最近。”

    基德一口气差点没咽上来,好在这个时候经验丰富的德朗普开口了:“这种我几年前碰到过类似的情况,貌似是因为附近有人在发紧急求救信号,电话虫才会出现这种反应。”

    “当然。”德朗普说到这里瞅了眼基德,表情微妙地道,“也不能排除是因为基德放屁的原因。”

    “放你娘的屁!”

    基德已经是出离愤怒了,刚想上去胖揍一顿德朗普这个混蛋,就被夏诺伸手制止了这场胡闹,然后他示意罗斯拿起了电话虫上的话筒:



    “啊!终于有人听到了吗……太好了!”话筒另一头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隐隐带着几分哭腔,“我们是德雷斯罗萨王国的商队,刚从红土大陆回来,结果不小心碰上了暗礁,船底进水,马上就快沉没了,请务必过来救救我们!”

    “商队?”罗斯皱起了眉,“那你们不应该是有好几艘船组成的才对吗,难道全都沉没了?”

    话筒那头的声音沉寂了下去,几秒后才又哭着响了起来,“是这样的,我们回来的时候就分开了,所以这边只有一艘船……大人,求求你们了,这里有一百多个人呢,快点过来帮帮我们吧!来帮帮我们吧!”

    “只要你们能够及时赶到,救下我们,这次商队贸易的利润,我们愿意分给你们三成……不,四成,作为这次的酬金……求求您了!”

    “呃,那个,你先等一下哈。”

    罗斯捂住了话筒,转头看向夏诺问道:“船长,这下该怎么办?”

    “要我话说,就直接挂断吧。”一旁的丹尼尔建议道,“我感觉不像是真的,哪有女孩这种时候说话条理还这么清晰的,十有八九是个骗局。”

    “我也是这么想的。”德朗普深以为然地道,“之前听说有海军就这么玩过,往往能坐等到一些海贼送上门来。”

    其余的干部们闻言也都点点头,显然是在这一点上达成了共识。

    “骗局么……”

    听了属下们的建议,夏诺的神色反而愈发放松起来,他双手环抱在脑后,靠着椅背,眯眼思索了两秒,才悠哉悠哉地开口道:“答应她吧。”

    “诶?”罗斯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答应她,问她的具体位置在哪里,有没有什么参照物。”夏诺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道,“在我面前耍这种小把戏,多新鲜啊,不去怎么成?”

    “也该是让我们这些刚来新世界的新人,去见见世面了啊……”

    
 叶枫终究是抱住了方忆梦。

房间内温度直线升高。

房间内开着的空调似乎失去了应有的作用,叶枫只觉得热得慌,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像是被点燃了,呼呼地冒着火热的气息。

方忆梦的身体依旧是弓着的,像是一个受惊的小白兔般。

她那张娇艳夺目的脸蛋已经是羞红一片,美眸内也渲染上了一层羞涩而又恼嗔之态,她根本就没有想到,叶枫这家伙居然如此的胆大妄为的靠过来抱住了她。

偏偏还以着什么空调开低了冷为借口,见过无耻的,真是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方忆梦想要挣扎抵抗都显得那么的有心无力。

叶枫如此紧紧地抱住了她,那股至刚至阳的气息扑面而来,还有叶枫身上的那股独特的男人气味,让她有种娇庸无力之感。

不经意间,她内心那原本冰封着的情感大门像是敞开了般。

“怎么办?

怎么办?

在这样下去,那、那……”方忆梦晶莹的贝齿轻咬着红唇,脑海里一片混乱,像是失去了正常的判断与理智。

弓着身的她就像是那受惊了的小白兔,环伺在她身边的则是一匹大灰狼!方忆梦的沉默就像是带给了叶枫无尽的探索勇气,他的举动也显得愈发的大胆。

“叶枫,你、你……你冷静点!”

方忆梦终于是忍不住的开口说着,身体也稍稍转过身来,双手开始做出了抗拒的举动。

冷静?

这个时候还让人如何冷静?

真要能够冷静下来除非是太监了!叶枫心中暗想着,趁着方忆梦转过身来的间隙,他以吻封唇,堵住了方忆梦后面想要说的话。

趁着方忆梦稍稍转过身来说话的时候,叶枫找到了她那喘息激烈的樱桃小嘴,一下就给堵住。

“唔——”方忆梦惊呼了声,整个人更加的不知所措起来,急促的呼吸代表了她的不安与恐慌,无力的双臂却也是推不开叶枫。

怎么办?

方忆梦真的不知如何是好,渐渐地,她感觉到自己的理智像是在朝着一个无底深渊中沦陷,到最后一个念头猛地冒起——“都给他吧。”

方忆梦心底的最后一份坚持倒塌。

她的防线本就如此的脆弱,又能抗拒到什么时候?

就在那最后一刻,方忆梦那一瞬间猛地一个激灵,眼眸一下子睁开,眼眸中饶是残留着丝丝的妩媚迷离之态,可那眼神却异常的清晰明亮,看着叶枫欲言又止,却又轻轻叹息。

“叶枫,不、不要……我、我怕伤害到你。”

方忆梦终于是开口轻轻地说着。

“伤害到我?”

叶枫一怔,这样的话他是第一次听到。

“我、我……”方忆梦一阵嗫嚅,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她是担心自己体内的至寒气劲真的会伤害到叶枫,因此才会有如此顾虑。

但如果叶枫真的具备那至刚至阳的血脉,那是绝对伤害不到叶枫的,反而对她还有莫大的帮助。

问题是,目前而言她心中还不能百分百的肯定叶枫具有那样的血脉。

“放心吧,没什么能伤害我。”

叶枫在方忆梦的耳边轻轻地说着。

“可是……我很担心,万一伤害到你,我会内疚一辈子的。”

方忆梦咬了咬牙,她一直记得师门中师父说过的话,她体内的至寒之气极为恐怖,也唯有具备纯阳体质的男子才能承受,否则将会造成不可预估的伤害。

所以,到了这个份上,方忆梦还是保持着应有的理智,她很担心也很害怕,万一叶枫不是那传说中的至刚至阳之体,那将会对他造成莫大伤害。

当然,如果反过来,叶枫真的具备那种修炼体质的话,那不仅是对叶枫,对她来说都有着莫大的好处。

叶枫目光充满怜爱之意的看着方忆梦,他轻声说道:“方姐为何觉得会伤害到我呢?”

叶枫的确是感到奇怪,按理来说,就算是伤害也好,那也应该是对方忆梦而言,对自己怎么会造成伤害?

“因为,因为……”方忆梦红着脸,她真的是不知该如何解释。

“方姐,如果你不觉得这是对你的一种伤害,那对我更谈不上什么伤害。

以后,我会护着你,守护在你身边,好吗?”

叶枫柔声说道。

方忆梦抬起眼眸看向叶枫,她也在暗中感应着叶枫自身那股气息,的确是类似于纯阳之气,这也稍稍让她有所方向下来。

最后,方忆梦还是点了点头,这像是一种默许,一种默认。

叶枫涌起一股激动,今夜的温情就此铺开。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