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赘婿出山

0012章 不听老公言,吃亏在眼前    文 / 李闲鱼 更新时间: 2020-02-09 09:54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李言快速向着西边追赶过去,但很显然,他们没能发现狼人的痕迹。

    就在醉剑仙几人已经以为追丢了的时候,但李言突然挺了下来,看向了不远处的一颗大树。

    李言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看另外三个队友,然后一挑眉,放轻了手脚,小心翼翼的向着那颗不知名的大树走去。

    慢慢走近,轻轻扒开树下的杂草,在大树后,一个人影就随之显现出来。

    一对狼耳朵,直接表明了对方的身份。

    这就是李言他们在找的那个狼人。

    但这只狼人似乎?不是什么正经狼人。

    眼前的这个狼人很不一样,看起来就奇怪,它没有正经狼人的凶狠或帅气。

    反倒是,似乎有一点。。。萌?

    这只狼人本来正捧着一块月饼啃着,嘴角还残留着不少月饼渣。

    此时见到李言发现了他,顿时露出了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

    “哈喽?”李言向着这只狼人露出了笑容。

    “别。。别杀我。”狼人慌慌张张的伸出了一对爪子,将手里还没吃完的月饼递向了李言,“我。。。。我请你吃月饼。”

    李言的视线不由自主的看向了那块月饼。

    【五仁月饼】

    【类型:消耗品】

    【需求:非战斗状态,需要全部吃掉方能生效。】

    【效果:使用后恢复部分伤势,且有小概率获得缓慢治愈的状态。】

    【说明:五仁月饼滚出月饼圈!(破音)】

    扯了扯嘴角,李言学着富武的样子,一脸冷酷的说道:“别卖萌,真当我看不出你是小红帽啊。”

    “吓!你怎么看出来的,我都变身了啊。”小红帽吓了一跳,差点连手里的月饼都没拿住。

    “你身上有队友标示啊,不然呢?”

    刚刚追赶到这的时候,李言就突然发现在小地图上,有一个代表队友的小绿点,所以才能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小红帽。

    先前李言之所以没有带着小红帽,就是为了试探这小红帽到底是不是人类。

    系统把他们四个都分配到了一起,却唯独把她小红帽分配到别的地方,这就很说明问题。

    就算只是巧合,也没关系,但若不去试探,万一出了什么问题李言岂不是要后悔死。

    听见李言这么说,小红帽脸上先是睁大了眼睛,随后又露出尴尬之色。

    然后她讪讪的说:“哥哥,我不是狼人,我是哈士奇人。”

    说着,小红帽还努力的做出了一个滑稽的表情,一眼看过去,还真的挺像是哈士奇的。

    “没用,我不是萝莉控,你骗不到我的。”

    “嘿嘿,嘿嘿嘿。”小红帽陪着笑,也不说话,她也看出来了,李言没有第一时间杀掉她,就说明还有的谈。

    李言确实没打算杀掉他,毕竟击杀队友可是要扣掉五百金币的,而且这局游戏的难点在于保护村民和找出狼人。

    已经被找到的狼人,威胁性就变得很少了,几乎是随时可以淘汰掉。

    一个被发现了真实身份的杀手,又有什么可怕的呢?

    “那你说说,我为什么要放过你?”李言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

    “哥哥你看,咱们是一个队伍啊,你咱们五个人都聚在一起了,所以只要把对面的那些敌对玩家都杀掉,最后再杀我,岂不是又完成了阵营任务,又击杀了敌方玩家吗,多赚啊!”

    “嗯哼。”李言轻轻一挑眉,道:“我要先问你一些问题,然后再做决定。”

    “哥哥你问嘛,我什么都说!”小红帽求生欲很强。

    “首先,你好好说话。”李言伸出了第一根手指。

    “哦。。。”

    “其次,你知不知道其他狼人的身份。”李言伸出了第二根手指。

    “这个我真不知道,系统怎么可能告诉我那么多啊,而且我要是认识其他狼人,我就不会自己单独出来了。”小红帽无奈道。

    点点头,李言选择相信了她。

    毕竟,系统确实不可能会告诉玩家敌方队伍的信息,就像他们也不知道,普通村民中还有没有其他的玩家。

    “那第三,你为什么要去杀那个卫兵?”

    “我是要杀那个什么男爵,那个男爵一看就不正常啊,这狼人杀游戏哪来的吸血鬼啊!他肯定是玩家。”

    “还真是简单粗暴。”摇摇头,李言忍不住叹道:“那个男爵应该不是玩家,而且啊,小妹妹,枪打出头鸟啊,你看你连人家伯爵都没看到,就差点被一个卫兵杀了,同时还暴露了自己,所以说第一个冒出来的玩家,总是最先死的。”

    “哦。。。没办法啊,我是个新手嘛,刚到16周岁,这才能进来玩啊,我还什么都不懂呢。”

    这个游戏规定,未满16周岁是不允许进入的,系统也不会放他们进来。

    除非是那种有特殊许可,或是需要治疗现实中身体或精神上的问题的人,才可以破例。

    “行吧,那我先不杀你,但是你记住,你也绝对不可以杀村民,而且一旦有机会,你必须帮助我们干掉其他的狼人,懂吗?”李言笑了笑,后退了几步,给小红帽让出了空间。

    “懂懂懂!我本来就不想做那个任务,我就是来玩击杀的!”小红帽快速啃完了手中的月饼,然后站起身,跟在了李言的身后。

    见两人谈完了,醉剑仙等人也立即围了过来。

    醉剑仙左右看了看小红帽,然后问道:“你游戏ID叫小红帽,可是你为什么会选了狼人阵营呢?”

    小红帽闻言一叉腰,理直气壮的说道:“小红帽会变成狼人这不是很正常嘛!没见识!”

    话音刚落,突然有另一道声音也随之响起:“那小红帽都是狼人了,大灰狼也是狼人就一点都不奇怪了吧?”

    伴随着话音,有两只狼人从阴影中缓缓的走了出来。

    这两只狼人,其中一只裸露着上身,身材健壮,浑身上下肌肉隆起,散发着凶狠的气息,且浑身上下都能看见刀剑留下的伤疤,更为他增添了一丝阴狠的气质。

    而另一只,却是笼罩在一件黑袍子中,只露出一双利爪和那带着冷笑的狼吻。
    宾利轿车来到了大江大厦,好几十层高,蓝色的玻璃墙在阳光下耀耀生辉,现代感十分强烈。
    昆丽将车停在了大堂门前,余美琳伸手去开车门,准备下车。
    “等等。”李子安说。
    余美琳缩回了手,看了李子安一眼:“你想干什么?”
    李子安说道:“我刚才算了一卦,我们不能走大门。”
    余美琳讶然道:“你什么时候学会算卦了,我怎么不知道?”
    李子安淡淡地道:“你一年也难得跟我说几句话,你当然不知道。”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她有些不高兴了。
    李子安并不在乎她的感受,接着说道:“虎口大张等食来,由北入南自投网,患难夫妻情不合,夫唱妇随方安泰。这大厦坐南朝北,我们从大门进去就是由北入南,一旦从这大门进去,你我将诸事不顺。”
    余美琳哑然失笑:“最后两句是不是说我们感情不合,但我得听你的?”
    李子安点了一下头。
    “呵呵。”余美琳笑了一声,打开车门下了车。
    昆丽从驾驶室里探出了头来,想跟余美琳说李子安给她算卦的事,可想到那坨狗屎,怎么也开不了口。
    “我就要从这正门进去,我倒要看看会怎么个不顺法。”余美琳大步向正门走去。
    这女人真的太固执了。
    李子安叹了一口气,也打开车门下了车,然后快步跟了上去。
    余美琳瞅了李子安一眼:“跟着我走正门,你不怕遭殃吗?”
    李子安说道:“只要我们还是夫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不信我没关系,但我怎么也得支持你。”
    余美琳的嘴唇动了动,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有说出来。
    她迈步进了门。
    李子安跟着走了进去。
    “余董好!”前台几个工作人员鞠躬致礼。
    余美琳只是微微点了一下头,大步流星往大堂尽头的电梯间走去。
    李子安跟在余美琳后面,他的视线移到了大堂一侧的休息区上,那里坐着几个人。
    那几个人正看着这边,一个个眼神不善,还有人在低声说着话。
    李子安心中一动,那几个人显然早就等着了,那卦象也必然与那几个人有关。他正要开口提醒余美琳,却听见咔嚓一声响,然后他就看见余美琳的一只高跟鞋断跟了。
    余美琳走得又快又急,突然断跟,她的身体顿时失去平衡往后仰倒过来。
    李子安慌忙上前扶住了她的腰。
    触手一片如丝绸一般的顺滑柔软,鼻孔里也满是她的诱人芬芳,这个女人强势归强势,可皮肤真是的很好,天然的体香也很好闻。
    余美琳站稳之后,李子安的手离开了她的腰。
    余美琳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高跟,又看了一眼李子安,她想起了李子安刚才算的那一卦,可嘴上却不承认:“这不是你算得准,是我不小心,我根本就不信牛鬼蛇神的那一套。”
    李子安只当她什么都没有说。
    这时坐在休息区的几个人往这边走了过来,一个年龄约莫五十出头的男子走在最前面,穿了一套藏青色的唐装,身材高瘦,两眼黑亮,看人的眼神锐利,给人的感觉他的人生才刚刚进入最佳状态,一点都不老。
    紧跟在唐装男子身后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与唐装男子很挂相,身上的精英感很是强烈。
    余美琳看了一眼,低声说道:“那是我二叔余泰安,他身后是他的儿子余家豪,这两人很难缠,你打个招呼就好,别的不要说。”

    余泰安大步走来,面带笑容:“美琳,回来啦。”
    余美琳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个笑容:“二叔、家豪,早安。”
    李子安也打了一个招呼:“二叔、家豪,你们好。”
    “呵,这位恐怕就是闻名却不曾见面的侄女婿吧?”余泰安看着李子安说。
    余美琳说道:“是的,他就是我老公李子安。”
    “真是一表人才。”余泰安说。
    余家豪却哂笑了一声:“姐夫,你几年不露面,怕不是在山里俢练吧,现在练到什么境界了?”
    他身后几个跟班忍不住笑了。
    李子安也笑了笑:“惭愧,还成不了仙,你要是感兴趣的话,都是一家人,我教你几招。”
    余家豪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了。
    初来乍到的赘婿居然敢跟他说笑,这不是没把他这个余家二少放在眼里吗?
    余美琳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斜眼看了李子安一眼,似乎是在提醒他不要乱说话。
    李子安假装没看见,他又不是哑巴,这灾舅子讽刺他,他还不能还嘴了?
    气氛突然就有点僵了。
    余美琳说道:“二叔、家豪,我的鞋子坏了,我得上去换一双鞋,待会儿再聊吧。”
    余泰安面带微笑:“我们是得好好聊聊了。”
    这时门口忽然涌进来一群人,有的拿着相机,有的扛着摄像机,有的拿着话筒,一进门边直奔这边来。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一个工作人员上去拦阻。
    余家豪呵斥道:“让他们过来,回去干你的活。”
    那个工作人员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跟着就退了回去。
    来的是一群记者。
    余美琳看了余家豪一眼,声音转冷:“家豪,你这是什么意思?”
    余家豪笑着说道:“母公司的股票最近有点低迷,需要一点题材来炒作一下,你身为集团董事长,你应该为集团的利益的考虑,就随便说几句吧,实在没什么好说的,我看姐夫倒是一个不错的题材,赘婿山村修炼数年出山,辅佐总裁娇妻商海制霸,你看怎么样?”
    余美琳脸色铁青:“二叔,这也是你的意思吗?”
    余泰安淡淡地道:“美琳啊,现在国际环境不好,生意难做,可手下那些员工得吃饭,你作为集团董事长,你有责任。家豪的话过于玩笑,但你可以说点正面的东西。概念嘛,还不都那样,你随便说说,媒体再炒作一下,股票就起来了。”
    余美琳将高跟鞋脱了,气冲冲地道:“子安,我们走。”
    却不等她和李子安离开,那群记者就围了上来。
    “余董事长,当年你父亲病重你成了大江集团的董事长,现在你父亲康复了,你什么时候辞去董事长职位?”
    “余董事长,听说你雪藏了四年的丈夫回来了,是你身边这位吗?”
    “我听说你的丈夫是个农民,学历也很低,是什么让你选择这样一个丈夫的?”
    一大群记者七嘴八舌。

    余家豪和余泰安对视了一眼,父子俩的嘴角浮出了一丝冷笑。
    李子安一手搂着余美琳的香肩,一手推开挡在身前的记者,护着她往电梯间走去。一大群记者哪肯罢休,很快又包围了上来。
    李子安伸手去推挡在身前的一个女记者,那女记者却将手里的一倍奶茶泼到了他的西服上。
    “你这个人怎么这样?”那女记者还恶人先告状。
    李子安没跟她吵,趁着她说话的时候,护着余美琳从她的身边挤了过去。
    有仇不报非君子,挤身过去的时候他踩了一下那个女记者的脚。
    “哎哟!”女记者痛呼了一声,人也蹲了下去。
    后面的人拥挤过来,将她掀翻在地,老底都露出来了,场面乱成了一团。
    一部电梯的门打开,昆丽领着几个保安冲了出来,结成人墙将那群记者给拦了下来。
    电梯里,李子安伸手拍了拍西服上的奶茶渍,可即便是黑色的西服,那奶茶渍也很明显。白色的衬衣上也溅了一些,褐色的污渍更加明显。
    “他们实在太欺负人了!”余美琳气愤地道。
    李子安说道:“恐怕是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那不叫算命,那叫卜卦,诸葛亮出兵打仗之前都会卜一卦,军队从什么地方走,那都是有讲究的。”李子安说。
    余美琳讶然道:“你居然自比诸葛亮?”
    “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给你举个例子,诸葛亮跟我算是同行吧。”
    他这其实是谦虚了,因为诸葛亮没有大惰随身炉,他有。只是诸葛亮名气太大,他要是自比诸葛亮的话未免会给人一种吹牛的嫌疑。
    可即便是他如此低调谦虚,余美琳却还是给了他一个白眼:“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卜卦?”
    “我从小就学了,我师父叫姬达,是个高人,不过已经去世了。”李子安说。

    “你都不跟我说话,我怎么告诉你?”
    “反正,我看你是蒙对的。”
    李子安:“……”
    他忽然觉得跟老婆说话真的好累啊。
    电梯在五十八层停了下来,电梯门一打开,余美琳便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李子安看到她脚上只有一双已经被踩得脏兮兮的袜子,莫名心疼。
    走廊里,一个女职员快步迎了上来:“余董,老董事长在办公室等你,他……”
    余美琳正在气头上,当即训了过去:“有话就说,吞吞吐吐的干什么?”
    “老董事长很生气,让你马上过去。”女职员说。
    余美琳冷冰冰地道:“你去跟我爸说我马上就来。”
    “是,余董。”女职员快步离开。
    余美琳看着李子安:“跟我来,我让人给你换一身衣服。”
    李子安说道:“不必了,我就这样子去见你爸。”
    余美琳皱了一下眉头:“你就这样去见我爸?”
    “你听我的,我们现在就去见你爸。”李子安说。
    余美琳本来还想坚持让李子安去换衣服的,可她忽然想起了那句卦辞,夫唱妇随方安泰,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点了一下头。
    “走吧。”李子安说。
    该来的始终要来,躲是躲不掉的。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