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字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书库 > 都市·青春 > 我只想安静地当个大师

第009章 舔狗的心,驾驭不了高手的刀    文 / 驾雾 更新时间: 2020-02-08 19:20下载TXT - 下载ZIP - 下载RAR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到病房,夏冬阳来到病床边,语气温和的说道:“小妹,医生刚才说已经联系到了合适的肾源,让你这两天好好休息,养好精神,为手术做准备。”



    旁边的李菁菁一听,微笑着对夏冬青说道:“太好了,冬青,你很快就能恢复健康了。”



    夏冬青也是喜上眉梢,随即却眼神黯然的说着:“可我听说这种手术,费用就要好几十万,后期还得一大笔的疗养费,我们家已经没钱了。”



    “那不是还有你哥在嘛,你不用操心的。”



    李菁菁瞥眼看了看夏冬阳,她倒要看看夏冬阳是怎么照顾妹妹的:“是不是,夏冬阳?”



    夏冬青知道哥哥身上肯定也没什么钱,因为这些年来,哥哥的工资都寄回家来,供妈妈看病,供自己上学了。



    夏冬阳点头道:“钱的事,小妹你不用操心,哥会想办法的。”



    过了一会,李菁菁因为学校有事,所以离开了,不过走之前还不忘叮嘱夏冬阳两句。



    看着时间也并不太晚,夏冬阳也出了医院,他要去找工作,要挣钱!



    然而,站在人行道边,看着干道上川流不息的车辆,夏冬阳愣住了。







    夏冬阳坦诚的说道:“我是初中文凭,不过……”



    “扑哧……”



    夏冬阳话还没说完,那女子便大笑了起来,表情夸张的奚落道:“我天,初中文凭那叫文凭吗,竟然还敢来招聘会,敢来我们丽颜,请问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



    夏冬阳听得心头一怒,禁不住转眼瞪着那女人。



    女人感觉自己就像被一头猛虎瞪着,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不过她还是回过神来,盛气凌人的说道:“瞪什么瞪,你还想打人啊?



    那牌子上写着全日制本科以上文凭,你不识字吗,我怀疑你连初中文凭都是假的,快走,快走,别杵在这里拉低我们玉颜的市场地位!”



    夏冬阳按捺住脾气,转眼看着那中年人,因为明显中年人才是话事人,问道:∑驹颍簧俦徽衅溉嗽鞭陕洌钏窬摹⒆氨频拇笥腥嗽凇br />


    时间流逝,天已近黑,招聘会渐渐散了,夏冬阳抽着烟往回走,心头感慨万千。







    文凭就真的能定一个人的全部能力吗?



    不过,他也并不气馁,因为他始终相信,有能力就不怕没人赏识,正如军中一样。



    这一带是新建的,晚上出租少,当夏冬阳回到市中心时,时间已经很晚了,给妹妹夏冬青打了一个电话,夏冬阳就在外面买点东西回去吃。



    提着给妹妹买的晚餐,夏冬阳一边走一边想着怎么找钱,突然肩头被撞了一下。



    他一转头就见一个人影向旁踉跄倒去,于是赶忙一把将对方给扶住。



    只见是一个女人,女人一头棕色的大卷发,标致的鹅蛋脸上,一片酡红,明亮的大眼,眼神飘忽,明显是喝高了。



    一袭米白色连衣包臀裙,将她高挑的身姿衬托得更加凹凸有致,随着她踉踉跄跄的步伐,扭动的身姿更如一只在夜间起舞的蝴蝶。



    这深夜、这街道、这女人,这简直就是惹人犯罪!



    “小姐,你没事吧?”夏冬阳问着。



    哪知道,女人吐着浓浓的酒气,一把挥开他的手,骂道:“你才是小姐,你全家都是小姐!”



    骂后,她踉跄着就向前走去,夏冬阳一怔,微微摇了摇头。



    他转身接着走,就见五个打扮流气的男子,向那醉酒女人追了过去。



    很快,五人就将醉酒女人给围住了,其中一个男子语气轻佻的喊着:“哟,美女,大晚上的一个人喝酒,是不是想男人了,来,哥几个陪你爽爽!”



    “滚,滚开!”



    醉酒女人挥了挥手中的提包,愤怒的骂着,但她喝得实在有点多了,这么一动下,身子一个没稳住,脚下一绊差点倒在地上。



    这一下更是激起了几个社会青年的色性,有人立即就兴奋的喊着:“哟西,性子还挺烈,哥喜欢!”



    “哈哈!”



    ……



    “滚开,滚开,救命啊,救命啊!”



    醉酒女人这时候酒也是被吓醒大半,不断的骂着挣扎着,心头是后悔得要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3章兄妹重逢



    坐在李菁菁的桑塔拉上,夏冬阳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心情十分的沉重。



    因为李菁菁刚才对他说,妹妹夏冬青前些天被检查出患了尿毒症,这两天身体更是每况愈下,现在医院住院。



    想着妹妹患病,还一个人操持母亲的后事,夏冬阳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与自责。



    感受着夏冬阳的低落情绪,李菁菁不禁安慰道:“夏冬阳,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医生说只要找到合适的肾源,冬青就能恢复健康。”



    “谢谢!”



    夏冬阳不善言语,但她知道,这段时间李菁菁肯定没少为妹妹,为自己这个家操心,到最后自己妈妈临终时还拜托她照顾妹妹,想到这里,夏冬阳心头愈发的难过、愧疚、自责。



    李菁菁知道夏冬阳为什么向自己道谢,只道:“冬青是个好学生,好孩子,我希望她身体健康,考上大学,体验更好的生活。”



    夏冬阳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但他心头却将这份恩情记下了,有李菁菁这样的老师,是妹妹的幸运与福气。



    很快,夏冬阳二人来到了市人民医院,到了病房门口,李菁菁故意缓了两步,给夏冬阳留下了第一时间看见妹妹的空间。



    站在门口,夏冬阳只见病床上,半躺着一个身着蓝色病服,披着头发,面色苍白浮肿,打着点滴,却正在专心看书的女孩。



    虽然有近十年没见妹妹了,但夏冬阳还是第一时间认出了,这就是妹妹夏冬青。



    他眼眶一瞬间湿润了,就那么站在门口,而夏冬青也并没有注意到门口的夏冬阳。



    足足两分钟后,夏冬阳才深吸了一口气,举步走了进去,来到病床边。



    夏冬青似有所觉,缓缓抬起头来,当她看见站在床边的人时,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了,唯有眼泪无声滑落而下。



    几秒钟后,她猛然撑起身子,扑在了夏冬阳怀里,死命的抱着夏冬阳,喊道:“哥!”



    夏冬阳一双虎眼中,泪水也是禁不住直打转,双手拥着妹妹瘦弱的娇躯,他声音沙哑的说着:“小妹,哥回来了!”



    兄妹两就那么紧紧的拥着,夏冬青更是用尽力气,生怕眼前只是一个梦,站在门口的李菁菁也被感动得眼眶湿润了。



    良久,兄妹方才分开,夏冬青早已经是泪流满面,哭着说道:“哥,妈……妈妈走了!”



    夏冬阳再也抑制不住泪水,心情极为压抑的问道:“妈葬在哪里?”



    “西山公墓!”



    夏冬阳点了点头,夏冬青又问道:“哥,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退役了,以后再也不走了!”夏冬阳说着。



    夏冬青一怔,而后道:“哥,你怎么会突然退役了呢,你可是上校,我听说上校是很大的官了,哥,你是不是为了我才……”



    “别多想,哥是因为自己的原因。”夏冬阳打断了妹妹的话,说道:“你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养好身体,备战高考,其他的事都有哥哥。”



    夏冬青知道哥哥回来肯定也有自己的原因,但她也没再问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哥,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夏冬阳说着,脑海中竟是不自禁的跳出了李菁菁出浴的画面,脸上更是不争气的发热起来。



    李菁菁在外面听到这里,适时机的走了进来,问道:“冬青,来,吃点东西。”



    她说着,转眼看了夏冬阳一眼,但看夏冬阳脸上有些发红,她几乎是下意识的就猜到,夏冬阳肯定是在想自己出浴的一幕,她脸上竟也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当即美目一瞪,说道:“发什么楞,还不过来帮忙!”



    “啊,好!”夏冬阳有些木讷的点头,而后将病床上的板子搭起来,放着碗筷。



    夏冬青眼神在夏冬阳二人间来回游走,她总感觉自己哥哥和老师之间,气氛似乎有些奇怪。



    夏冬青吃着饭,李菁菁则在一旁数落着夏冬阳坏了她煲的汤,这才不得不到外面买。



    夏冬阳是个做实事远胜过说话的人,所以在一旁默默地听着,时而还会被李菁菁用明显带着威胁之意的眼神瞪上两眼。



    听着李菁菁不断数落着哥哥,夏冬青不仅没生气,反而敏感的觉得哥哥突然回家,肯定是怎么招惹到老师了,否则老师也不可能这样。



    不过,但看着老师与哥哥,一个说一个默默听,夏冬青心头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李菁菁明显是对之前的事耿耿于怀,嘴上对夏冬阳说两清了,但心里终究是不舒服,总感觉自己被看了,似乎就少了些什么,又似多了些什么,心头怪怪的。



    但不管是什么,她心头对夏冬阳还是有怨气与意见的,即便是之前打了夏冬阳一巴掌。



    “拿来我去洗吧!”



    夏冬青吃完饭菜,夏冬阳起身说着。



    夏冬青赶忙说着:“哥,你一大男人的,洗什么碗嘛,等会我自己洗就行了。”



    李菁菁一听,立即反驳道:“大男人怎么了,就不能洗碗了?



    夏冬阳,之前你干什么我就不说了,但现在你回来了,我希望你能好好照顾冬青,担起这个家的责任,否则,为了我的学生,为了对阿姨的承诺,我李菁菁绝不放过你!”



    “老师,你别这么说哥,哥这些年寄了很多钱回来,不然妈妈也不可能坚持那么久,我们这个家也早就垮了,其实哥他很辛苦的!”夏冬青赶忙为哥哥说话。



    李菁菁根本不相信,只道:“不就当个兵嘛,难道还有农民伯伯,工地上的农民工累?



    冬青,你可别为他说话,总之,母亲的后事竟然让生病的妹妹操持,他的电话甚至都打不通,这就是对家庭不负责任!”



    李菁菁就像是吃了火药,将心头的压抑全部释放着,夏冬阳也不去解释,因为他觉得没必要,再说他照顾妹妹,那是天经地义的。



    当即说道:“我先去洗碗,顺便和医生聊聊。”



    “看看,被我说中了,逃避了吧!”李菁菁更是不满夏冬阳对她置之不理的态度。



    夏冬青只道:“老师,哥哥之巧峡戳丝矗愿绺绲哪炅洌闲6妓闶瞧婕A耍蚁胨隙ǔ怨芏嗟目唷br />


    我还听说,军官是不会退役只会转业或是复员,哥哥说退役,他肯定是因为要回来照顾我,其实是我拖累了他。”



    上校?



    李菁菁听得心头一惊,她就算没接触过部队,也知道那确实是个不低的级别,特别是对于夏冬阳26岁的年龄,绝对是十分了不起了。



    部队崇尚武力、军功,也就是说,夏冬阳必然立过军功,否则升不了那么快。



    但要立功又岂是嘴巴说说,必然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可夏冬阳却放弃了上校大好前途回来了,这其中必然有要照顾夏冬青的因素。



    这些念头在李菁菁脑海中快速闪过,她心头后悔刚才没考虑那么多,一阵数落夏冬阳。



    同时,她心头也很好奇,夏冬阳到底在部队里干什么,能以这样年轻的年龄晋升上校?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夏冬阳心情愈发的沉重了,刚才医生说,已经联系到合适的肾源,这几天就可以给妹妹做手术了。



    可手术的费用大概要五十多万,加上后期的疗养费,七七八八的,小百万是跑不了。



    可他现在身上只有十多万,还差一大截,他心头盘算着,一定得尽快弄到钱,妹妹的手术绝不能耽搁。



    ……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房中,李菁菁别说是脸了,就连耳垂都红得如两颗血色玛瑙,她做梦都没想到,洗个澡刚出来,竟然会有一个陌生男人直接闯进来。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自己的清白,不能就这样毁了,一定要让那个可恶的男人,付出修炼葵花宝典的代价。



    李菁菁用最快的速度穿上衣服,而后直奔厨房,直接抄起一把菜刀,可出来却没看见夏冬阳人了。



    原来刚才李菁菁因为惊慌羞怯,并没有听见夏冬阳已经退出去了。



    不过,李菁菁并不打算放弃,她历来是个爱憎分明,有恩报恩,有仇加倍的性子,这口气说什么也咽不下。



    于是,她打开房门就准备向外追去,门口的夏冬阳正抽着烟,陡然听见开门,自然转身过去,李菁菁一见夏冬阳竟然没跑,还敢站在门口,二话不说,直接扬刀就砍。



    夏冬阳头皮一紧,赶忙向旁边一闪,同时喊道:“等等,你听我解释!”



    “解释?姑奶奶先切了你再听你解释!”李菁菁可不管那些,彪悍的再次挥着菜刀,刀刀都是动真格的。



    也亏得是夏冬阳,要换其他人,绝对秒秒钟就躺在血泊中捂裆哀嚎了。



    无奈之下,夏冬阳只好一把夺过李菁菁手中的菜刀,将她手反在背后制住。



    “你个死色狼,臭流氓,你有本事就放开我,我和你拼了!”李菁菁挣扎不开,只得愤愤的大骂着。



    夏冬阳赶紧解释着:“我不知道你怎么会在我家里洗澡,刚才真的是误会,不过,我还是向你道歉。”



    夏冬阳想着,自己终归还是看了别人女孩子的身子,道个歉也没啥。



    “这是你家?”



    李菁菁听得一愣,而后惊呼道:“你是夏冬阳?”



    “你认识我?”夏冬阳有些诧异。



    “我不认识你,但我认识你妹妹夏冬青,我是她班主任。”李菁菁说着。



    “班主任?”



    “你先放开我啊!”李菁菁喊着。



    夏冬阳这才回神,赶忙松开手,李菁菁转过身来,皱着眉头揉着手腕,一脸不满。



    “抱歉,刚才你不听我解释,我只有先制住你!”夏冬阳一脸歉意的说着。



    李菁菁一双大眼看着夏冬阳,说道:“你说你是夏冬阳就是啊,怎么证明?”



    夏冬阳也不想多费口舌,直接拿出了身份证,递给了李菁菁。



    李菁菁看了看,却撇嘴说道:“冬青那么漂亮可爱,怎么会有你这黑得像炭的哥哥,你们一点也不像。”



    见她这么说,那就是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夏冬阳就伸手,欲拿回身份证。



    “啪!”



    哪知道这时,李菁菁却突然抬手一巴掌打在他脸上。



    “你干什么?”夏冬阳虎眼一瞪,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被一个女人扇巴掌,不怒绝对是假的。



    李菁菁却是浑然不怕,还扬了扬下巴,说道:“瞪什么瞪?你看了我的身子,我打你一巴掌,难道不应该吗,都算便宜你了!”



    李菁菁虽然说得轻松,但想着刚才的情形,她俏脸上还是一阵的发烫。



    夏冬阳一听,也是没了脾气,听上去自己貌似真的占便宜了,当即也不理论了,提着包向屋内走去。



    见夏冬阳不说话,李菁菁还以为是他生气了,不禁低声道:“一个大男人的,这么小气!”



    说着,她也进了屋,然而进屋就见夏冬阳跪倒在地上。



    “爸,妈,不孝儿子回来了!”



    夏冬阳对着墙上父母的遗像重重的磕着头,特别是看着母亲的遗像,想着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即便是铁骨铮铮的夏冬阳,眼泪也是禁不住滑落而下。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



    看着悲泣的夏冬阳,李菁菁本想奚落嘲讽两句,也是忍住了,或许是感受着夏冬阳的伤心,她眼泪也是直在眼眶内打转。



    几分钟后,夏冬阳停止了哭泣,而后对着父母的遗像说道:“爸妈,你们放心,我这次回来就不再走了,我一定好好照顾妹妹!”



    说罢,他站起身来,旁边却伸来一只拿着纸巾的手,自然是李菁菁。



    “谢谢,不用!”



    夏冬阳说了声,而后抬手在脸上一抹。



    “哼,不用算了!”李菁菁一翘嘴,以为夏冬阳还在为自己刚才那一巴掌怄气,而后直接将纸巾扔在了垃圾桶中。



    夏冬阳这才问道:“老师,你怎么会在我家里,我妹妹呢?”



    李菁菁一听,语气有些不满的说着:“现在知道你妹妹了?阿姨病重弥留之际,你在干什么?



    别给我说忙,能有多忙?回来见阿姨最后一面的时间都没有吗?



    你知不知道,冬青要照顾阿姨,又要备考,最后还要办理阿姨的后事,她一个十多岁的女孩子,她有多辛苦,你知道吗?



    在这个家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夏冬阳,我真的觉得你不配当一个男人,不是个好哥哥,更不是一个好儿子!”



    李菁菁是越说声音越大,越说越激动,最后完全变成了指责。



    夏冬阳听得沉默了,李菁菁回过神来,暗想着自己是不是太过激动了,这个男人肯定会发火,骂自己多管闲事吧!



    哪知道,下一刻夏冬阳却一脸凝重的说道:“你说得对,我的确不是一个好哥哥,更不是一个好儿子!”



    “哼,知道就好,以后就要好好照顾冬青,我可告诉你,阿姨临走时可拜托我照顾冬青的,如果让我知道你没照顾好她,我第一个不放过你。”



    见夏冬阳承认错误,李菁菁又觉得自己骂得没错,突然,她耸了耸鼻子,只道:“咦,什么味道?啊,我煲的汤!”



    说着,她便快速冲进厨房,却又因为慌乱,将锅碗给打翻在地上,吓得连连惊呼,弄出一连窜的声响。



    “我来吧!”



    夏冬阳走进厨房,帮忙收拾着。



    李菁菁却是说道:“都怪你,要不是你突然回来,我给冬青煲的汤也不会糊了!”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我妹妹呢?”夏冬阳懒得和她争论,一边收拾一边问着。



    李菁菁一听,眼神一暗,语气低落的说着:“夏冬阳,冬青现在在医院,她情况很不好!”



    “你说什么?”夏冬阳猛然一下窜了起来。



    ……



    同一时间,在江阳刑警队会议室中,几个中层正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子白板。



    坐在上位的是一位浓眉大眼,一身正气的中年男子,他叫宋德军,是江阳警局局长,这次火车站事件性质极为恶劣,他必须得处理好。



    这时,视频暂停在夏冬阳单手拆枪的画面,宋德军说道:“之前执勤的兄弟上报,他身上有不能过安检的异物,正要对他进行检查,就发生了广场的事,大家怎么看这个人?”



    几人思忖了一下,一个留着短发,身着警服,眉目间颇有几分英气的女警,最先说道:“宋局,我觉得我们最先要做的就是弄清楚他的身份。”



    女警见傅青霜,是刑警队的副队长,也是几个中层中唯一的女性。



    有人接着说道:“不错,虽然他是救了人,控制了匪徒,但能单手拆枪,有军方背景倒还好,如果是境外雇佣兵,那就必须要弄清他来江阳的目的。”



    ……



    几人都说了两句,最后达成一致,先调查夏冬阳的身份与来江阳的目的。



    “那好,你们谁去?”宋德军问道。



    傅青霜立即说道:“局长,这个任务或许会有危险,还是我去吧!”



    几个男士听得有些面热,可也没法反驳,傅青霜虽然是女子,但却是队里最能打的。



    “好吧,不过你不要擅自行动,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向我汇报。”宋德军清楚傅青霜的脾气,不忘告诫一声。



    傅青霜点了点头,暗道:“我倒要看看,江阳到底来了个什么人物?”



    ……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1章家里的陌生女人



    夏冬阳没有接受邵振国给他的转业安排,只复员拿了一笔钱,而且大部分寄给了任务牺牲的战友家里。



    对于他来说,如果不能战斗在第一线,转业回来就是闲职,他不想自己成为国家养的一个废人,不想浪费国家一点资源。



    倔强也好,执拗也罢,总之,他有他的原则与坚持!



    两天后的正午,夏冬阳到了江阳城北火车站,正经过出站口的安检仪。



    “嘟嘟嘟!”



    陡然,检测仪器警报响了起来。



    夏冬阳苦笑了一下,一定又是卡在自己脊椎旁的那颗子弹作怪了,看来以后乘车少不了这样的麻烦了。







    一旁两个执勤的警察,立刻紧张起来,拿出警棍指着夏冬阳喝道。



    周围的乘客们更是个个警惕的向旁散开,开玩笑,没准就是一个危险分子。



    夏冬阳深知这是规矩,所以十分配合的举起手。



    “砰砰!”



    然而就在这时,陡然传来两声枪响。



    “啊啊!”



    紧接着,一道道惊叫声从四周传来。



    夏冬阳赶忙循声望去,隔着玻璃就见外面广场上人影奔走,相互拥挤推搡,尖叫声不断,瞬间就乱成了一锅粥。



    而在最中间,一个身着黑色T恤的男子,正握着一把手枪,一阵的乱打,眨眼就有三四个旅客倒了下去。



    广场上执勤的两个特警快速赶了过去,夏冬阳身边的两个警察也没管他了,火速向广场上冲去。



    夏冬阳也赶忙追了出去,而且他的速度十分快,一下就超过了那两个安检执勤的警察。



    “站住,你不能走!”



    其中一个警察以为夏冬阳要逃走,甩开警棍就向夏冬阳砸去。



    但夏冬阳已经冲下了台阶,直奔混乱的人群中去。



    两个警察在后面奋力狂追,大喊着提醒大家远离夏冬阳:“大家快散开,散开!”



    “砰砰砰!”



    “啊啊啊!”



    ……



    枪声不断传来,尖叫声四起,每个人都想着逃命,场面混乱不堪。



    夏冬阳眼神锁定着那个开枪的男子,对方明显是蓄意的无差别伤害,而且一个劲的向人多的地方,边冲边开枪,眨眼间又有两个客重伤倒在地上。



    “畜生,畜生!”



    看着那些无辜的同胞倒下,夏冬阳心头犹如火烧,恨不得现在手上有一把枪,一枪结果了对方。



    几个执勤特警从四周合围,但场面太过混乱,他们根本不敢贸然开枪。



    逆着人流,夏冬阳快速追近,两个警察仍然追在他身后不远。



    陡然,夏冬阳见一个七八岁大的小女孩,被人群撞倒在地上,不断的哭喊着:“爷爷,爷爷……”



    但周围没有任何一个人停下脚步拉她一下。



    这混乱之中倒在地上,很有可能会被活活踩死,夏冬阳赶忙一折身子,快速向那小女孩冲去。



    千钧一发之际,夏冬阳将小女孩给抱了起来。



    “砰!”



    一声闷响,他只觉背后一股剧痛,禁不住一声闷哼,向前栽了一步。



    夏冬阳赶忙回头,就见是刚才那两个警察,他是挨了其中一个警察一警棍。



    “砰砰!”



    枪声再次传来,夏冬阳也顾不得解释,将小女孩往其中一个警察的怀里一塞,只道:“你们看好孩子!”



    说着,他便快速向那匪徒冲去,两个警察愣住了,他们知道自己刚才错怪好人了。



    这时,那开枪的匪徒,正追着另一边的人群,几个特警碍于周围人群,只得赤手冲近,但那匪徒却四处游走。



    夏冬阳从另外一边杀出,一记扫腿将匪徒扫倒在地,而后夺过枪,右手连抖之下,转瞬便将枪给拆卸成一堆零件。



    看着那些碎零件,夏冬阳暗松了一口气,原来只是十分仿真的铅弹枪。



    即便如此,这种枪的杀伤力也是很吓人的,如果距离不远,命中要害也足以致命,仍然被华夏官方明令禁止买卖使用。



    这时,几个特警冲上,将那匪徒给制住了。



    匪徒是个看上去不过二十七八的男子,他状若疯癫的喊着:“老子每次都考第一名,每次都被面试刷下来!



    你们不让老子当警察,老子就让你们这些警察不安生,哈哈哈……”



    “老实点,闭嘴!”一个特警重重的扭了扭那匪徒的手腕。



    夏冬阳想来这匪徒应该是屡次公招不中,心理产生了扭曲,这才走极端报复社会。



    他摇了摇头,见场面已经控制住,便默默离开了。



    ……



    坐在归家的出租车上,看着两旁的高楼大夏,夏冬阳感觉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因为他已经离家近十年了。



    大约半小时后,出租车进了江阳城南老区,一些熟悉的画面映入眼帘,记忆画卷打开。



    夏冬阳还清晰的记得,自己追着爸妈身后要冰淇淋的画面,他还记得妹妹耷拉着鼻涕,蹦蹦跳跳的跟在自己身后,他还记得……



    可现在,父亲已经逝世多年,母亲也在他执行任务时病逝了,而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更是成了夏冬阳一生无法弥补的遗憾。



    “哥们,到了。”师傅声音传来。



    “哦!”



    夏冬阳回过神来,只感觉脸上已是一片冰凉。



    他抬手抹了一把脸,付过钱下车,站在熟悉的旧楼前,心头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他忍不住点了一支烟,因为心情原因,几大口就将烟抽尽了,这才向楼上走去。



    到了家门口,他拿出已经多年没用过的钥匙,门锁并没有换,就如亲人的等待与期盼,从不曾因时间流逝而改变。



    然而,当门打开的那一刹那,夏冬阳整个人都愣住了,只见熟悉的卫生间门口,竟站着一个赤果果的女子,正歪着头擦拭着头发。



    女子一张鹅蛋脸,头部微偏,头发斜耷拉在右边,美目圆瞪,红唇微张,肌肤如瓷,她明显也愣住了,就能那么定定的站着,犹如一尊白玉雕琢的艺术品,完美无瑕!



    “啊!”



    几秒钟后,她终于爆出一声刺耳的尖叫,而后飞也似的转身逃进了卧室。



    夏冬阳也是回过神来,赶忙退了出去,同时将门关上。



    从来没有见过女人身体的夏冬阳,这时候脸上不禁有些发烫,一颗心更是不受控制的狂跳起来,内心更似有一团火在烧着,站在门口,他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虽然近十年没见妹妹了,但他能看出,里面的女人绝对不是妹妹,她比妹妹年龄要大不少,可不是妹妹,谁又会在自己家里洗澡呢,而且还这么随意的出浴?



    难道房子卖了,可锁怎么没换?



    夏冬阳只好站在门口,抽着烟等待着,怎么也要弄清情况啊!



    只是这样的等待,总感觉十分的别扭异样!



    ……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tableclass="zhangyue-tablebody">



    <tbody>



    <trstyle="height:78%;vertical-align:middle;">



    <tdclass="biaoti">



    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



    <spanclass="kaiti">



    戎殇



    </span>



    </td>



    </tr>



    <trstyle="height:17%;vertical-align:bottom;">



    <tdclass="copyright">



    本书由掌中文学授权掌阅科技电子版制作与发行



    <spanclass="lantinghei">



    版权所有



    </span>



    <spanclass="dotStyle2">



    ·



    </span>



    <spanclass="lantinghei">



    侵权必究



    </span>



    </td>



    </tr>











    楔子



    华夏某部队医院外,七芑卮鹚壅窆壑猩凉ㄅǖ男耐从刖澜帷br />


    他刚刚得到一个消息,他不知道这时候该不该对夏冬阳说,但医生说可以用语言来刺激夏冬阳,可那消息实在太……



    思忖了一下,邵振国还是决定应该说,一来可以刺激夏冬阳,二来,夏冬阳也有权知道。



    怀着沉重的心情,邵振国缓缓道:“冬阳,我得到消息,你妈妈在你前几天执行任务时病逝了,你妹妹现在也正需要你照顾。



    冬阳,你是战士,是男人,为了国,为了家,你必须站起来,听见没,给老子站起来!”



    几分钟后,邵振国离开了,但却没有注意到夏冬阳眼角滑落的泪水,以及他口中囫囵喊着:“妈……”



    ……



    半个月后,夏冬阳简单的收拾了行李,他退役了,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他心头无比的愧疚懊恼,现在他必须回去照顾妹妹。



    “老大,老大……”



    刚一开门,夏冬阳便被兄弟们给堵住了。



    “老大,你真的要退役吗,你走了我们怎么办?”



    “没有你带领我们,我们以后怎么做任务?”



    “老大,你留下吧!”



    ……



    夏冬阳看着自己这帮兄弟,八年的军旅生活,八年的感情,他们从最初的二十人,战斗到现在只剩九人,彼此的情感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夏冬阳又何尝想离开,但他现在必须走,想着病逝的母亲,医院里妹妹,夏冬阳也必须承担起作为一个儿子,作为一个哥哥的责任。



    而且,他身上的伤后遗症很重,已经无法再向以前那样战斗了,留下,那就意味着是拖累。



    当即,他说道:“兄弟们,我走后,上面会派更好的组长来,他会更好的带领你们!”



    “可我们只认你!”



    “对,其它组长我们都不听!”



    “除了你,谁也没资格做我们的老大!”



    ……



    听着兄弟们的话,夏冬阳却是面色一沉,喝道:“都给我闭嘴,说什么话,你们是军人,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命令,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全体都有,向右转!”



    八人一听,条件反射似的转过身,他们右面是一堵墙。



    “站军姿一小时!”



    夏冬阳看了一眼八个兄弟,下了最后一道口令,而后毅然转身快步离开。



    多看一眼、多说一句、多留一分,他都怕自己会不舍。



    军营外,夏冬阳转身看着三楼办公室窗口,行了一个教科书般的军礼,他知道,在那窗帘后站着一个人,一个如师如父的人!



    ……
    想要成为把妹达人,泡妞高手?首先要做的,不是去学那些乱七不值啊!”

    李守成害怕:“那以后也没戏了啊!”

    “不一定!”杨益昆摇摇头,“好吧,现在太为难你了我猜你也做不到。那就小从小事情开始吧,你需要改变自己,提高自信!”

    李守成精神振奋的,给大佬倒酒:“请说!”

    “我给你几个任务,你一一做好。”

    “第一个任务,你从今天起,学会对每一个人主动打招呼,电梯里遇到的,公司路上遇到的,哪怕只是一句早上好,但能够慢慢跨出你的舒适圈!”

    “第二个任务,学会直视陌生人的眼睛,特别是女人,要持续到对方先错开视线为止!但注意不是挑衅的眼神,是友善是清澈,明白?”

    “后续任务看你自身情况。”

    “目前两个任务,你可以在公司周围、可以去人多的商场练,看看女人的眼睛,跟你感兴趣的打个招呼,就一句话都行,你慢慢的积少成多。”

    “真的有希望吗?”

    李守成有点怀疑自我,因为他长相普通,也不风度,感觉像杨益昆一样不要脸的跟女人搭讪,自己做了肯定紧张到说不出话。

    杨益昆并不强迫他做选择:“那么你可以继续走贝塔路线,因为即便是供养者,最终也会结婚成家的,供养者其实是社会的多数模式,就像你我父母、就像万千家庭那样,平淡而普通。”

    李守成抿着嘴唇,左右不决。

    杨益昆的眼神就仿佛看透了人心,他字句扎心:“你的内心并不甘心!你不甘心抱着个普通老婆睡觉,不甘心被女人挑三拣四,不甘心追个半年才给牵手还各种虚假矫情,却要房要车各种要价。”

    “然而她们却可以对某些坏男人,几天就投怀送抱,什么都不要就一心相信爱情……该走哪条路,你来选了。”

    杨益昆字字句句如同铁锤,敲打在李守成心中!

    他确实不甘心,凭什么渣男三心二意,女人就换个不停!而我认真忠诚,对人脾气好,女人迟到一小时我都没有怨气!却只能备胎舔狗?只能等待接盘?

    “如果有希望,如果有人教我!男人谁特么想当舔狗备胎啊!”

    李守成下定决心了!

    因为他也想像杨益昆这么大师风范,他也想街上看到中意女生都敢聊,都能谈笑风生,他豁出去了!

    杨益昆便有了第一个治疗目标,李守成——跟社会上许多普通人一样,因为身份而不够自信,因为地位而不够昂扬,遵从着既有的社会规则而不敢逾越!

    “相信我!”

    杨益昆拍拍他肩膀,



    (ps:求个票)
【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真实小说网(www.zsrq.net) 手机版:www.zsrq.net/wap】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